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pf0精彩言情小說 天決戰場 墨子逸-第五百七十二章 神子的安排鑒賞-g959h

天決戰場
小說推薦天決戰場
源法大陆最北端,尼安边疆之外,有着一道险峻的悬崖峭壁。
在这峭壁之下,是光明止步,黑暗弥漫的深渊——冥渊。
因为此地太过悬乎,无论对于普通人还是修行者都可称十分危险,所以距离此地最近的人类村庄,也相距足有四公里左右。
在这小村庄的边缘,有着一处茶铺,茶铺面积不大,而铺中茶水…差强人意罢了。
此时茶铺之中倒是也有不少人,有些吵闹喧嚣,角落之中,有两人相对而坐,两人十分安静,甚至许久不见动弹,显得有些怪异。但茶铺之中,无论是客人还是掌柜,都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常,仿佛在他们眼中,那里就像是没有人一样。
这两人一人年岁较高,身穿深紫色衣袍,鬓角微霜,面如冠玉,眉眼之间带着威压,端坐在那里,仿佛是一尊神像一般。
在这老者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看上去不过是不到二十几岁的样子,面容普通,乍一看倒是没有太出奇的地方,只是眉宇之间有着几分英气,而那一对眼眸,若是仔细看去,竟像是一潭清澈见底的湖水。
这一对像是爷孙一样的组合,正在交谈,而话语之中,竟是那威武的老者低眉顺眼,恭敬而严肃地向那年轻人禀报着什么。
“我已经派两位司命,三位执事长,以及十位机警执事,在冥渊附近探查,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的踪迹。”老者如此说道。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表情平淡道:“嗯,那家伙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再者可能是我猜测的有误,现在他还没有来到这里。”
“您算无遗策,一定是那人隐藏太深,司命与执事等人未等捉到其踪迹。”老者说这话时表情虔诚,没有一点献媚之意。
年轻人轻笑一声,无奈道:“你也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了,梦魂归返的副作用开始生效,看上去像是返老还童,但实际上我的修为境界大跌,已经堕至玄极中境,记忆也缺失了很多,而且还在慢慢损失,坦白的讲,现在我已经忘却了你的名字。”
玄极中境,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凤毛麟角,一些一流宗派的顶级高手也不过如此,大多数的神庭司命也就是这样的境界。
可对于这位而言,这个境界…是他堕境后的修为水平。而且貌似他的年龄与修为是一同缩水的,此时从他的相貌上看,不过是弱冠之年的青年,难不成在他这个年纪,就已经是玄极中境了?
那老者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悲痛,他急忙开口道:“既然如此,不如由我代您出手。”
“无妨,那封崎与我大战一场,伤的也极重,不然也不至于四处躲藏起来。”说话至此,这位青年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那便是神庭共主——神子。
神子无意识地伸出手指弹了弹桌上的茶杯,杯中那淡黄色的茶水微微荡漾,他平淡开口道:“封崎没有梦魂归返这样向天地借取寿元的功法,他堕境后只能慢慢恢复,按理说现在他的境界是不如我的,若能早点将其找到,我便可将他击败,若是晚上一些,我的境界越来越低,他的境界越来越高,那时可能就吃力了一些。”
坐在神子对面那位,有资格与神子对话的人物,自然是一方神庭之主,名为左瑾。他大致知道梦魂归返是怎样的功法。
这门功法不但罕见,而且修习要求极高,那边是得到天地大道的认可。而全天下有这本秘籍的人,只有神子一人罢了。换言之,这功法只有神子一个人会,别人想学也学不来。
这门功法的逆天之处,在于无论你受了怎样的伤,只要身体健全魂魄不散,便可以发动这一法门,维持生命不死,其代价或者说副作用便是你的境界会一直跌落,你的身体年龄也会不停倒退,看上去像是返老还童一般,而在此期间,你的记忆也会越发模糊。一直到变成心智全无的婴儿,而后又会以比正常人成长快一些的速度,一点点恢复至巅峰状态。
这便是向天地大道借寿的梦魂归返大法。
很明显,此时的神子已经动用了这一法门,而且境界已经从神圣领域堕至玄极中境,若是时间再久,这修为还会下跌。
左瑾还是忧心忡忡道:“现在我们还不确定那封崎境界如何,也不知何时才能将其找到,不过既然他已经身受重伤,境界跌落,为何不让我代您出手?”
