5abua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市井之徒 對井當歌-第1264章表達意見讀書-e024b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就在陈语童盯着所有人的同时,王天啸也盯着所有人,当然,重点是尚扬,他一直在想尚扬会用什么办法破局,这几天以来每天都会站在尚扬的角度上推演,得出的最好结论,也不过是在改革之后,他得到更多人支持,继续坐稳位置。
來自快穿的你 青羅淺衣
只不过。
自己要的并不是当下收益,目前不过是把刀递到他们手中而已,容许尚扬继续在位置上坐十年乃至十五年,并且这段时间还会尽心尽力扶持,等到国际原油枯竭的那天,等丁小年手中技术完全发挥效用那天,才会兵戎相见,直捣黄龙!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尚扬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修真民
王天啸见已经进入庄园,心里暗暗揣测,相信尚扬也能看出来,股份制改革是把刀子递到他们手中,人一旦有了凶器,胆子就会更大,尚扬为什么还愿意把刀子递给他们?
他还是想不明白。
不过这都不重要,再过半个小时就到摊牌时候,什么招数都会摆在台面上,届时任何阴谋诡计都会暴露在阳光之下。
走下车,抬手整理下衣服,缓步走进去。
进入大厅,游走在各个角落的佣人已经看不见身影,只剩下几名工作人员,在指引下来到会议室,推门进去。
这里以前是尚家、也就是尚泰山的一处办公地点,装修都是早就做好的,尚扬也没改变,进去是一张五米长、一米七五宽的黄花梨会议桌,如此大料子在当今时代非常罕见了。
一共摆放着九把椅子,除了最前方一把之外,左右两边各四把。
王天啸想了想,坐到左边的第三把,转头看了看最末尾的两把,皱了皱眉,在这种特殊时刻必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会议室九把椅子,是尚扬有意为之,还是之前就这样没动,很值得考究。
我在歲月盡頭等你
“尚垠、加上他们四人,加上尚扬,算上自己,一共是七个人…多出两把?”
他正想着。
“咯吱”
房门被推开,一名穿着深灰色唐装的中年走进来,钱进。
王天啸清楚尚家规矩,在家主到来之前,几乎不会有人在会议室内交流,也不就自讨没趣,不过还是用眼神迎接。
钱进看见他的眼神,微微点点头,坐到右侧第三把椅子,也就是他的对面。
“奇妙…”
钱进的眼神中透露出这两个字,由于他负责的是欧洲,光阴会的主要势力也在欧洲,所以两人之前的交集很多,应该是纷争很多,曾经打的要死要活,谁能想到王天啸的提议竟然阴差阳错成为自己保命的底牌?
“了解…”
王天啸嘴角微微尚扬,通过钱进的微弱表情就清楚,他是坚定的改革派,而且,极有可能在改革之后与自己走的近,是在未来十几年间要争取的对象!
“咯吱…”
房门又打开。
尚垠穿着一身西装走进来,面色沉重,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想出任何破局的办法,照这么下去改革是必然,尚家受到威胁也是必然。
走到左侧第一的位置坐下,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钱进和王天啸再次对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在腹诽:这家伙好像不怎么高兴?呵呵!
房门再次打开。
这次是两个人一起走进来,沈凤天和曾国强,同样没有任何言语,如徐志摩所说:轻轻的来了…沈凤天坐在右侧第一,毕竟在这其中,沈家的势力最大,虽说南美相对贫瘠,但资源丰富,也就构成了地位。
庶女桃夭 飛翼
曾国强坐在左手边第二,也是他一直来的位置。
最后一个人走进来,魏东来。
他模样比较狼狈,穿的西装革履,眼眶周围却有些乌黑,别人接到通知之后在飞机上正常休息,而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很清楚这是王天啸与尚扬之间的协议,但就是忍不住担心尚扬那个家伙会有后手。
作为尚扬玩死尚丸全过程的见证者,非常清楚这家伙善于在敌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情况下,把人活活玩死,尚丸就是这么被玩死的,得知一切的时候,直接进医院抢救了,差点活不过来。
魏东来担心这是一次试探,其余几人还有犯错机会,哪怕是钱进,至少态度、立场坚定,自己可是没有反水机会,要么坚定改革,要么强烈反对,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来的路上精神都恍惚了!
