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hk精品都市言情 一劍傾國討論-30、解圈看書-lh0qi

一劍傾國
小說推薦一劍傾國
神光护着众人周全。
“呼……好险,差点把命丢在这里了!”黑暗中传出张逸枫的声音。
“你还有脸说这话!”姬玄云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大骂道,“离恨天居然有内奸,本王怀疑之前的二十多座城,就是个偶然而已!还有,你作为一个依附福地的灵体,被‘缚神圈’控制也罢了,居然连石头也能把你砸死,简直白活了上千年,你怎么不干脆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张逸枫理直气壮道:“我陷入沉睡时才二十三岁,醒来之后才过七年,年纪跟你们也差不多,魏王自己都办不到的事,怎么能拿来要求我?”
众人一听,犹若五雷轰顶,闹了半天,忽略沉睡的时间,这家伙原来是个同龄人。姬玄云一时语塞,又觉不对,狐疑道:“你才二十三就创办了离恨天?糊弄谁呢你?”
张逸枫苦笑了一声,道:“离恨天最早便是一个大家族,前朝分崩离析后,我曾祖父趁机揭竿而起,慢慢发展成了大离皇朝,那时候离恨宫才是我们的家,我也只是沾了前人的余荫。”
姬玄云再也说不出话了,毕竟她现在占着人家的家,而且不可能相让。
“又被燕兄救了一次,大恩不言谢。”连海青衫向燕离拱了拱手。方才群山压下来一瞬间,神光是从燕离身上发出来,而且将山体生生陷出一个凹坑,这才有了他们的立足之地。只是外面不知压了多少重山,他们都开始觉出闷热,有一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这究竟是什么神通?”顾清幽收回手来,细细地摩挲着指尖砂石的触感,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徘徊。
“这是自然神巫一脉的‘祈神术’。”张逸枫说着,发现众人都很疑惑,笑了笑道,“自然神巫一脉与不落城同根同源,都属于巫神后裔,这一脉在正统之争中落败,被赶出了不落城;但是一千多年前,他们还有很大的影响力,没想到千年之后,已然没落如斯。我来说说‘祈神术’吧,这是一种能与星海直接沟通的神通,施术者须经三年斋戒,且十年内不可近女色,三十年内不能有过奢华的享受,每日早中晚都需打坐两个时辰以上,要将自然现象当成天神,怀抱无上敬畏,如此方能求到‘风雷雨电山河海’,共七种自然异象,威力颇为巨大,最重要的是,此神通施术前毫无预兆,便是显圣真君也难以抵挡。”
“莫非是国师左丞?”连海青衫第一个想到可疑人选,就是那个神神叨叨的古怪老头。
“是他没错了。”姬玄云满脸鄙夷道,“父王在世的时候,曾经就想用女色拉拢他,被拒绝了三次。施术条件这样苛刻,活着简直跟死了一样,难怪会没落,本王还听说,这个左丞连个传承衣钵的弟子都找不到。”
“玄云知道得不少啊。”
这时众人头顶山壁忽然显出一面水镜,水镜里的情景清晰毕见,是个装饰奢华的书房,说话的人坐在高处威严地望下来,正是龙皇姬御
宇。“但是你这一身学识,全因身上皇族的血脉,你不思报效朝廷,反而跟这些乌合之众一起来冒犯,真当朕不会杀你?”
姬玄云一惊,很快镇定下来,道:“别自欺欺人了老东西,你在心里早把本王碎尸万段无数次了。本王所拥有一切,全是父王在世时拼命挣下来的,与你没有半点关系。期间你若不是忙着争皇位,父王早就被你给害死了,毕竟你可是连同胞的兄弟都不放过的毫无人性的人渣!”
