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qvk優秀小說 樓乙-第兩千九百四十一章 雙雙突破展示-4xlkw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
楼乙神情前所未有的专注起来,因为其精神力异常强大,所以自身的意念能够笼罩周围四面八方的所有方向,每一个细微的动静变化,都难以逃脱其意念的掌控,这很快便令那岐山蛛母感到惊骇起来。
因为别看是在她的领域之中,这里的一切的确受其操控,但是其所要付出的精神力也是巨大的,因此她能做的其实较为有限,只不过借了这阴山蛛神域的便利罢了。
她的攻击频频被对方躲过,这令其内心开始稍稍有点急迫起来,因为这阴山蛛神域不仅消耗其大量的精神力,同样也消耗她手中的岐山蛛阴盒。
这岐山蛛阴盒中豢养着的可是岐山最为可怕也是最危险的紫背阴蛛,这种在岐山界被称为寡妇制造者的可怕蜘蛛,对所有的雄性生物有着可怕的杀伤力,反倒是对雌性的生物较为温和,但也仅限于它们在没有被激怒的情况下。
这个盒子之中总共豢养着八只紫背阴蛛的蛛母,乃是她耗费了七八万载的岁月精心培育而成,平时喂养它们都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跟财力,所以一般的情况下她是不会让它们主动出手的。
这些蛛母如今的脾气十分暴躁,因为早就到了它们繁衍子嗣的时候,不能够离开盒子出去繁衍,便使得它们的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
以至于到了现在,即便是作为主人的她,也只能跟哄孩子一样的哄着它们,若是真的令让它们暴躁起来,恐怕她这岐山蛛阴盒也封不住它们,到时候第一个被反噬的便是她自个了。
而现在她被迫动用了阴山蛛神域目的便是能够尽快的解决掉楼乙,可是现在却发生了她难以掌控的结果,她不断的催动岐山蛛阴盒,已经引起了其内蛛母们的不满,也让它们的脾气开始暴躁起来。
若不是因为楼乙是个男子的缘故,恐怕它们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受其驱策了,但即便如此它们如今的耐性也已经快要被磨没了。
“桀桀桀,小子!是你逼我的,去死吧!”
她忽然张开手掌朝向楼乙,一瞬间四周无数蛛丝向内绞动,楼乙瞬间便看到成百上千的蛛丝,如同这世间最为可怕的利刃一样,向着他的身体切割过来。
他知道单凭身法是避不过这些了,于是他想到了两样东西,几乎也在瞬间将它们取了出来,一样自然是鲁岳炼制的元岳之壁了,而另外一样则是铁山炼制的大黑锅。
他将这两样东西分置左右,将自己夹在中央,然后将它们合二为一,让自己犹如被关在了一个桃核之中的样子,随后蛛丝呼啸而来,切割在了元岳之壁跟大黑锅之上。
楼乙并不担心元岳之壁,他担心的是大黑锅是否能够抗衡得住这蛛丝的切割,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大黑锅的防御力惊人,其上弥漫着五颜六色的篆文,释放着强悍无比的铭文之力。
这些都是铁山刻意铭刻在上面的,再加上这大黑锅几乎消耗了当初四顾城中顾家以及蕴器居送来的所有材料,那可都是极为稀有的天材地宝,被铁山一股脑的全给熔炼进了这口大黑锅中。
楼乙看到大黑锅的表现之后,不免松了口气,嘴角上扬喃喃自语道,“不过,真是不错啊!”
而另外一边的岐山蛛母在看到自己的杀招竟然被一口黑锅跟一个散发着诡异光芒的锅盖给挡下之后,她的表情就显得更错愕了。
这紫背阴蛛的厉害在岐山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但凡是五品一下的法宝跟护具,只要触碰到此蛛丝,便如纸张一般的脆弱,即便是六七品的法宝,碰到它也只有被毁掉的命运。
正因如此这岐山蛛母对其极为依仗,甚至不惜耗费巨大的精神力,也要张开这阴山蛛神域,因为只要落入此域之中的敌人,便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这次她很明显的失策了,不过即便楼乙这次挡下了攻击,他也完全被这蛛丝给再度封在了其中,要知道这些蛛丝比起之前的蛛丝更为锋利也更危险,她眼中带着残忍之色,对被封在其中的楼乙说道,“小东西,我倒要看看你这次还如何逃出生天!”
被困在其中的楼乙,也明白了现如今自己的处境,他必须要冲出去才行,否则的话便是死路一条,而这无论是大黑锅还是元岳之壁,所消耗的都是他自身的仙元力。
但凡是力量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现在对方摆明了就是吃定他了,楼乙看着自己被切割开的鳞片,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是时候再进一步了……”
之前楼乙在赫连绝的府邸禁地之中,因为丹道共鸣的缘故,使得四周的天地元力产生异常,也因此险些酿成灾祸出来,他将大部分的力量灌注给了两尊丹鼎,剩余的力量原本是要给林清濯的,但是对方却将力量给了自己。
因此楼乙现在体内蕴含着一股庞大的天地元力,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说出刚才的那句话,以如今真仙境四重境的修为,在面对这老妪以及这阴山蛛神域的时候,还是太过吃力了些。
若是修为再进一步的话,那么他的五色龙鳞将会变得更为坚硬,到时候或许便能找到突破她这阴山蛛神域的契机了。
而与此同时另外一边,铁山也有了同样的想法,他知道凭借如今的修为,恐怕难以冲破这四鬼封禁的禁术,那么或许再向前迈进一步,或许能够找到契机也说不定。
如今他自身的气势已经达到了顶点,但这一步要落下,却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正所谓牵一发则动全身,他动作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往往都足以改变他接下来的命运了。
铁山抬头仰望苍穹,眼中的剑印前所未有的光耀起来,他喃喃自语道,“破天之道,不破不立!”
说罢他极为果断的迈出了这一步,而与此同时四周的黑红色镰影,也在这一刻突破了他笼罩在四周的剑魂之域,甚至有数道镰影直接冲进了他的危险区域,直逼其周身要害而来。
若是铁山现在才想要防御,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却是,那些足以令其死去的可怕镰影,先是像被禁锢了一般的悬停在了铁山的要害之外,而后从其最前端逐渐崩溃消散开来。
铁山周身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如火山爆发一般喷薄而出,一道恐怖的剑气风暴,瞬间席卷四周所有区域,刹那间所有的镰影被横扫一空,铁山在一刻突破了。
与此同时被包裹在壳中的楼乙,也在同一时间冲破修为桎梏,刹那间四周响彻龙吟之声,有可怕的声响从那壳中发出,随后这壳被打开,楼乙从壳中出现,重新出现在了岐山蛛母的视野之中。
但是这一刻的楼乙,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令四周的空间都跟着震颤起来,它们仿佛在畏惧着此时的楼乙,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强悍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