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小說

3fij6玄幻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五百八十二章 對不住了讀書-g1fe6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忻中奎不跟胡孝民见面,就没办法向他当面解释军统的暗杀行动。他与葛维武“竭尽全力”调查大场机场的轰炸机坠毁案,根本没有时间与胡孝民见面。
胡孝民遭到军统暗杀后,他才会第一时间回去主持工作。到时候,他就是以副处长身份,代理处长职务了。
忻中奎给胡孝民的办公室打电话:“胡处长,我是忻中奎,我和葛维武今天在虹口,调查昨天混入大场机场的两个中国人:于崇敏和万子卿。根据当时的人回忆,他们两人在出事的轰炸机附近转悠了一会。”
既向胡孝民报告了工作,也探听了胡孝民的动向。
胡孝民故意问:“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
忻中奎推测道:“有可能是军统的人。”
胡孝民淡淡地说:“你担任副处长以来,还没有办一个像样的案子。这次,希望你不要再落空。”
忻中奎眼中露出怨恨,胡孝民这话戳中了他的痛处。幸好是隔着电话,否则胡孝民一定能看到脸上露出的狰狞。这次如果再办砸了,他确实没脸回情报处。
忻中奎自信地说:“这次,一定让他们跑不了。”
胡孝民提醒道:“你可以从军统方面想想办法。”
忻中奎突然想起,此事确实可以李林木报告。以向李林木报告自己的工作为由,侧面打探飞机坠毁的内幕。
如果问不到,就从李林木下手。李林木每次与他见面,都带了两个手下,他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
如果破不了大场机场的案子,能把李林木拿下,也能交待得过去。胡孝民有一点说得对,当了副处长后,确实要办件漂亮的案子才行。如果办一件就砸一件,就算胡孝民死了,别人也不会服他这个新处长。
忻中奎打完电话后,与葛维武找了个小酒馆,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天:“葛老鼠,想不想当科长。”
葛维武诧异地说:“我才刚当副科长,现在当科长太早了吧?”
他已经投靠了军统,已经没兴趣当什么科长,能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忻中奎给葛维武倒了杯酒,问:“就问你想不想当科长?”
葛维武犹豫着说:“谁不想当科长?可情报处是胡孝民当处长……”
忻中奎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他出了意外,比如说,被军统暗杀了呢?”
葛维武好奇地问:“那肯定是您当科长。处座,胡孝民真的会出意外吗?”
忻中奎缓缓地说:“胡孝民出不出意外我不知道,如果我能当处长,你肯定能科长。”
葛维武迟疑着说:“你是当了处长,我肯定得是科长。可是……”
忻中奎冷笑道:“可是我怎么才能当处长,是吧?”
葛维武说:“处座有渡边义雄和冈田新大郎的支持,当处长是早晚的事。”
忻中奎淡淡地说:“想当处长,必须建立威信,我从副科长调副处长,想必很多人都不服,说我屁功没有,凭什么当副处长?那就让他们看看,抓到军统三大队的大队长李林木给他们看看。”
葛维武惊讶地说:“抓李林木?”
忻中奎问:“不错,抓李林木。你的情报十组,敢不敢动手?”
葛维武问:“何必我们动手呢?不是有五科么?”
忻中奎不满地问:“让五科动手,还是我的功劳么?”
葛维武提醒:“可是……处座,你忘记福煦路119号的事情啦?”
当时有四个日本宪兵,六个中国特务,再加上整个情报十组,结果被军统打得落花流水,两死一伤,连军统的衣角都没摸到。
忻中奎缓缓地说:“这次不一样。”
李林木经常会到他家,只要提前在家里埋伏好,绝对能打李林木一个措手不及。李林木带两个手下,自己带五个人就行。
在狭小的空间,人多优势大,每个人都配好枪,把保险打开,扳机一扣,再厉害都没用。
葛维武说道:“我听处座的,只要你发话,刀山火海照样闯。”
忻中奎伸出两根手指头:“下午你把十组的兄弟带到我家,我们好好合计,只要抓到李林木,所有兄弟每人两百元。但此事要绝对保密,你不能向他们透露任何消息。”
葛维武信誓旦旦地说:“此事上不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十组全体兄弟,听处座一声号令,就算是枪林弹雨,绝不后退半路。”
他这是为了稳定忻中奎,心里已经在考虑,要怎么样给李林木报信了。李林木的厉害之处,他早就领教过。跟这样的人作对,是没有好结果的。
忻中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很好。”
葛维武说道:“处座,我先去联络兄弟们,把枪支弹药准备好。”
忻中奎提醒道:“要准备好枪,子弹要备足。”
晚上,忻中奎回到家时不久,李林木就来了,这次他依然带了两个人,跟以前一样,那两人一见面,就把忻中奎的手枪收走了。
忻中奎暗暗庆幸,葛维武比李林木早一步到达。葛维武和情报十组的兄弟,提前埋伏在里面,只要他一声令下,八个人全部会冲出来。每人一条枪,李林木和他的手下,谁敢反抗谁就是死。
李林木等警卫把忻中奎的枪收走后,背着手问:“我听说,胡孝民还在查情报处的内线?”
忻中奎摇了摇头:“没有的事,以胡孝民的本事,怎么可能找到军统的内线呢?李先生,大场机场的壮举,是三大队所为吗?”
李林木反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忻中奎指着两位丢人员说道:“李先生,能让这两位兄弟出去一下吗?我有事想单独跟你说。”
李林木没有多想,挥手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看到李林木的手下走了出去,忻中奎人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就你一只狐狸,看到一块新鲜的肉摆在自己面前似的。
忻中奎拍了拍手掌,冷笑道:“李先生,对不住了。”
李林木吃惊地说:“你要干什么?”
忻中奎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葛维武举着手枪走了出来,得意洋洋地说:“马上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