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gpj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柯學驗屍官 愛下-第220章 貝爾摩德的祕密展示-njljo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贝尔摩德心情复杂地抽着烟。
没人能察觉到她的忧郁,人们只会觉得这位女士吸烟的姿态都是那么美丽。
而在一根烟在雾气中缓缓燃尽之后,她的神色又变得那么自然而平静。
“新一。”贝尔摩德微笑着走上前去。
这时林新一已经忙完了对现场勘察的指挥事宜,准备收工回家。
她以“克丽丝小姐”的身份,很自然地挽住了林新一的胳膊,又转头看向毛利兰:
“毛利小姐,你刚刚的表现可真是精彩。”
“仅仅靠言语就能让凶手认罪…不得不说,你身上有种特殊的魅力。”
“就像天使一样,让罪人都能感受到温暖。”
贝尔摩德这样意味深长地夸赞着。
“额…过、过奖了。”
毛利兰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她还沉浸在刚刚那个案子带来的震撼和触动中,现在猛地被这样的危险人物搭话,顿时又不小心露了怯意。
而贝尔摩德则是不慌不忙地说道:
“那么,毛利小姐,你有时间跟我多聊聊吗?”
“我对你的事很感兴趣,或许我们能做朋友也说不定。”
“我…”毛利兰还是结结巴巴地没缓过来。
所幸,铃木园子及时出现,大大方方地护住了自己的闺蜜:
“喂,你这女人是想跟小兰说什么?”
“有时间还不如管好自己男朋友,别对小兰…”
“咳咳!”毛利兰脸色发红地拉住了园子:
“园子别说了,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样,我…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小百合老师的情况,路上再慢慢聊。”
说着,她又转过头向贝尔摩德告了声别:
“克丽丝小姐,我们下次再聊吧!”
“今天我还得去看老师,就不陪你了。”
话音刚落,也不待贝尔摩德回答,毛利兰就像是逃难一样,一手拽着柯南,一手拽着园子,匆匆转身跑出去了。
而望着她这样慌乱逃离的背影…
贝尔摩德突然有些意味深长地在林新一面前感叹道:
“你的这位漂亮学生,似乎很怕见到我啊?”
“额…”林新一脸色又是一滞:
糟了…毛利小姐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不尽人意了。
一跟贝尔摩德聊天就紧张,甚至还找理由逃跑,这样简直就是不打自招嘛!
再加上这位千面魔女似乎本来就知道工藤新一的事…
毛利兰表现的这么不自然,会不会已经让她对“工藤新一的失踪”产生了怀疑?
“麻烦了…”林新一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而就在他为队友的捉急表现而担忧不已的时候…
贝尔摩德却是突然神色一正,一本正经地对他问道:
“说吧,你和她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那位园子小姐说的‘欺骗感情’,到底是什么情况?”
“额…”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猛然发现,这位贝尔摩德老师,可能是搞错了毛利小姐紧张的原因。
“没发展到哪一步…”
林新一索性半真半假,含糊其辞地答道:
“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最近走得比较近,所以让她误会了吧?”
“走得比较近?”
贝尔摩德细细地打量着林新一。
那眼神非常复杂纠结,却又带着些许柔情。
就像是在为出嫁女儿权衡男方条件的老母亲。
而在一阵沉默过后,她最终却是用一种不可置疑的口吻,对林新一说道:
“不管你们走得有多近…都到此为止吧!”
“这个女孩不适合你。”
“这…”林新一心里顿时涌出一股怀疑:
贝尔摩德之前不让他和雪莉在一起,是因为她和宫野家有夙仇。
可现在,她又为什么要找阻挠自己和毛利兰的关系?
这位在组织里都无比神秘的千面魔女,为什么要关心一个和她毫无瓜葛的普通女高中生?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林新一带着疑惑,试探着问道:
“为什么?”
“我和毛利小姐在一起的话,会有什么坏处吗?”
“因为那个姑娘太善良了。”
贝尔摩德给出了一个看似有说服力的理由:
“你和这种女人在一起,会让你变得软弱。”
但林新一却是有些不服地继续逼问道:
“软弱?老师,你以为我会因为她的影响变成一个所谓的’好人’,然后背叛组织吗?”
“雪莉都没能做到一点…”
“毛利小姐也不可能。”
说这话时,林新一的表情无限向琴酒靠拢。
看着就像是一个可以为了任务放弃一切的冷血杀手。
但贝尔摩德的反应却更耐人寻味了:
“不行就是不行!”
