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lbw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三百六十六章用我人頭來換(爲黯然失色的心)展示-x96z0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众人听着张默幽怨不已的话语,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心里全都明白,虽然柳明志的现在的权利没资格去斩张默这个安西都护府的府帅,可是不见得柳大少不敢真的斩了张默。
柳大少当年青州赈灾,江南剿匪的时候才做到什么位置,翻到他手里的刺史,总督有几个挨到了三法司的会审,不一样全都被柳大少给就地正法了!
按照大龙律,想要处置四品以上的官员,必须交由三法司会审,大理寺定罪,刑部录入案宗之后才能秋后开刀问斩。
可是柳大少愣是不按常理出牌,只要你认罪了,你还想见见三法司的会审?想都不要想,说就地正法便将你就地正法!
此次国难当头,柳明志背负着这么大的压力,真的斩了张默这个表哥正军法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柳大少干出格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等到笑声结束,张默朝着身后一转,脸色变得威严起来,与面对云阳他们之时的神色截然不同,看的一干西域将领一愣一愣的,腹议一声张府帅果然不愧是属狗脸的,说变就变!。
“老爷子,叔叔们,晚辈给你们介绍一下身后的朋友!”
“姑墨国国王姑墨蓉蓉,听闻大龙需要驰援,亲率姑墨国九万精锐之师随晚辈万里奔袭援驰我边疆战事!”
“小王姑墨蓉蓉见过诸位将军!”
姑墨蓉蓉野性美的一面令众人眼前一亮,暗道一声好一个巾帼英雄的奇女子。
不过也只是欣赏姑墨蓉蓉而已,在场的众人哪一个不是娶妻生子的人物,早就过了见到美女就发春的年龄了。
何况,关于柳大少与姑墨蓉蓉在西域的那档子破事,赖于程凯这几个货的嘴巴,在场的一些大人物还是有所耳闻的。
当年程凯几兄弟闲暇之余喝酒的时候,没少在酒桌上嘀咕这件事情。
一干老前辈咒骂了一声柳大少是个处处留情的花花公子倒也没说什么。
数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将此事忘记了,今日听到张默的介绍,这件尘封的事情再次回响在众人的脑海之中。
不管是真是假,几人也没有端着架子以宗主国将军的身份给姑墨蓉蓉摆架子,淡笑着望着姑墨蓉蓉让其起身。
“王上免礼,吾等不敢当王上大礼!”
“谢诸位将军!”
“这位是楼兰国大将军谯楼明!”
“小将谯楼明参见诸位大将军!”
“免礼!”
“这位是龟兹国大将军……….”
张默介绍了一遍来人之后,云阳等人的神色也正色了起来,不再开玩笑了。
“咱们边走边说,军中已经为你们准备了饭菜,突厥大军东撤,估计要与金国联兵了,其目的地不外乎济州,颍州,抚州三城,咱们必须马上支援柳帅他们,去晚了可是会出大事的!”
“如今以东三城眼下的兵力,若是咱们不能及时援驰,两国联兵一处,只怕不出三日颍州三城便可陷落,从而令他们长驱直入,袭扰我大龙腹地百姓安宁!”
“好,前辈们请!”
“蒋磊!”
“末将在,老帅你吩咐!”
“即刻金雕传书你们的柳帅,告诉他援兵已经到了,我们马上便会支援他们,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撑住!”
“是,末将马上就去!”
………….
“大帅,完颜叱咤又退兵了,这两日的攻势轻了不少,弟兄们的压力也没有那么大了!”
柳明志抬眸望了一眼走进来的宋清,目光再次放到了北疆六城的主道之上!
“意料之中的事情!”
宋清一愣茫然的看着柳大少:“大帅早猜到完颜叱咤会放松攻势?”
“算是吧,只是完颜叱咤错估了他们的情报,否则的话他宁愿与咱们决一死战,也要为右路的耶鲁哈在我颍州撕开一条口子!”
“什么意思?大帅你能不能说清楚点,跟打哑谜似得,末将实在听……”
“报!启禀大帅,京城还是没有任何回信,南边也没有援兵的迹象,这已经是发往京师的第十三封告急文书了,可是全部都泥牛入海,没有丝毫的动静!”
