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2u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第六百五十章 紙條熱推-huxt6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听到万默林的叫声,制止了给他继续加砖。甚至,还特意派了两个人,扶着万默林到院子里转了几圈,让他活动活动筋骨,免得日后落下残疾。
胡孝民抽着烟,笑吟吟地说:“怎么样,舒服了吧?”
万默林扶着门框,抖了抖腿,感激地说:“舒服,舒服,多谢胡处长。”
胡孝民说道:“舒服得一时,可舒服不了一世。等会看守所的饭菜,以及住宿条件,可不是万先生的身子骨能受得了的。”
万默林一愣,朝胡孝民拱了拱手:“不知胡处长有何高见?”
胡孝民似笑非笑地说:“万先生久经世故,为人处世何必我来教?”
万默林缓缓地说:“如果要钱好说。”
胡孝民抱着双臂,意味深长地说道:“来人,给万先生准备纸笔,万先生要写几封信。”
当天晚上,万默林躺在冰冷的看守所牢房里,地下只有一堆干枯草,盖的被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用过,一股浓烈的酸臭味,盖在身上令人作呕。可不盖的话,晚上又冷得很。
第二天一早,万默林看到胡孝民时,不断打着喷嚏,他微微跑动着,双手不断搓着:“胡处长,晚上实在太冷,能不能给床被子?”
胡孝民微笑着说:“万先生一身肥膘,还用得着被子?要被子也行,我给你买来就是。”
万默林忙不迭地说:“多谢胡处长,出去之后一定重谢。”
胡孝民似笑非笑地说:“何必等到出去之后呢,再说了,买被子也是要钱的嘛。”
万默林问:“不知要多少钱?”
他很是恼怒,一床被子不过几元,胡孝民这么点钱也要跟自己斤斤计较么?
胡孝民伸出一批手指头,笑而不语。
“十块?一百?一千?一万?”
万默林每问一句,胡孝民就摇了摇头,等他说到“一万”时,胡孝民才轻轻点了点头。
胡孝民轻轻叹息一声,既是解释又是威胁:“这还是看在万先生是杜公馆的人,我才如此通融,否则换个人,我是绝对不会给被子的,让他冻得一身病,就算能出去,也活不了几年。”
万默林连忙说道:“我写条子,辛苦胡处长去万昌米号拿钱。”
他才冻了一晚,就开始流鼻涕了,要是再冻几晚,命也会丢半条。
胡孝民见万默林要写条子,突然问:“万先生不想改善一下膳食?”
万默林犹豫了一下,一床被子就要一万,一顿饭得多少钱?他实在不敢想象,可早上那个只放了点烂菜叶的粥,他实在喝不下:“这个……价钱贵吗?”
胡孝民微笑着说:“不贵,一千块钱一顿,三菜一汤,两荤一素,你要是不满,还可以自己点菜,我让谢记饭馆做好送来。”
万默林气得跳了起来:“一千?你怎么……”
他本想说,你怎么不去抢?可话到嘴边还是吞了回去。一天两顿,一天也不过两千。自己在这里半个十天半个月,也不过二三万元,胡孝民当然想捞点外快,也是应该的。
胡孝民叹息着说:“我怎么这么便宜是吧?也就是万先生,换成其他人,这样的一顿饭,没有两千想都别想。”
万默林苦笑着说:“这么说,我还得多谢胡处长了。”
胡孝民说道:“大家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算交个朋友嘛。这样,我先收你一个月的,估计你的案子,没有一个月别想出去。一天三顿,一顿一千,那就是九万,再加上一万的被子,正好十万。至于你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我可以派人去家里拿,就给一千的跑腿费吧,谁要咱是朋友呢。”
万默林说:“总共十万一千元,没错吧?”
哪怕心在滴血,此时也不好说什么,自己的小命捏在胡孝民手里,敢拒绝吗?
胡孝民说道:“对,笔纸也不花什么钱,就算了。”
万默林生怕胡孝民又搞出新花样,马上写好了条子。一顿饭、一个跑路费都要一千元,他生怕胡孝民又会想出其他收钱的项目。
万默林没读什么书,只是写了一张见付十万一千元的字条。
拿着万默林的条子,胡孝民第一时间去了万昌米号,找到万默林的老婆,拿到了十万一千元的支票。
在万默林家,胡孝民还碰到了杜月生的一个弟子兼秘书:徐彩臣。
徐彩臣原本是个小商人,杜月生看中他做事的精明和为人的豪爽大气,对他印象很好。杜月生离开上海后,将所有的大小事宜都交给了徐彩臣来统筹规划。不仅仅是杜月生手下的弟子还有恒舍的弟子们,甚至于万默林都是要听从徐彩臣的调遣。
万默林被捕后,徐彩臣马上与万默林的妻子商量,先送钱到特工总部,保住万默林不受苦。他再去南京,找高层活动,设法营救。
徐彩臣剃着短发,穿着一件青色长衫,棱角分明,显得精明能干。
徐彩臣朝胡孝民抱了抱拳,不卑不亢地说:“在下徐彩臣,见过胡处长。”
胡孝民自然知道徐彩臣的,警惕地望着对方,随手拱了拱,说:“原来是徐秘书。”
徐彩臣沉声问:“不知默林兄近况如何?”
他已经知道,正是胡孝民亲手抓的万默林。在金门大饭店的前门,胡孝民布置了人手,万默林为了去取所谓的重要情报,正好掉进他的圈套里。
胡孝民扬了扬手里的纸条,微笑着说:“昨天吃了点苦头,但从今天开始,他就能吃好睡好了。”
万妻看到字条后,吃惊地说:“又是十万?”
她已经送了十万给叶淑英,现在胡孝民又来,张口就要十万,她哪接受得了?
胡孝民叹了口气,说道:“这些钱,可都是用在万先生身上,我是一分也没落着。”
徐彩臣拦住了还想说话的万妻:“钱可以付,但有几句话,能不能带给默林?”
胡孝民说道:“你可以写封信,我会交给他。”
徐彩臣说道:“他识字不多,还是带话为好,请胡处长转告,杜先生会派人救他。”
胡孝民在回去的路上,去了趟顾公馆,拿到了上海区的情报。重庆戴立亲自发来电报,让“空心炮”想尽一切办法营救万默林。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