他也坐下。
至此,六个人全部到场。
金門聖女
人坐的很整齐,使得会议室内并不空旷,奈何六个人一言不发,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画风着实诡异。
情遇而安 秦聆
平凡之心
王天啸是在多少年之后,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氛,并没觉得死板僵硬,反而觉得这才是会议该有的样子,在光阴会开会,气氛完全不同,并不是到了这个等级就会很严肃,正相反,有些时候说好听点叫各抒己见,说难听点与菜市场没什么区别,嘈杂的很。
余光中偷偷看了眼最前方的位置,今天是坐在这里等尚扬,十几年后,他们坐在这里等自己,会是什么感觉?
正想着。
房门被推开。
“哗啦啦”
六个人整齐划一,齐刷刷站起来,身体微转向门口,微微弯腰道:“家主…”
“是民主!”
尚扬风轻云淡的笑笑,一边走一边道:“你们都是我的长辈,还有是我祖辈,关起门来一家人不用太客气,都坐吧”
说完,没人做,这种时刻王天啸也不愿意当出头鸟。
尚扬也不强求,走到最前方位置坐下,坐稳之后直接道:“这次开会通知的比较匆忙,各位都不远万里赶来辛苦了,都坐,今天要讨论的各位都清楚,就是尚家是否顺应时代,是否把保持几百年的制度打破,进行股份改革…”
六人全都坐下。
尚扬继续道:“事实上,这个事情我也思考很久,没有想出所以然,一方面认为现有制度还能延续,另一方面认为符合时代顺应大势,会焕发出新的活力,下面大家各自表达意见,争取在今天商讨出令人满意结果!”
“都说说吧…”
话音落下,六个人都没着急说,而是在心里忐忑不安,他们以为尚扬也会与尚垠脸色一样,把权力分出去之前的难看,没成想竟然还能笑出来,笑的胸有成竹,这种时刻,都不愿意第一个站出来。
足足过去十几秒。
尚扬又道:“不用为难,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不同意”
“同意”
两个声音同时开口,王天啸和尚垠,他们都觉得应该先入为主,两人发现对方开口,都停住,相互对视。
“你先…”王天啸做出个请的手势。
“我坚决反对!”
尚垠不客气,义正言辞道:“尚家现有的制度,是老祖宗定下的,从根本上而言,要不是几百年前尚家先祖振臂高呼,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经过一辈又一辈人实践和检验,证明当下制度的可靠性和稳定性!”
“还有,在当今世界之林,尚家是鲜有保持如此制度的,而能做到第一家族的位置,更是证明其实用价值,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打破现在的稳固,是非常没必要!一旦采取新制度,不可预料的情况太多,在光阴会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更不能冒险!”
“剩下一个很小的问题,如果尚家把股份制改革到每个人手中,那么请问在现有负责人百年之后怎么做?是不是也要把股份分给子孙?一旦分给子孙,经过几代之后,股权会非常分散,尚家会被动分崩瓦解,没朋友们,我们聚在一起是尚家,如果改革,家族不在,荣誉不在,我们也未必在!”
说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达到振聋发聩的程度。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简洁却说出最多、最严重的话语。
未必有用,但儿子的台一定要站!
“咳咳”
王天啸见其他人不可能跳出来反对,只好自己亲自上阵,清了清嗓子笑道:“其实尚垠说的问题完全不用担心,前世之事,后事之师,不用说的太远,就说光阴会,他们就是十二个财团联合组织,延续的时间完全不逊色与尚家,并且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离会,规矩是人定的,只要规矩制定合理,人人遵守,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顿了顿又道:“接下来是我坚定推行改革的三个原因”
“第一,各位手中本就有尚家股份,股份只有分红,却没有话语权,这很不公平!”
“第二,不能否认尚家先祖是振臂高呼的一人,但也不能否认各位族人先祖立下的汗马功劳,没有兵,哪来的将?”
“第三,也是我要说的,最重要一点!”
他身体都坐直一些,严肃道:“纵观全世界各国历史、俯瞰近三百年来商业变化,可以得出一个非常准确的结论,都是由集中走向开放,无一例外,任何抱着传统旧制度日的,没有一个可以善终!”
“尚家的今天很稳定不假,可要居安思危啊各位族人,历史一次次向我们证明,开放是最正确道路,为什么还要死守旧制?我们自己改变,是未雨绸缪、是不破不立,可如果有一天,被动受到冲击,主动权就不在我们手里,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把所有权利系与一人手里,如果有一天这人发生意外,留给尚家的将会是群龙无首,一团乱麻,届时…一夜之间墙倒屋塌也并非笑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