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42s好看的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一百零八章 微芒暗海沉推薦-p4uwm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阴云笼罩的海面之上,一道遁光自东急骤飞来。
随着光芒散开,陈嵩自里现身出来,他皱眉看着下方,海面之上飘散着零落的飞舟残片,只是看这些碎片的痕迹,倒是像从内部被破坏的。
在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忽然有所发现,身上光芒一闪,一道元神照影落入下去,过了一会儿,海面破开,一名修道人自下被带了出来。
此人方才虽一直沉浸在海面之下,可修道人只要拥有一定功行,那么纯靠内息就可长久维持下去,所以海水反而成了保护。
他看得出来这人是一名真修,身上倒无什么伤痕,只是……
就在他察看之际,此人忽然抬起头,两眼冒着着红光,随后一指点向了他,同时一道光芒亦是朝他射来。
陈嵩不慌不忙,身外心光一展,轻易将这一道光芒挡下,同时近在咫尺的元神照影朝其人后脑伸手轻轻一按,那真修身躯一晃,就又一次晕厥了过去。
陈嵩不难看出,这人是被人蛊惑了心神,自知控制不住,所以方才其实是用了自我封闭的手段压制了自己。他不知如何解化此道,也没有妄动,而是立刻唤出大道之章,联络上项淳,道:“师兄,我已是到了天工部飞舟舟队的失陷之地,发现了一些东西。”
项淳道:“情形如何了?”
陈嵩道:“师兄说载承郭大匠的飞舟有五艘,可我只找到一艘飞舟的残骸,还寻到了有一名掉落在此的同道,只是他心神受了影响,暂时无法问出什么情况来。”
他目光再是一扫,“我并未见得任何尸首或是残余肢体,若郭大匠等人不是被劫掠走了,就当是在遭受袭击后逃遁去了别处,我当试着去寻。”
项淳沉声道:“那师弟你先寻起来,玄首已然出手,这些人是逃不掉的。”
而此刻数千里之外,一处被浓郁迷雾笼罩的无名海岛之上,一驾破了几个窟窿的飞舟正坠在茂密的树丛之中。
海滩之上,郭樱和同行的六名大匠正互相搀扶着靠在一起,稍远一点,还有三十多名师匠,所有人此刻看去都是颇为狼狈。
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有天工部配发下的神袍护持,可他们从来没与人斗战过,且也没能力激发出神袍上的灵性力量,最多也只能靠着神袍的坚韧保护自身不受磕碰擦伤罢了。
他们的周围现在围护有二十余名护卫,这些人俱是神情警惕地看向海面,谨防方才袭击他们的敌人再度出现。
一名看去年纪颇大的大匠抬起头,对着那护卫首领道:“申护卫?这些人不会再追上来了吧?”
申护卫转过身来,道:“林大匠,申某那些同袍们已是把他们引开了,就算转回来,茫茫大洋之上,也不见得再能找到这里。”
众人得了这句安慰,略微放松了一些。
有人张望了一下,问道:“这里是哪里?”
申护卫道:“海图之上没有这座海岛。”
从玉京到东庭,相隔无边汪洋,纵然以往在沿途设立了不少都护府,可是浊潮过后,许多地界早已是变得面目全非了,现在浊潮还未完全退下,一些地方不为人知也很寻常。
众人之中,有一名林姓大匠开口道:“申护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申护卫见他问话,神态恭敬了一些,道:“贺道友在受伤之前已是把消息传出去了。东庭玄府得知消息后,想来很快会来找寻诸位的。”
林大匠点头道:“但愿东庭玄府能早点找到这里。”
这时有人出声道:“诸位可有想过,到底是谁,为了什么袭击我们呢?
又有人道:“这谁知晓?”
“恐怕是为了破坏扩府之事吧?
“听说那一位张玄首就是不太喜欢造物,你们说会不会是他……”
郭樱这时忽然出声道:“这是不可能的。”
一位大匠奇道:“郭大匠为何如此肯定?”
郭樱表情认真道:“张玄首我见过,他是一个君子,君子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众人相互看了看,都是摇头,这位郭大匠技艺是没话说的,可就是为人太天真了啊。
林大匠咳了一声,无奈道:“诸位就不要乱猜了,平日也少听下面那些胡言乱语,玄尊若要对付我们,我们哪里还能好好坐在那里?”
