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wg4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起點-第七百四十章 教猴(下)閲讀-73dje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大道有始,大道无终。
鸿钧道祖闲坐在那片竹林深处的竹屋中,注视着铺在矮桌桌面上的造化玉碟,玉碟中呈现着斜月三星洞的情形。
评价一件至宝的威能,其实也可以参照他们成像的清晰度;
像道祖的造化玉碟,演化三千大道都不在话下,画面内一颗土粒的形状都能辩清。
其上所显:
菩提老祖正在后堂打坐,孙悟空与几名师兄弟在殿前空地上打斗玩耍,一切都与此前六十多年的情形相差无几。
溺寵逆天小狂妃 墨北堂
鸿钧道祖并未多看菩提老祖,目光聚集在孙悟空身上,带着几分欣赏。
他突然笑道:“道友你说的这猴子,当真讨人喜……”
话语落下,鸿钧看向了矮桌右侧的空位,不禁哑然失笑。
倒是,早都不在了。
鸿钧屈指轻弹,竹林中泛起层层迷雾,仿佛越过了岁月长河,回到了久远之前的某个岁月节点。
鸿钧身侧出现了三道身影,或是盘坐、或是斜坐,一个个都是神情放松。
这是一段记忆的投影。
鸿钧就坐在此时的位置上,却并未开口,面露凝重之色,眼前是摆放整齐的一排玉牌。
他身侧是两名老道,对坐是一名神态拘谨的微胖道人。
些许笑谈声中,岁月便这般缓缓流淌而过。
周遭忽有少许道韵波动,鸿钧屈指轻弹,这些画面迅速消退,只留下他一人坐在矮桌旁,面前没了那些玉质的方牌,只剩造化玉碟。
“道友。”
竹屋外传来轻唤声。
一名灰袍老道迈步而来,坐在了鸿钧对面。
鸿钧问:“如何?”
“李长庚并未动过,一直在鲲鹏秘境中,玄都他们外出似是要聚拢逃出天地的洪荒生灵,难成气候。”
灰袍老道缓声道:
“你我安插的眼线一直就在鲲鹏秘境,虽然暂时接触不到李长庚,但确确实实能感受到均衡大道的运转。
有几次云霄与蓝灵娥进出那大殿,都能切实看到李长庚的身影。
他好像是在努力修行,想参悟透均衡之道圆满后的境界。
确实不曾离开过鲲鹏秘境。”
鸿钧道祖笑了笑。
“看来,之前确实是你我多虑了。
他在被赶出洪荒天地前,也不过修行千年,积累远远不足。
虽不可小觑了长庚,但也不必将他看的太强,归根结底还是太清的算计罢了。”
灰袍老道问:“可道友,李长庚如果一直在鲲鹏秘境,我们莫非要一直等?
是否出手毁了鲲鹏秘境,逼他早日动身。”
“无妨,等就是了,”鸿钧板正坐姿,“若是逼迫的太紧,很容易刺激他与你我开战,那样与你我的算计想违。
三界虽尽在你我掌控,但若他用鲲鹏强冲天地,你我也会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如今只需静观其变,耐心等待就可。
生灵之力已经无法威胁天地,且天庭挡在了天道之前,若是有生灵反天,天庭便可镇压。
与天地相比,生灵终归缺乏耐性,几元会、几十元会,咱们都等得起。”
灰袍老道缓缓点头,又问:“西游劫难安排的如何。”
“看,”鸿钧笑道,“这猴头已是有些样子,再有一二百年自可为你我所用。
佛门那边也不必担心,接引已暗中为贫道所控,他并未挣扎什么。
如今天地间只剩元始这般变数,但元始独木难支,也不必多去管他,三清之中最难对付的便是他。”
灰袍老道也露出少许微笑,言道:“圣顺天,天便不可乱圣,只剩他独身为圣,确实不必担心。”
“以接引为制约便足够了。”
鸿钧道祖手指敲了敲造化玉碟,目中划过几分忧虑。
“但不知为何,贫道总有些不安。”
“你担心李长庚知道了些什么?”
“不错,”鸿钧缓声道,“虽然一切真相都已被你我掩盖,但贫道总觉得,这李长庚通过一些你我无法确定的方式,掌握了一些他不该接触到的隐秘。
比如他是如何到的洪荒天地。
此前他对我说的话,大多都不可信,说不定当时就已明白了【真灵穿梭】之理。”
灰袍老道沉默了一阵,又问:“鲲鹏号中的那几本典籍,道友不是都看过了。”
“看过虽是看过,其内说不定还藏了什么讯息。”
鸿钧沉声道:“此时贫道尚想不透,为何李长庚能在这般短暂的岁月,就参透了均衡之道,甚至对均衡之道的理解超过你我。
按他的性子,十成功力显三成、藏三成、埋三成,最后还会有一成做最后逃命的手段。
你我此前所见,当真是他真实境界?