姬御宇的脸色顿时铁青,眼睛里射出骇人的光。他在六人的脸上扫过,慢慢地笑了起来,“长州王,朕听说你还活着时,很不信,直到亲眼所见,才不得不信。朕很是欣慰,料你是受了他们蒙蔽,才为虎作伥犯上作乱,朕原谅你的过失。”
“龙皇错了。”姬纸鸢对姬御宇的橄榄枝看也不看一眼。
姬御宇还是笑着,“朕早知道燕小儿有个神通可以保你们性命,可是他能保你们多久?尔等目今唯有两条路走,第一条自然不用说,就是个死字;第二条,你五个归顺在朝廷下,朝廷自然给予相应封赏。知道为什么是五个吗?朕告诉你们,燕小儿三番两次坏朕好事,简直可恨至极,你们想要活命,就取了他的脑袋。燕小儿是死罪难逃,而你们几个哪怕将功赎罪了,也是活罪难逃。凤凰殿从此不得蓄养私军,顾清幽入宫侍奉朕三年;连海山庄将钱庄份额全数转给朝廷,朕仍可划归一境交给你们统管;魏王境不用说,洛京将作为朕的第二处寝宫,玄云你就到京中来做官吧,看在血脉旧情,可让你在龙庆护军任职;长州府必须解甲,叫尉迟真金来朕面前负荆请罪;离恨宫……”
“闭嘴吧!”姬玄云蹬一脚飞上去,凭肉身之力狠狠砸在水镜上。虽然发出了很大动静,水镜颤动了几下便恢复了原状。
“不要不识抬举!”姬御宇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姬御宇,你在三界好歹算一号人物,可是你说的话,简直如同三岁稚童。”燕离惊愕过后,淡淡说道,“如果你方才一番话不是玩笑,那么我真是高看你了,凭你这样心智,就难怪治理不好国家了。”
“侍奉你?做你的春秋大梦!”顾清幽只觉反胃作呕。
连海青衫的脸色也很难看,“姬御宇,你是不是以为人除了活下去,就没有别的可追求了?连海山庄的子弟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活!”
姬御宇怒道:“你等性命握在朕的手中,还敢如此猖狂,先给点颜色看看!——左丞!”
“喏!”水镜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嗓音。
山壁突然间开始蠕动,损坏的地方开始慢慢修补,并且所剩无几的空气,也被完全剥夺。众人由于被锁住了修为,无法利用真元来供养肉身,更棒不可能转入内呼吸,空气就至关重要。众所周知,人若没有了呼吸,是绝难活下去的。
姬玄云挥舞拳头,但是很快因为缺氧而失去力气,靠在不断弥合的山
壁上,被向众人一点一点推近。空间就只有那么一点,很快众人就避无可避。
“怎么办?”每个人都鼓足了劲,试图推住山壁,但只凭肉身的力量,根本阻止不了这个神通。缺氧与闷热让每个人都痛苦不已,意识开始昏沉,死亡的黑暗之门,向他们笼罩过来。
“只要答应朕方才提的条件,就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姬御宇适时地发出诱惑。
“少说话,别浪费空气……”姬纸鸢提醒道。
“燕公子!”冷情看到燕离似乎有些站不稳的迹象,连忙上去扶住,俏脸通红地说,“我,我还有修为在身,你若不嫌弃,我可以渡……渡给你……”
众人纷纷看向她,这才恍然,两个活下来的使女由于修为太弱,没有被装上缚神圈,所以她们还能够用真气来维持住活力。
姬纸鸢忽然走过去,奋力地推开了冷情,后者先惊后怒,“你,你做什么?”她淡淡说道,“我还没有大度到,在我的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内,任由你跟他的亲密行为。”
“纸鸢姐姐……”姬玄云扶着山壁,怔怔地看着姬纸鸢。
冷情愤怒道:“姬纸鸢,我知道你,你以为你曾经舍命救过燕公子,就可以将他完全占有吗?我告诉你,他不是你的所有物!况且你会不会太自私了,我是为了救燕公子!”
“你又知道我们的什么?”姬纸鸢凝视着燕离。
冷情也在看燕离,当她发现燕离的脸上非但没有责怪的神色,反而透着温柔的光,她的心就像撕开一样痛,有一种被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我最近学了点符箓之术,可以试解。”姬纸鸢深吸了一口气,把空气留在肺部,双手飞速地在燕离脖子上的缚神圈上连点,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之中,缚神圈被分解成了许多个符箓,深奥的符文让人眼花缭乱地旋绕着。
“我只能打开它的本源……”她摇了摇头,“要解析它的构成然后破解……需要至少两个时辰……”
“能不能破坏薄弱点,使它的结构错乱,自我毁灭?”燕离道。
“有,但是需要精准的快剑,你能把握好力度吗?”姬纸鸢道。
燕离道:“可以试试,谁先来?”
“我来!”姬玄云勇敢地走上去。“猪头,你可要小心着点,要是伤到本王,可不轻易饶你!”
“那你还敢骂我,不说点好话哄我?”燕离嘴角轻扬,伸手摸到一滴水滴。
“哼,本王就不说,你伤我试试,我让纸鸢姐姐打你!”
姬纸鸢如法炮制,解开了姬玄云脖子上缚神圈的本源。
燕离运足目力时,水镜里传出一声冷笑,他下意识抬头,已只剩不到两丈的顶壁,骤然凝成一个拳头,迅猛砸下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