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7n0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東漢末年梟雄志-一千三百四十五 下一個輪迴的開始鑒賞-w0p2o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郭鹏觉得某些人就是闲着无聊,想要给自己找找存在感。
但是细细一想,就那么多年以来魏军横扫天下无敌手的战绩,也的确可以让某些人变得目空一切。
以魏帝国某些目空一切的家伙们的看法,康居国简直是大逆不道,简直该死。
但是当是郭某人的确是没有什么心思讨伐康居,时间不对。
所以好生闹腾了一阵子,郭鹏愣是没答应。
他不打算继续发动战争了,要是发动的话,就让郭瑾去发动好了,让他建功立业,多少积累一些军功声望。
正好当初攻占西域多少也是在他的【指挥】下完成的。
让他去收拾康居国是最好不过的。
未来中亚地区显然还要经历一些战争。
但是就这些习惯了在郭鹏的威压之下对内唯唯诺诺对外重拳出击的臣子们来看,失去了郭鹏的指引和强大的威望,魏帝国会发生什么呢?
骤然更换皇帝,对于那些习惯了在他的统治下生活的人们来说,又会意味着什么?
郭魏是个帝国,对皇帝的要求和依懒性真的非常高。
而且现在魏帝国的皇帝权力深深触及到了每一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中央的影响力前所未有的大,如果换一个不那么优秀的皇帝上来,会不会把眼下这个大好局面给毁掉?
他们宁愿让熟悉的郭鹏继续担当这个任务,也不要让没有做过皇帝虽然宽仁但是感觉就没有郭鹏那么厉害的太子来做皇帝。
郭鹏明明还活着不是吗?
既然活着,为什么不继续做皇帝?
虽然郭瑾被他们视作理所当然的继承者,他们也期待着某一天可以摆脱郭鹏的高压统治,迎来一个宽仁的太子。
可事情摆在眼前的时候,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担忧、恐惧的感觉。
这是郭鹏的厚重统治带来的巨大惯性使然。
郭鹏觉得还挺满意的。
至少自己的统治在某一方面就算是这些【敌人】都不能忽视,哪怕他们曾经真切的祈祷郭鹏的统治尽快结束。
可这一次,郭鹏的统治是真的要结束了,郭鹏已经不打算继续做皇帝了。
“累了,真的累了,这些年做了太多事情,每一件都要大量精力去做,而且还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看出效果的,要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五十年才能看出效果。
而我不可能二十年三十年乃至五十年还要做皇帝,我坚持不下来,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已经力不从心了,再继续下去,我就不知道要做出些什么我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趁着我现在还清醒,直接禅让好了,太子处理政务经验丰富,年富力强,正是适合接过我的重担去做皇帝的时候,这个时候不传位,还要到什么时候呢?
难道真的要做到死为止?真的要做到死了才把皇位让出来?不了不了,我是不想做那样的事情的,那样给太子的压力也太大了,我现在禅位给他,他还能坐得稳当些,不是吗?”
郭鹏笑了笑,端起茶碗慢慢的啜饮几口。
看上去,他已经很淡然了,看淡了一切。
执掌过至高无上的权力,体会过高处不胜寒的凄苦,这个时候,皇帝好像成了一个超脱世俗的世外高人似的。
群臣面面相觑,好一阵子都没反应过来现在该哭还是该笑。
更不清楚这不是皇帝又一次的钓鱼执法。
但是看起来,这不太像。
因为蔡邕都来了。
看蔡邕也是一脸难以相信的表情。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不会再更改了,明年,就是太子登基做皇帝的时候了,太子已经到了而立之年,所以辅政大臣什么的我也就不多安排。
你们或者是我的长辈,或者是我的近臣,又或者是太子的亲眷,在这种时候,我需要把这件事情最先和你们交流一下,到时候事情公布出来的时候,你们也能帮着安抚人心。”
郭鹏这样说着,七人也不得不相继点头,表示他们已经理解了皇帝的意思。
只是郭鹏真的要退位这个消息依然在他们心里荡起了巨大的涟漪。
当然,这件事情和接下来郭鹏要说的事情比起来,其实产生的涟漪还是稍微要小一点的。
“我既然退位,太子当然登基,太子登基之初,需要的是稳定,是地位的稳固,你们都是他的帮手,我对你们给予厚望,但是与此同时,我还是想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太子稳固地位。”
郭鹏看了看站在身边的苏远,苏远点头表示明白,从桌上取出了世界地图,挂到了郭鹏背后的屏风上。
郭鹏站起了身子,指了指手上的这幅世界地图。
“这是我派人去探索的目前所知的整个天下,有些地方距离我们非常远,有些地方则距离我们比较近,我综合考量了前人的得失,做出了一个决定。”
郭鹏伸手点了点印度的位置:“我要把我其他的儿子们都分封到这些域外之土上,让他们在域外之土建立国家,从而远离魏国,一方面可以展现他们的才能和抱负,一方面也能消除他们对太子的威胁。
而第一个要分封出去的,就是我的嫡次子,郭珺,他已经二十七岁,太子登基之后还留在魏国,处境会比较尴尬,父亲分封儿子说的过去,兄长分封兄弟则不太好听。
所以我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决定的,而不是太子决定的,这样就算我退位了,太子也能理所应当的分封自己的兄弟出去。”
这个消息对于群臣来说,冲击力度并不比方才来的小,并不比郭鹏要退位禅让给他们带来的冲击要小。
一样很大,非常意外。
把儿子分封到这些域外之土上,这不就等于流放他们吗?