程凯的忽然进入打断了宋清,只见程凯眉头紧皱不已,忧心忡忡的看着位居沙盘前的柳大少。
柳明志放下了手中的竹竿背手朝着地图走去。
“三十万新兵没有任何赴北的消息?”
程凯脸色沉重的点点头:“毫无动静,一封书信出事还情有可原,十三封书信全部出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纵然快马被金国或者突厥的高手截获了,可是金雕总不至于吧!”
“迟迟没有援兵的消息,弟兄们的士气是一日不如一日啊!”
柳明志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京师肯定是出了变故,不过援兵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本帅另有安排!”
“三十五天了,应该快到了,应该快到了!”
“咱们离京多久了?”
“小四个月了,新兵三月成建制,按道理说早该赶到了!”
柳明志微微抬手:“援兵的事情不要再说了,传本帅命令,所有兵马全部入城,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卒,全部入城!”
“金雕传书封不二,宁超,让他们带领两卫的弟兄速度入驻济州,咱们的压力要来了!”
“啊?”
“啊什么,快去!”
“得令!”
“大帅,不忍,宝玉那边还要不要传书?”
“不必了,估计咱们很快就会见到他们了!”
“是!”
“报!启禀大帅,营外一背负浮屠军旗号的少年郎晕倒在了地上,看样子是缺水导致!”
柳明志一愣,暗道了一声浮屠军的旗号,不由得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快带进来,想尽一切办法将他救醒过来!”
“是!”
是夜!
中军大帐灯火通明,柳明志听到陈家宝醒了急忙跑了进来,陈家宝的身份早就被宋清程凯他们认了出来。
毕竟是常跟在段不忍身边的人,几人肯定熟悉。
“卑职陈家宝参见大帅!”
“好兄弟,快免礼,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带着你们浮屠军的旗号,不忍呢?”
陈家宝陡然失声痛哭了起来,拿起放到床榻边的旗号跪伏在柳明志面前嚎啕了起来。
“大帅,我们在云州宝川县………………”
良久之后,柳明志嘴唇哆嗦的看着手中沾满了血迹的旗号,一个趔趄朝着前面栽去。
宋清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柳大少,脸色悲痛的望着柳大少:“大帅,节哀啊!”
“大帅,节哀啊!”
“大帅节哀!”
“请大帅节哀!”
柳明志被宋清搀扶到了椅子上坐了下来,失神的望着手中的旌旗颤抖了起来。
“不忍!不忍他战死了?”
宋清无声的点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柳明志紧紧地闭上了双眸。
“七年了,你们都跟了我七年了,怎么就战死了呢!怎么就战死了呢?”
“他女儿的满月酒我还去了,他怎么就战死了呢!”
“请大帅节哀!”
陈家宝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悲切的看着柳大少。
“请大帅开恩,不要撤销我们浮屠军的旗号!打乱了,全都乱成了一团,一卫十营的弟兄还剩几营我们根本不知道了!”
“根据律例,一卫营数不足半数便要撤旗改号,请大帅看在弟兄们赤胆忠心,为国捐躯的面上保留我们的旗号!”
“这是大将军死战前的唯一念头啊!”
柳明志眨巴着眼睛,强忍着心中的悲痛点点头。
“宋副帅,以本王制令给兵部去书一封,浮屠军哪怕只剩一人,也不许兵部撤旗改号!”
“谁敢不服,想要撤旗者,让他来北疆取我柳明志项上人头来换!”
宋清一怔,脸色有些犹豫。
“若是有人上书陛下,此举不符定制,陛下下旨撤旗该怎么办?毕竟这是多年大家墨守成规的规矩,陛下也不好违背祖制!”
“那你就给老子带兵回京,把上书的官员的满门给老子平了,有几个算几个!”
“老子带领弟兄们在北疆戍守过门,浴血奋战保家卫国,死伤了十多万的弟兄,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一群酸儒对老子指手画脚了!”
“制令上再给老子加一句话!”
“哪个不服气的官员,想跟老子掰掰手腕子的,尽管带着脑袋来北疆一试!”
“我让他三更颍州死,阎王也留不住他到五更!”
“就是我柳明志说的,一个字不准少,一个字不准改!”
“咕嘟!”
“愣什么,还不快去!”
“得……得令!”
“卑职陈家宝谢大帅,谢大帅!”
“大将军,你在天有灵看到了吗?家宝没有辜负你的重托!”
“旗号保住了,旗号保住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