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ay2都市异能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736章 柳濤和柳大海翻臉鑒賞-p6tyw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这个人披着斗篷,遮住了脸,浑身气息不可感知,显然这斗篷是一件异宝。
“阁下是?……”杨守安问道,挥手让张浩退下,开启了大殿的屏蔽大阵。
这人摘了斗篷,露出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杨守安一怔,道:“阿迪达斯?!”
“不对!你虽然和阿迪达斯长得一模一样,但你并非阿迪达斯本尊!”
斗篷人哈哈一笑,拱手道:“传闻太虚界情报第一人,是天帝城的扬指挥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在下是阿迪达斯的分身,阿尔卑斯!”
杨守安一阵挑眉,修罗族人的名字,真的很绕口。
“说吧,你来找我所为何事?你知道的,我对修罗族人并无好感!”
“如今刑狱大牢里,天天都有修罗族人被砍头,修罗族人的尸体,那些圈养的凶兽都快吃吐了!”
这些修罗族人,是之前被抓的那一批。
杨守安对不死法老暗害自己一事,心怀恨意,因此言语间也格外冷酷,隐含讥讽。
阿尔卑斯却浑不在意,他微微一笑,“修罗族人的死活与我何干,他们就算死光了,我阿尔卑斯也不会掉一滴眼泪。”
杨守安闻言讶然,有些看不透这个阿尔卑斯。
阿尔卑斯道:“在下此来,是想和杨指挥使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
“在下听闻,天帝不久后就要去长生界了,在下希望到时候可以带我一起去长生界,而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你关于诡心的一个秘密。”
杨守安闻言,心中一惊,但面色如常,甚至连瞳孔微缩这样的微表情都没有。
跟着柳涛时间长了,他知道柳涛就有这种察觉别人瞳孔一缩的本事,因此他训练自己,哪怕天塌了,也要控制好面部表情,不让人看透自己内心想法。
“诡心的秘密,你说说看,如果真的可以打动我,那到时候,我可以向天帝求情,带你一起去长生界。”杨守安声音平静,不温不火。
阿尔卑斯低声传音起来,杨守安静静地听着。
他们的交谈非常隐秘,连传音都格外小心。
半个时辰后,阿尔卑斯带着斗篷匆匆离去了。
临走之际,杨守安忽然道:“对了,如果有人跟踪你,你会怎么办?!”
阿尔卑斯咧嘴一笑,笑容森冷,“我会让他躺着回去!”
杨守安闻言,哈哈一笑,目送阿尔卑斯离去。
送走了阿尔拜师,杨守安关闭大殿,宣布正式开始闭死关,暗影军一切事务,交给张浩全权代理。
族长大殿里。
柳涛得到了密报,说有陌生强者拜访了杨守安,密议良久。
柳涛眼中异色一闪,他即刻命令莫长河秘密捉拿此人,查出他们的谈话内容。
然而,莫长河一去便许久不见回来。
直到天黑的时候,李青山和方羽来了,二人抬了一具棺材,说是送快递的,要柳涛签收。
柳涛讶异,自己哪来的快递?!
他签收了快递,当着李青山和方羽的面,打开了棺材。
一瞬间,柳涛先是一惊,而后勃然大怒,身上腾现冲天煞气。
“好大的胆子!!!”
柳涛的怒吼声震动半个天帝城,无数人侧目,咂舌,不知道柳家这个巨无霸家族,又出了什么事。
院子里。
棺材中,躺着一具尸体,正是莫长河!
他的脑袋和身子已经搬家,死状格外凄惨,浑身是血,却非战斗所留,而是被人一击毙命后,再故意刺伤。
而这番用意,就是在羞辱柳涛,隐含讥讽。
送快递的李青山和方羽吓得瘫软在地,浑身发抖。
柳涛太虚境的威压,让身侧的虚空都塌陷成了黑洞,他们二人修为不过祖境而已,差点被吞噬进了黑洞。
同时,心中无比后悔,自己怎么就接了这么一个快递呢。
这时候,柳大海,柳五海,柳六海,还有柳天河及柳二泉等人,听到了柳涛的怒吼声,还以为有敌人入侵,急忙赶来。
他们看到了棺材,也看到了棺材里的莫长河。
柳二泉和柳天河疑惑,他们从未见过此人。
但柳大海,柳五海和柳六海三人,却知道这个莫长河是双鱼岛紫剑宗的宗主,一身修为太虚境初期,战力不俗,被柳涛收为己用,没想到今天会变成一具尸体。
柳涛眸光冰寒的盯着李青山和方羽,喝问道:“是谁让你们送的这个快递?!那人长什么样子?”
李青山急道:“族长啊,饶命,那人我们也不认识,他说自己叫阿迪阿斯,给了我们一件禁忌神器作为报酬,寄了特快,我们就急忙送了过来。”
“那人的样子,是这般……”
当即,手绘虚空,画出了阿尔卑斯的模样。
但阿尔卑斯是阿迪达斯的分身,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柳涛没有见过阿迪达斯,但柳五海在修罗古城待过一段时间,一看到这虚空画像,立刻叫道:“没错,这就是阿迪达斯!”
“修罗族举族去了长生界,没想到这个阿迪达斯竟然留了下来,看来他所图不小啊!”
柳大海寒声道:“不管他所图为何,但此人敢羞辱我们柳家,就是找死!”
