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v6cku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愛下-第518章 別問我 我什麼都不知道鑒賞-qfmkk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噗~~~!!!”
一口浓血喷出。
傲明坤眼神里满是迷茫震撼,他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明明前一刻,一切都近在咫尺。
然后,下一刻,天堂地狱反转。
果实当着自己的面就那么消失无踪。
他也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下来,然后,莫名其妙的下面就有一把飞剑在等着自己,偏偏,自己又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力量。
飞剑穿心而过。
就好像他主动放弃了所有的防御,主动用胸膛迎上了这把飞剑!
他纵然化神,也是人类之躯,这是最为致命的伤势。
被钉在墙上,连动弹都难……
傲明坤撑起全部力量抬手,指着姚瑾莘。
眼睛开始充血变的通红。
他死死盯着那熟悉的面容,她的画卷自己看了无数遍了。
姚瑾莘。
那个拖延了自己计划好久,害的自己费了老大功夫才获得的最后一个姚氏族人的心头之血。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她怎么会在这里?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没死?为什么她会在这里等着我……
难道说,冥冥中真的自有天意么?
这就是气运的反噬吗?
因为我算计了整个姚氏一族,所以……天意要让我死在最后一个姚氏族人的手中?
而且还是以这种近乎荒诞玩笑一般的方式。
傲明坤嘴唇嗡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生机的丧失,他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头颅无力顿垂,已经直接耷拉了下来。
一代枭雄,最终,却落得近乎玩笑一般的死亡。
姚瑾莘眨巴了下眼睛,收回飞剑,想放回酒壶,却有点膈应上面的鲜血。
她惊道:“我……我竟然杀了邪极宗的宗主?开什么玩笑,难道他良心发现,觉得杀了我全家不好意思,所以特地来找我谢罪,然后故意想死在我的手里吗?”
“怎么了?师姐?!”
方正终于睁眼了,眼底犹还带着些心有余悸的神色。
刚刚真的是吓坏他了,一个大男人对着他露出那种贪婪的神色……尤其是他的体形是自己的多少倍,这无关于实力强弱,无关于心性坚韧与否,纯粹是本能的反应,就算换了玄机,恐怕也得吓的心有余悸。
而醒来之后。
便看到了姚瑾莘一脸痴呆……
他关切的又问了一句,“师姐,你怎么了?!”
姚瑾莘指了指傲明坤的尸体,说道:“我好像报仇了。”
方正闻言,看了一眼傲明坤的尸体,惊道:“你……你是怎么杀死一名炼真修士的?!”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发现有人落下来,然后本能的一剑砍过去,他就死了。”
姚瑾莘迷茫道:“别问我为什么炼真境大修士这么好杀……我真的不知道……”
“他好像有点面熟。”
方正迟疑了一下,感觉这张脸有种熟悉的感觉,说道。
“我们之前见过他嘛。”
“也是。”
方正面色凝重道:“不过师姐,外面还有人!”
“谁?”
“邪极宗月海,还有一百多名邪极宗的精锐修士,青儿她们也在?!”
姚瑾莘脸色微变,惊道:“师弟,快过来抱紧我,我有两百多张遁地符咒,咱们遁地逃跑!”
“咦,掌教师伯也在。”
姚瑾莘顿时长长出了口气,不满道:“师弟,你能不能说话别那么大喘气,你下次应该先说有我师父,再说有邪极宗一百多名修士和那个月海……走!”
“去哪里?!”
“我们上去,难得师父也在,还怕他们不成?!”
姚瑾莘伸手一招,傲明坤的尸体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上。
她傲然道:“以凝实境实力斩杀炼真大修士,我姚瑾莘虽不算前无古人,但却也是千古第一人了吧?”
方正:“………………………………”
他挠了挠头。
感觉自己的体内似乎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到底怎么回事,却是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只能感觉到在自己的丹田之内,那本来无尽的灵气迷雾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株垂下无数余荫的嫩绿大树!
而在树上。
挂着无数乱七八糟诸如储物袋乃至于法宝符咒等东西,都是本来储存在灵气迷雾空间的东西。
而在最中心的位置,树上结着一颗似虚似实的果实。
或者说,挂着一颗类似于核弹的果实!
而且真元强度变了。
能清楚的察觉到自己的实力大幅度提升了……
洞虚么?
我终于突破了洞虚境界么?
难道说,洞虚境界是要凝结第二本源么?
还有这果实……
方正之前顿悟之时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树,然后体内就真的有了一棵树的存在了?!
这又代表着什么?
太多的不解,但眼下却也不是探究的时候。
外面那么多人,可不是拖沓的时候,当下,他和提着傲明坤尸体的姚瑾莘两人纵身向上跃去。
心头难免有些困惑。
怎么回事,我们两个不过是在随机传送的地方挖了个洞修炼而已,怎么结果最后大家都跑这里来了?
而此时地面上。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之中。
玄机面色凝重的看着那棵巨树,中间的果实不见了。
是傲明坤夺走了么?
难道说他之前都是在作戏不成?
还来不及思索中间隐情,却只见傲明坤落下的地方,两道人影飞快的窜了出来。
“小莘,方正!!!”
这回,连玄机也忍不住错愕了。
他惊道:“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傲明坤他……他怎么了?”
“姚瑾莘,你怎么会没死?!”
远处。
月海同样忍不住惊叫起来,而看到被姚瑾莘提在手中的宗主,她更是连怀疑都顾不得,惊叫道:“贱人,你把宗主怎么了?!”
“杀了呗,他杀我全家,我杀了他报仇,这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么?”
姚瑾莘随手将傲明坤的尸体丢在地上。
那圆睁充血的双目,满是不甘绝望的呆滞面容……
毫无疑问,这就是傲明坤本尊。
“什么?!”
月海瞬间如遭雷亟,连带着身后,百余名邪极宗精锐弟子无不是面色大变。
他们心中视若神明的宗主,竟然死了?!
而且……连玄机都没能伤他,他怎么会死的?
谁能杀了他,难道蜀山还有高人隐于暗处不成?
这么说来,果实不是被傲明坤拿走了么……
玄机忍不住皱眉,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神色。
那果实去了哪里了……
难道说,是被傲明坤取走,然后引起神木反击,将其重创,结果被自己的宝贝徒弟给捡了个便宜?
想着,玄机给姚瑾莘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姚瑾莘满脸迷茫的以眼神回问,我怎么了?!
玄机心头更是赞许了。
嗯……这一副得了便宜还装纯的表情很可以,任谁也看不出破绽来。
他转头,看向了月海。
冷冷道:“这回,你们邪极宗宗主已死,月海,你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月海脸色顿时一阵僵硬。
她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了惊惧神色。
要知道……她和宗主联手,才能堪堪与这玄机斗个平手。
如今宗主已死。
就算身后有一百多名邪极宗弟子,但这些弟子如何能抵蜀山掌教之威?
怎么办……怎么办……
她眼底满是惶恐不安神色,片刻犹豫之后,所有的惶恐不安尽都转为坚决愤怒,她尖啸道:“玄机,你杀我邪极宗宗主,我邪极宗月海与你蜀山派绝不会善罢甘休啊!”
说吧,她竟毫不犹豫的转身向着远处疾冲而去,甚至,连留在原地的自己弟子苏荷青,之前无比看好的雪之霞,乃至于邪极宗其他诸多弟子尽都顾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