“封崎毕竟是使徒,虽然境界跌落,但与天地气运尚有沟通,即便你境界高于他,但只要没有到达神圣领域,便很难将其压制。”神子解释了一句,而后道:“根据天谕章的谶语,他没理由不现身,你干脆撤去那些搜寻的人员吧,免得打草惊蛇。”
“这…若是仅留您一人对付他…”左瑾依旧放心不下。
神子说道:“我已经请了奥黛妮来帮忙,想来应该是不会出差错。”
“奥黛妮?尼安前朝公主?”作为尼安境内神庭的庭主,左瑾自然知晓这个名字,他疑惑道:“您找到奥黛妮了?不过纵使奥黛妮天资绝伦,又是使徒罗安寒的妻子,但她应当没有入神圣领域才对。”
“她没有入神圣领域,她修为与现在的我差不多,皆是玄极中境,但她那冰封魂棺之术,乃是天下最为玄奥、也最为神奇的法门之一,在我眼中仅比梦魂归返这样蕴含天地大道的秘术逊色一些而已。”神子说道:“这冰封魂棺之术,既可禁锢对手,又能用在危难之际封住队友来保全性命。我前些时日莫名有种预感,这一招式会帮上大忙,所以便找到了她。想来用不了太久,她就会赶到这里了。”
左瑾自然还是觉得风险太大,但神子已经拿了主意,他也不方便再多言,只好抱拳道:“请神子保重。”
“放心吧,这一次我是不会再让他走脱了。”神子身子向后靠了靠,开口道:“只是目前我只找到了封崎一名使徒,另外还有没有藏匿于世、且心怀异心的家伙,我也不能确定了。”
左瑾说道:“近些时日天地气象异常,是不是某位使徒所为?”
“不是,能将天地大道搅乱,唯有神明才能做到。”神子摇了摇头,道:“此事我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但我已经有了猜测。应该是与五年前一样的变化,使得天地大道出现了扭曲。”
“五年前?”左瑾听到这个猜测顿时身子一震,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他可是永生难忘——神明沉寂。
神子道:“在我赶回源法大陆的途中,我特意去中央看了一眼,涡流…又开始转动了起来。”
“什么?”左瑾大惊失色,若非这话出于神之口,他都不愿意去相信。他急忙问道:“涡流自上古以来便从未停止转动,自五年前神明沉寂,涡流便开始逐渐变缓,前些时日已经近乎停止。现如今又转动了起来…这…这意味着什么?”
神子凝重道:“涡流,实际上是代表着这世间法则的运转。从前神明维护世间法则,所以涡流千万年不息,随着神明沉寂,这涡流便渐渐停止…”
左瑾难以抑制激动道:“此时涡流复而转动,难不成是神明即将苏醒?”
“不。”神子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神明沉寂后,涡流减缓旋转速度,但这五年间,世间法则依旧尚存不是么?”
左瑾贵为庭主,自然聪慧无比,但此时也是略微琢磨了一下,才明白神子的意思。
神子接着说道:“神明虽然沉寂,但他们所维护的天地法则还能正常运转,涡流速度的减缓也并非是天地法则的崩塌,而是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改变这世界的…控制权。”
“啊?”这下左瑾已经迷糊了。
神子接着说道:“涡流重新开始旋转是不假,但是…它转动的方向,和之前是相反的。”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天地法则失序,导致气候异常?”左瑾虽然没完全听懂,但也抓住了一个重点。
神子点头道:“我想正是如此,但我暂时也没有想到如何逆转,想来神明若不能复生,谁也无力改变。目前,我只能用权宜之计来让天地气象恢复正常,那便是让涡流暂且止住。”
“止住涡流的旋转?”纵使左瑾也算是站在世间修行界巅峰的人之一,此时也听着像天方夜谭。
“我的冰舟在上一次与封崎交战之中已经毁坏了大半,但还能使用,我已经调动冰舟驶向涡流,不出意外,今晚冰舟便会坠入涡流,想来可以使涡流止住三十天左右的时间。”神子轻叹口气,说道:“至于之后该怎么办,可能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左瑾凝眸思索片刻,却也没有什么办法,连神子都只能用权宜之计,他又能如何呢?
左瑾不由哀叹道:“天下叛乱大起,四方大陆战火纷飞,神庭威严扫地,明明我们是为了维护这天下秩序,但那些人却打着各种名号与我们为敌。您贵为神子,还要为天下安稳而以身犯险,四处奔波。眼下涡流又生异变,若是世人再不能理解我神庭良苦用心,那这天下,究竟会变成何等模样。”
“威严扫地,良苦用心?”对于左瑾痛心疾首的话语,神子却是摇了摇头道:“不知是我记忆衰退记错了,还是你也变了模样,原以为聪慧无双的你,竟也说出如此迂腐固执的话语。”
左瑾顿时一愣,随后恭敬低头道:“这…还请神子明示。”
“神庭以神仆自居,待神明沉寂之后,却没能搞清楚自己的位置。”神子看着左瑾说道:“知道为何我找你来这里谈话么?”
“我…”左瑾不由沉默了下来,因为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很疑惑为何神子选择了一处人声嘈杂的茶铺来与他谈话。
虽说以两人的修为,想要将外界完全屏蔽自然不是问题,但怎么就不去寻一个清净的地方呢?
神子站起身,平淡道:“话说回来,这也是神庭必经之劫难,毕竟连你这等聪慧之人都聋了耳瞎了眼,神庭上下千百人,太多浑噩等着被洗礼了。”
说完这话,神子竟是喝了一口茶水,而后转身便走了。
左瑾呆坐于原地,肃然思索着神子的话语。
不知过了多久,他看着神子茶杯里在剩余的茶水之中漂浮的茶叶,听着外界涌来的人声鼎沸,喃喃道:“原来,是我聋了耳,瞎了眼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