连魏国以内都不能待着,这……这未免也……太残暴了吧?
郭鹏真的舍得吗?
还是说他觉得这是为了皇子们好?
郭鹏还就真的觉得这是为了皇子们好。
可是群臣并不理解。
蔡邕觉得自己受到的惊吓已经很大了,赶快开口说道:“陛下,此举……此举未免太过于惊世骇俗了,皇子成年之后外封的确是前朝旧例,但是封到域外之土上建立国家,这……这……”
蔡邕想说这和流放一样。
其他人知道蔡邕想说这和流放一样。
郭鹏也知道蔡邕想说这和流放一样。
但是并非如此。
“你们或许觉得我这是在流放他们给太子登基做准备,但事实并非如此。”
郭鹏摇了摇头:“有一部分原因的确是这样,我不希望他们的存在威胁到太子的地位,但是更多的原因,是我想要让华夏子孙开枝散叶,不仅仅只在神州大地上繁衍生息,也要去更多的地方繁衍生息。”
郭鹏叹了口气,走下了高台,走到了群臣中间。
“先秦一统以来,经历秦末乱世,先汉末乱世,后汉末乱世,三治三乱,三次轮回,每一次,都要天下大乱,流民起事造反,把天下打的支离破碎,再重新一统,而后又是一个轮回。
诸位,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总有治世,也要总有乱世,治乱交替,每一次,都要让成百上千万的人付出生命的代价,然后才能重新进入治世?前朝为何崩溃?”
郭鹏环视了一圈自己的核心决策层里的核心决策层。
“这个问题不搞清楚,我所开启的,不过是下一个轮回的开始,或许是二百年,或是三百年,魏国,也将如同前汉一样分崩离析,被人彻底埋葬,在废墟之中,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七人纷纷低头,连蔡邕都忍不住的低下了头。
郭鹏的威压太强,说出来的话过于诛心。
但事实不正是如此吗?
大家嘴上说着千秋万代,可哪有千年万年的王朝呢?
王朝的周期变更其实并不是一个秘密,千百年来的历史,懂得历史的人都把这个真相看在眼里,或许还有人想要尝试改变,但是每一个想要千秋万代的人都要面临凄惨的失败。
无一例外。
这是所有人都清楚明白的事情,千秋万代的事情不存在,等帝国身上的寄生虫把帝国吸干之后,帝国自然而然就崩溃了。
现在郭皇帝只是把它说的更加干脆一些,让大家都听在耳朵里罢了。
但是这和分封皇子外出有什么关系?
还真有关系。
“这个原因,我是知道的,我想你们也不会不清楚。”
郭鹏指了指自己脚下:“原因就是土地兼并,天下承平日久,大部分的土地集中在了少部分人手上,他们不断的兼并,不断的兼并,最终把可以兼并的土地都给兼并了。
土地被兼并到了极致,失去土地的黎庶的数量也突破了极限,掌握土地的这部分人不交税,朝廷收不上税,黎庶吃不上饭,然后,就是造反,紧接着,就是分崩离析!”
郭皇帝的声音响彻整个南书房。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