贫道对此存疑。”
灰袍老道不由默然。
鸿钧道祖掐指推算了一阵,低声道:“是不是有那家伙的后手,你我都疏漏了。”
灰袍却道:“那人不可能瞒得过你。”
“这也说不准,贫道又非那家伙肚中蛔虫。”
鸿钧道祖面色有着少许感慨,轻轻舒了口气,缓声道:“继续监视鲲鹏秘境,其他生灵不足为虑,看准李长庚就是。”
“善。”
獵君心 熙大小姐
灰袍老道微微点头,身形刚要散去,却又再次凝实。
“是否让昊天更听话一些。”
“不必。”
鸿钧道祖略微思索,摇头道:“他不过是有些意气用事,心底是明白的,天帝二字若是没了你我护持,不过就是个笑话。
更何况,瑶池中有他妻女,他无路可退,也无处可去。”
灰袍老道缓缓点头,言道:“为防范于未然,不如对李长庚那些好友和弟子,锁上天道枷锁。”
“不必,”鸿钧缓声道,“若无威胁天道之举,生灵具是生灵,无需对他们出手。”
灰袍老道淡然道:“你对李长庚还有恻隐之心。”
“道友误会了,”鸿钧微微一笑,“贫道只是觉得,生灵其实颇为美妙,我们既已掌控了三界、消除了大多隐患,也不必让他们为难。
生灵终归也是天地的一部分,他们多些姿彩,也能让天地多些色彩。
这般稳固的洪荒天地才是最美的,不对吗?”
“道友言之有理,”灰袍老道缓缓点头,“一切为了天地恒久。”
“善,一切为了天地恒久。”
这灰袍老道的身影随风消散。
鸿钧道祖嘴边笑容渐渐收敛,似乎在想些什么,很快又低头看着玉碟中的情形。
下一步,到何处了?
长庚其实说的不错。
天道因他合道而诞生出了类似于生灵的意识,这并非好事,因为天道想的会是如何护卫天地、压制生灵之力。
末路狼王 林家成
鸿钧道祖手指在玉碟上轻轻点了几下,其上浮现出各处画面。
一处波光粼粼的水中府邸,被铁索环绕的通天教主百无聊地打着哈欠,似乎对当前处境并不怎么介意。
突出的是一个潇洒不羁。
紫霄宫中,那太清的封印无比稳固,若无天道圣人全力出手,自难将封印解开。
其实鸿钧道祖如何不明白。
原本,李长寿手中最大的依仗,一是三清乃盘古元神,二是太极图、混沌钟、盘古幡三宝合一化作开天神斧,以破坏天地为代价,斩了他这个道祖和天道。
而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他们对天地下不去手。
终究不是上古伏羲体内住着的家伙。
更何况,他堂堂道祖,还能少了底牌不成?
比如那可调用天地本源之力的乾坤鼎,以及上古时就被他炼化,做成了天地无极四象大阵的洪荒守护四神兽……等等。
底牌他也有,如果当出封神大劫结束,李长寿选择不是离开,而是双方硬碰。
两边胜负难料,但生灵必然死伤惨重。
当李长寿选择离开,在鸿钧道祖看来,若李长寿没有准备什么‘逆天’级的强横底牌,随着岁月长河流淌,李长寿的胜算会越来越低。
毕竟,他这个道祖,也不会坐以待毙。
下一步到何处了?
也该做最后的准备,吞噬掉这个天道。
超脱?
那其实是无稽之谈,若是心足够远,混沌海也不过囚笼。
所以在许久之前,他这个道祖,就已走上了另一条道。
劍魔 然仔的哀傷
以洪荒天地为道躯,化作从未存在过的终极生灵,去接触那些定下真灵规则的意识体,这才是他的超脱之道。
鸿钧道祖看着面前的玉碟,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少许微笑。
那笑容,与当初在紫霄宫故意吓李长寿的表情,毫无二致。
“尔等,还是太过浅薄。”
……
嗯……
怎么感觉像是有人在背后骂自己?
斜月三星洞,李长寿睁开眼来,忍住了打哈欠的欲望,整理着自己此时修行所得的微弱感悟,略微有些感慨。
修改解空大道当真不容易。
仙识落在猴子身上,发现猴子在那蹦来跳去,逍遥又快活。
几名女弟子在旁‘悟空来呀’、‘悟空接着’,不断逗着他。
猴子满是欢喜地左蹦右跳,拦截着她们扔来扔去的花球,让一旁诸多男弟子眼里直冒酸水。
没办法,悟空实在是太受女弟子欢迎。
魔獸高手在異界 賈海
至于为什么如此,李长寿也仔细分析过。
其一,是这石猴就是个石头,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且没有留下半点道心缝隙。
他的心只为了道,他的道只为了心。
其二,就是石猴够机灵,会说些赞美的话,马屁也是接连不断,刚入门的时候一顿吹捧,就让众师姐把它当成了亲兄弟。
其三,也是悟空本身没有让男弟子们感觉到‘压力’。
他更像是这道观中的吉祥物,虽然此时实力已经超过了诸弟子。
其四便是悟空善战,斗法时往往能以下克上,尤擅近身肉搏。
几次在附近山林试炼时,孙悟空冲在最前,随手就打杀了一些实力强横的妖兽,骨子里散发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英雄气概。
这般美猴王,人缘如何会差了?