“阿迪达斯,哼!什么达斯不达斯的,我要让他死!”
柳涛这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眸光深邃,不发一语。
他俯下身子,仔细的检查莫长河的尸体,忽然眸光一凝,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不由身子一僵。
“怎么了?!族长?”柳六海好奇的问道。
柳涛却手中神力汹涌,毁灭了这丝气息,摇了摇头。
“抬下去吧,厚葬!”
“是!”
两个主宰境的族人抬走了棺材。
这棺材上面布满了禁制符文,阻挡了莫长河的气机,否则太虚境强者的尸体,先知境也不敢靠近,更何况主宰境了。
那恐怖的太虚之气的气机,就能斩杀一切。
柳天河扫了那抬走的棺材一眼,眼眸中隐晦的闪过了一抹精光。
众人散去,柳天河和柳二泉相继离去,却在一个角落碰了面。
“二泉,你我二人修为突破的机会来了。”
“嗯,我知道,小心点,不要被族长他们发现……”
两人悄然离去。
族长大殿里。
柳涛非常烦躁,柳五海和柳六海想要劝解,柳大海摆了摆手,让二人退去,他留着陪柳涛。
关闭了大殿的门,开启了屏蔽后,柳大海才问道:“族长,今天可有其他发现?!”
柳涛一掌拍出,打的桌子化为了齑粉。
而后压低声音怒道:“是杨守安的气息!”
柳大海闻言,大惊失色,“怎么会?!杨守安为何要杀莫长河?!”
柳涛道:“这还用问,他一定是觉得我派人监视他,让他不舒服了!”
柳大海闻言,一阵无语。
“族长,要我说,你太小心谨慎了,也太不信任杨守安了!”
“他对你忠心耿耿,这些年来的表现你我都看在眼里,为家族肃清了多少暗敌,说句公道话,若没有杨守安,我们柳家指不定怎样的千疮百孔呢!”
“你这样天天盯着杨守安,这都几千年了,你还派人监督跟踪他,他如今也是一个人物,他也要面子啊,下面那么多人看着呢,你这样不信任他,他心中能没疙瘩吗?!”
这一席话,本是劝柳涛的,然而柳涛却在盛怒之中,闻言更是勃然大怒。
一声大吼道:“难道家族没了杨守安,我这个族长就是吃白饭的吗?!”
“你是柳家的大长老,说这些话,不违心吗?不怕被老祖宗听见责罚吗?!”
柳大海一听也气了,道:“族长!此话如何违心了?我这是实话实说,哪怕老祖宗当面,我也会这样说。”
“杨守安是个人,不是一条狗,你当初给杨守安取名柳杨狗,可为何我和六海,五海他们都叫他杨守安,而不是叫他柳杨狗?!”
“还有,老祖宗为何也叫杨守安本名,从未提柳杨狗这个名字?!你可曾想过?”
“我们柳家,是真、善、美、礼、孝的家族,而不是霸权家族。”
柳涛怒极,道:“那你的意思,便是指我太霸权了?!”
柳大海背过身去,不作理会。
柳涛端起一杯茶,想要喝茶,却发现杯中无茶,一巴掌又将杯子连同桌子一起拍的粉碎。
大殿里,两张桌子,卒!
发泄过后,他深吸一口气道:“你先出去,我静一静!”
柳大海点头,大踏步离去。
临出门之际,脚步微顿道:“族长,你是一个好族长,家族若非你殚精竭虑的操劳,不会有今天。”
“但是,你的疑心太重了,你扪心自问,我和二海,三海,五海,六海,还有天河和二泉这些长老,你心里可曾真正的相信过我们?!”
“作为大长老,我说一句你不爱听的话,杨守安此人,是个真汉子,有真性情,但如果逼急了,你猜他会不会变成恶狼,反咬你一口!”
“如果哪一天,杨守安真的反水了,我想那也是你逼得……还有,棺材里的那气息,真的是杨守安的气息吗?!……”
说完这句话,柳大海逃也似的溜走了。
果不其然,大殿里禁制开启和关闭的那一刹那,传来了清晰的桌子爆炸的声音,茶杯被打碎的声音。
柳大海听到了,摇头一声叹息。
一瞥眼,发现两个白花花的大脑袋在角落里鬼鬼祟祟,正是柳五海和柳六海。
“大海,咋啦?族长咋发的那么大脾气?!”柳六海好奇道。
柳大海叹息了一声,“没事,发泄过后就好了,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柳五海眼珠子一转,道:“发泄?!要不要让二海找几个女人给族长送进去?!”
此话一落,柳大海和柳六海齐齐转头,一脸匪夷所思的盯着柳五海。
五海这个老光棍儿,似乎开窍了啊,竟然还知道男欢女爱的事了。
柳五海搓着手掌嘿嘿一笑道:“前几日,张浩那小子孝敬我,带我去了一趟醉春楼,点了个999号……”
“堕落!”
“低趣味!”
柳大海和柳六海异口同声,而后挥袖离去。
柳五海鄙夷,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喊着道:“大海啊,你装啥装,你啥德行我还不知?!”
“二蛋给我说,她听小祖宗讲过,你去地球的出任务的时候,偷偷摸摸去了KTV那啥,结果被人家捕快抓了个现行……”
声音渐渐远去。
ps:求月票,求月票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