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s3pa6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拉馬克遊戲 起點-1039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十四節)相伴-dfrv9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死人脸对于瓦西里基本是没有任何怀疑的,反倒是五大顶级团队皆灭,唯有那个实力与自己半斤八两的女人可以两次从敌人手中安然逃脱让他多有疑虑;但瓦西里这问话的内容却让他本能警惕起来,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瓦西里似是看出了死人脸的心思,爽朗一笑道:“你小子要是信不过我,不说也无妨。老子随口一问,只是想根绝统帅的策略窥探下你我困在这里可还有一丝生机。
不瞒你说,和那音乐家交手的过程中我们掌握了诸多重要的情报。如果有机会能够在开战前将情报传递出去,或许可以给神国增添几分胜算……”
说着,他长叹一声:“原先经过第一阶段狩猎强者的顺风顺水,老子就像大多数同胞一样,对这个原始的敌人充满了鄙夷……直到我见到了她。”
能被统帅专门派来处理情报工作,死人脸自然不是可以轻易糊弄的。但偏偏瓦西里丝毫没有强迫他的意思,说出的道理又让人十足动心无法回避……纠结了两三秒,死人脸苦笑一声道:
“大人若是真想知道这些消息,就让我得个感冒吧。大局为重,抱歉小的不得不出此下策,如果你真……阿嚏!”
像感冒病毒这种常见之物,自然是瓦西里从一介冥渡新人到如今灾疫之主的漫长进化道路上早已经研究透彻的手段,无论是发病时间还是严重程度简直是信手拈来。
不要看这个酒糟鼻壮汉平时表现的粗鲁,其实内在里精明得很。死人脸话刚出口还没讲完,他便以最快的速度轻微程度满足了对方的试探。
若是没有这种思维能力,此人又怎么可能胜过最有经验的奥德尔和最强的雷被指派为联合讨伐团的总指挥官?
以统帅的严谨,这种程度的情报自然也在派遣出的情报小队必须掌握的资料之中。即便死人脸等人之前仅仅是听说过瓦西里等顶尖强者,在来到龙隐界之前也已经对这些“阵亡”的强者们有了必要的了解。
可以说如果对方不能瞬间做到现在这种程度,那恐怕死人脸就可以确定眼前的瓦西里绝对有问题了。
“我们的目的是确认龙隐界真正的底牌;以及如果可能的话,探查音乐家的战略方针,”心中有了底,死人脸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张口道来直入主题:
“传说中【欧里庇得斯之泪】的事情想必大人也知晓的,这一点被我们的观测得到了证实。说是观测有点夸大其词了,毕竟是不论昼夜,站在地面上仰头随时可以看见的天体级存在啊……”
死人脸说着苦笑起来:“这些原始人还真有几把刷子,我之前从未想到过他们真的能搞出这种对我们神国而言致命的终极威胁。统帅大人说得对,拉马克游戏没有必死之局,也不可能会有白送的点数。
既然我们两个世界被卷入致命的【清算】流程,那么在一切表象之下,这必然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争。一场一子落错,满盘皆输的棋局;双方棋手退无可退,赌上性命的终极博弈。”
“这种事情只靠【量子观测者】传回的情报就已经足够确认了吧?有必要冒着暴露【清算】流程的风险把你们派来这里?”瓦西里语气粗犷中透着轻蔑,将一大口烟雾喷吐在死人脸的脸上,让他顿时感觉之前的头晕脑热消失殆尽。
“当然没有必要。但问题是,统帅她不信啊,”死人脸哭丧着脸道:
“她的意思是,就算本质上势均力敌,但终究明面上无论是凡人的硬件军备还是超人的数量等阶我们都呈碾压之势。难道只靠音乐家一个人的智略就能均衡这种程度的差距?
如果真是如此,那既然统帅大人都能看到这样巨大的差距,游戏世界交锋好几个月了,音乐家又怎么可能看不出?
能够在被算计的情况下还将你们几大团队击溃,如今困在这秘境中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把一切希望寄托于一件如此庞大,只要我们随意派出几支星际舰队分批次多角度进攻就必定失手的终极兵器上?
以上差不多就是统帅大人的意思了。所以我们被派来,寻找音乐家‘真正’的战略意图和底牌所在。可惜的是,我们仅仅调查到新燕都废墟藏有答案这样边缘的情报,就已经陷在这里了。
事到如今,唯一可以指望的就只有音乐家不要那么早堪破我们的真正身份,让同来的其余团队还可以有时间探查出蛛丝马迹……”
“很遗憾,我刚才提醒过的。自从你陷入此地,你脑子里所知晓的一切都已经毫无保留了。这跟你是否守密,甚至于和我讲的是真是假都没有关系,这恐怕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瓦西里突然点醒了死人脸,让他死气沉沉的脸孔上更多了几分灰白。他随即惨然一笑:“至少我并不知道同来的那至少二十多支团队具体还有哪些……不全知道。”
瓦西里大手一挥:“这种事老子不感兴趣,让音乐家和统帅那种花花肠子去互相算计吧。老子现在想知道的是,我们如今的战略如何?”
死人脸点点头,面露思索之色:“至于统帅的战略……出事之后反而更保守了一些。据我们所知只有四个字——‘引而不发’。
您知道的,统帅她被称为【恒偿愿者】恐怕除了能力也有谨慎的原因。至于如今的大局之下该不该这么谨慎,就不是我这个层次该考虑的事情了。”
瓦西里把雪茄叼在嘴里咀嚼着,牙缝里甚至可以看到烧红的烟丝:“你的意思是按兵不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即便十分清楚音乐家的实力,我也从未想过明面上占尽优势的我们居然会选择这种消极到自暴自弃的战略啊……”
手握资料的死人脸自然清楚瓦西里是那种胆大妄为的领军者,本质上眼前这给人威压迫得难以喘息的强者和自己手下那憨憨的大牛没什么区别。如果说有,只不过这位在莽过去之前心中对后续的后果门清而已。于是他只笑笑道:
“不,是大胆求索,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