李长寿轻笑了声,起身走到屋门附近,坐在摇椅上,欣赏诸弟子玩耍的情形。
这般生活,其实也挺好。
但眼前平静不过是表象,若一日不除道祖,不抹掉天道的意志,整个洪荒就如漂泊在无边无际大海上的小帆船。
若大海心情不错,自是能让帆船平稳向前;
可只要大海搞点海浪、弄阵暴风雨,帆船顷刻就会被海浪吞没。
这不是隐患,这是明患。
快了。
还有二三百年。
等猴子回了花果山,自己就可以顺势遁出五部洲之地,到时如果道祖选择抹杀菩提老祖,那自己只能顺势掀桌子。
百變妖鋒 深林迷了鹿
若道祖选择放过菩提老祖,那自己就能补足最后所缺的一点胜算,在最后的博弈中,完全掌握主动权。
从本体离开洪荒至今,一眨眼已是不短的岁月,其实两三百年很快就能过去。
有时候,岁月就是这般,眼一睁、一闭,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阿黛 糖拌飯
李长寿时刻保持着外松内紧的警戒状态,用心将道祖给的功法传授给了猴子,道祖没给的神通也传授给了猴子。
不知如此,他还背着道祖,将一些不该传给猴子的,也传给猴子。
孙悟空修为稳步且快速的提升,完全不知道瓶颈为何物。
他体内蕴含的那股强横之极的灵力,大半已化作自身法力。
修得铜皮铁骨,修得身外化身;
修得腾云驾雾,修得不死金魂。
李长寿坐在菩提心底,大手一挥,岁月于他身周快速流转,化作一缕缕耀目的光彩。
且快进到——
【孙悟空渡劫过金仙,灵台显圣遭驱离】。
孙悟空在入山的第二百三十六个年头,平稳度过金仙天劫,且在天劫中也得了不少好处。
待孙悟空修行数月出关,忍不住在师兄师姐面前炫耀时,刚好被‘菩提老祖’逮到,板着脸训斥几句。
‘悟空,贫道传你大道,可是让你拿来显摆的?’
悟空忙说知错,聪慧如他,已是在师父的表情上看出了什么。
果然,李长寿一甩衣袖,骂道:‘你我师徒缘法已尽,今日你便自此离开,莫要回来了。’
孙悟空不由大惊,众弟子们也颇感惊讶。
霸道總裁別碰我
他们之中,好不容易出一个长生金仙,为何老师要这般简单就驱走?
众弟子纷纷开口求情,孙悟空好说歹说,但菩提老祖却是铁石心肠一般,一甩衣袖将孙悟空直接扔去了数万里之外。
见老师是真的动了怒,这些弟子也不敢开口,不少女弟子眼圈泛红,各自回住所修行。
是夜。
李长寿侧躺在软榻上,面朝着洞府内壁。
“师父……”
窗外传来略带轻颤的嗓音,却是那石猴去而复返。
李长寿默然无语,如睡熟了一般。
吱呀两声,猴子悄无声息翻过窗口,跪在了床榻前,想开口说话,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低头跪伏。
如此跪了半个时辰,李长寿依然没有任何话语。
孙悟空颤声问:“师父,弟子可是哪里惹您不快……您打也好,骂也好,这般让弟子走,弟子有些受不得。”
李长寿依旧不语。
又过了一阵,孙悟空叹道:“师父,您莫非是有不便对弟子言说之事?”
李长寿依旧不语。
孙悟空禁不住闭上眼,轻轻吸了口气。
“师父,您能否再对弟子说句话,一句便是……”
终于……
“今后莫要对人提起,你是我之弟子。”
李长寿如此传声,那孙悟空几乎瞬间被破防,面容颇为灰暗。
这家伙……罢了罢了。
李长寿传声解释道:
“这并非是觉得你不配做我弟子,而是你我师徒缘法确实尽了。
花都狂兵 快遞小哥
悟空,你可还记得,自己为何拜师?
又可还记得,你第一夜跪在此地时,与为师说了些什么?”
“弟子、弟子……”
李长寿传声道:
“山中修行是修行,红尘行走也是修行。
你是坐不住的性子,为师让你离开,也不过是觉得你在此地已无甚能学。
去吧。
这天地广阔,够你翻起跟斗。
这洪荒虽少了诸多大能,但依然精彩纷呈,你刚好去闯上一闯。
但切记,勿要对人提起你我曾是师徒,你今后闯了什么祸事,也莫要来寻为师。”
言罢,李长寿摆摆手。
萌寶來襲:陸少寵妻請低調 婉初
孙悟空只觉周遭白雾涌动,再现身时,已是在灵台山山脚。
正是当年他来这里时,遇到那樵夫之地。
孙悟空怔了一阵,只觉得夜风习习,有些微凉。
他低头叹了口气,对着山腰处几次叩首,起身要驾云而去,又禁不住在云上转过身来,对着李长寿所在磕了几个头。
最后,这猴子还是红着眼眶,驾云朝当年寻仙时的来路而去。
李长寿:……
等道祖有所表示,就立即开始后续行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