“只要动了感情,你迟早会被她带到歪路上去。”
“谁带谁可不一定。”
林新一冷着脸,针锋相对地说道:
“反正毛利小姐的性子非常容易操控。”
“为了她爱的人,她什么都会去做。”
“给我时间…我自然有办法把她发展成‘自己人’。”
“你?”贝尔摩德瞳孔一缩。
听到林新一竟然想把她的Angel拖进泥潭,她竟是极其罕见地有些失态:“不行!”
“为什么?”林新一掌握了主动权,步步紧逼。
他真的很想知道贝尔摩德和毛利兰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以至于…让她对毛利兰这么关心。
是的,是关心。
在刚刚的试探中,林新一已经确认,贝尔摩德从头到尾都是在护着毛利兰。
她好像很担心毛利兰会跟着自己学坏,想把她排除在组织的影响之外。
这很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而且是一个可能非常有用的情报。
“还有工藤新一…”
林新一干脆自己把这件事挑了出来,大大方方地对贝尔摩德问道:
“他不过是一个所谓的高中生侦探,我之前似乎也没跟你提过他的名字。”
“老师你为什么要特地询问他的事情,这和组织的任务有关?”
“…….”贝尔摩德一阵沉默。
最终,她却还是绕过了最核心的问题不谈,只是回答道:
“工藤新一的确跟我们组织有些关系。”
“琴酒给他喂了APTX4869,再后来,他就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而有趣的是,到现在,他在APTX4869服用者名单上的状态,可还是‘不明’。”
“这…”林新一眼里流露出震惊。
这震惊一半是演的,一半却是发自真心:
的确,小哀跟他说过,她在拿到那名单后一直没来得及去工藤家调查,所以没把那“不明”改成“已死亡”。
是因为这一点,才让贝尔摩德注意到了工藤新一么?
可连动手杀人的琴酒自己都不关心,其他人也不关心,为什么就只有她注意到了名单上的工藤新一呢?
“原来工藤是因为这件事才失踪的…”
“他服用了APTX4869却还没死,然后自己躲起来了?”
“怪不得…怪不得他一直打电话联系毛利小姐,却假称自己在外办案,从来不敢露面。”
林新一装作全然不知地这样说着。
然后,他冷着脸,阴森森地说道:
“这件事琴酒老大知道吗?”
“从他手里漏掉的鱼,应该告诉他吧?”
林新一主动提出要把这件事告诉琴酒。
因为反正贝尔摩德都已经知道了,如果她真是来为组织调查漏网之鱼的话,就算林新一不说,她也会告诉琴酒的。
所以还不如林新一自己第一时间提出来,这样才更像是一个心向组织的杀手,不容易引人怀疑。
可没想到,贝尔摩德的回答却是:
“不,这件事先不要让琴酒知道。”
“关于失踪的工藤新一,有我们两个来调查就行。”
“这…”林新一顿时又察觉到了什么:
贝尔摩德,竟然想把工藤新一还活着的这个重要情报,对组织里的其他人保密?
这是来抓工藤新一的吗?
怎么感觉…反倒像是来保护他的?
林新一心中疑惑,便试着模仿琴酒的标志性冷笑,冷飕飕地说道:
“那好…要找到工藤新一是吗?”
“我有一个办法——”
“我们可以利用毛利小姐,把工藤那家伙引出来。”
“他现在虽然跟毛利小姐闹僵了,但要是毛利小姐出什么事的话,他不可能不出现的。”
“…..”贝尔摩德一阵沉默,没有表态。
而林新一努力地想从贝尔摩德的脸上看出什么,目光却总是无法穿透她那完美的假面。
什么情绪都读不到,只能看到一张精致的脸。
于是,林新一只能火上浇油地试探道:
“这个办法怎么样?”
“正好,对我来说…工藤始终是个障碍。”
“把他引出来解决掉,呵…毛利小姐也不会再有什么顾虑了。”
现在的气氛非常奇怪。
跟贝尔摩德相比,林新一反倒更像是穷凶极恶的坏蛋。
而在他提出这引蛇出洞的完美计划,表现出既要干掉工藤新一、还要把毛利兰拐上邪路的邪恶想法之后…
贝尔摩德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了:
她倒知道自己教出来的孩子不会是什么好人…
但是,现在的林新一未免也太坏了。
感觉就像是因为死了女友受了刺激,整个人都黑化了。
“好了…不要再说了。”
“关于对工藤新一的调查,我自然有我的安排。”
“而毛利小姐…你以后也离她远点。”
贝尔摩德把偏心展露到了极限。
就像是个只关心亲生孩子的后妈。
林新一一阵沉默。
他没有再问下去,因为他看出来,贝尔摩德一定有个不想说出来的秘密。
但即使她不说,他现在也能隐隐约约地察觉到…
贝尔摩德,似乎…
是自己人??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