他很清楚,自己这些同僚虽一个个挂着天工部的官衔,可主要靠的是自身高超的技艺,对于治务一窍不通,有的人连平常人事也处理不好,比郭大匠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遇上事都是靠自己过人的想象力去瞎猜疑,还自以为是真相。再说下去,那指不定要扯到玄廷头上去了。
他威望很高,这一开口,众人也就收住了这个话题。
这时有人望了望岛上的丛林,还有那隐藏在雾中的高山,忽然提议道:“我看这个岛一点都不小,是否躲到林子里去?若是那些人找过来,也好隐蔽啊。”
此话顿时引来几个人的附和。
申护卫道:“这个海岛看去极大,但里面是什么情形我们还不知道,若只是毒虫猛兽倒还好对付,若最怕的是遇上土著,我已是让人过去探查了。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林大匠道:“诸位,造物技艺我们是不弱于人,可这等事,我们却该听申护卫的,不然只是添乱。”
在场大匠和师匠也都是讲道理的,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不去乱出主意了。
在休息了差不多有两刻后,有两名披甲护卫自树林里走了出来,对着申护卫一抱拳,道:“队长,里面不好说,有个地方很奇怪,最好再叫几个兄弟和我一同……”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你们看!”
申护卫转头看去,顿时神情一紧,不知什么时候,几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了远处,他们静静立在远处的海面之上。当中一个人戴着金色的面具。
而这些人身后还站着数十个两人来高,同样戴着面具,浑身冒着灵性光芒的土著巨人,他们正一步步朝海滩上走来。
申护卫眼神一凝,道:“来不及了。”
他眉心一闪,整个人霎时化变为一个金属巨人,他关照两名手下道:“你们两个把诸位大匠们带到树林里去,剩下人跟我来!”
那两个护卫立刻掩护着那一众惊慌无比的大匠和师匠往树林里面撤去,而余下二十余护卫则俱是披上了玄甲,同样化变成了一个个金属巨人,一半结阵面向来敌。一半散在阵型周外。
而在此时,一个戴着面具,看去尤为高大的土著巨人已是第一个冲上了海滩,在浑身灵性力量的散发之下,松软的沙地一点没能降低他的速度,庞大的身躯甚至连脚印都不曾留下,直接带着惊人声势和速度向着众人冲来。
申护卫站在阵势前方,他没有丝毫退缩,也是身上闪烁起一阵光芒,迎面而上,只是眨眼之间,两人便撞在了一处,随着灵性光芒的爆开,那土著巨人带着怒吼声踉跄后退,显然不敌申护卫。
见到这一幕,后面那些护卫也是士气大振。
申护卫正打算趁胜追击,先将这个极有威胁的土著巨人先打杀了,然而这个时候,站在中间的那个戴着金色面具的黑衣人忽然微微抬头,朝着他里望了一眼。
申护卫不由身躯一僵,整个人似被定止在了那里。
那个土著巨人此刻晃了晃脑袋,也是恢复了过来,见到他无法动弹,发出一声难听的笑声,重又迈步冲了上来。
申护卫眼睁睁地看着其人过来,却又无力动弹,而后面那些护卫现在同样也是被定在了原处,没有一个人能上来相援。
而在此时,天穹之中忽然有一道璀璨光芒照显,原本阴沉的天穹像是被斩开了一道裂口,整个海岛一时都被照亮。所有人忍不住闭上眼睛,可便是如此,他们仍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这光芒照得内外通透。
好一会儿之后,那光芒才是消散,等到众人睁开眼睛之时,见那些黑衣人和土著巨人俱是静静站在原地不动。
而那个几是冲到申护卫面前的土著巨人也是保持着原来冲奔的姿势不变,一阵海风吹来,其噗的一声倒在了沙滩之上,而头颅则是缓缓滚了出去。
而这似乎引动了什么,所有黑衣人的头颅也是一颗颗从颈脖之上掉落下来,而后一个个倒在了海滩之上。
众护卫望着这一幕,心头满是震撼,一时未曾察觉到自己身躯已是能够活动了。
此刻海面之上又有动静,只见一道遁光远远飞驰过来,众人顿时又是戒备起来。
那光芒到了近前,从天落下,待化开之后,便见一个身着两鬓略显霜白的中年道人出现在了那里。
他看了眼满沙滩的断头尸身,又看向众人,抬手一礼,道:“可是天工部的诸位么?在下东庭玄府陈嵩,奉玄首命前来施援。”
有护卫问道:“方才可是陈玄修伸手相援么?”
陈嵩摇头道:“陈某可没有这等本事,”他看向脚下,“方才那应当是玄首所施手段。”
而就在他目光扫过那些尸首的时候,忽然眉头一皱,随后走前两步,来到一具尸身之前伸手一拿,却是抓了起来满手的陶土碎片。
他眼神微凝,此人,居然只是一个陶人。
……
……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