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451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風起雙神 起點-387我留下-ni15h

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王有才也很为难,朱莉奥是他重要的盟友,但是这个时候,“该尽的力都尽了,或许这就是命数,以前看先祖探索深渊的记录,放弃深陷黑暗的伙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们抓紧赶上去吧,不然尤姆就要走远了,这样的话我们三个都会有危险。”
刘月夕不同意这种说法,直觉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做,但是看看王有才,再看看一直不说话的崔斯利安,看来都是一个态度,有些事也没有必要说的太明确。便找了个理由说:“这样吧,我还能看的见尤姆,而且我的状态也比二位要来的好,探索深渊的经验也更丰富一些。我留下来再等等,看看能不能唤醒朱莉奥,若是事不可为我马上跟上来,再不济我也去过几次深渊回廊,在深渊里该怎么寻觅方向要比你们懂一些。”
王有才和崔斯利安都没有想到刘月夕居然如此执着于救助这个先前还敌对的美第奇家主,但是时间紧迫,也顾不上多想,他们两个便先走了。很快,一片漆黑中只剩下刘月夕和已经有些痴狂的朱莉奥,没有伙伴,只剩下一丁点青莲火发出的光,刘月夕看看朱莉奥已经陷入自我封闭的状态,干脆将手里的青莲火也熄了,不过他并不害怕,甚至一丁点都不恐惧,其实不使用火才是行走深渊的常态,火在深渊里对探路没有太多帮助,却能吸引来周遭的怪我。根据他的经验,在深渊中不点火才是相对安全的。斑鸠没有言明这一点,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这里的情况确有不同。不过他的眼光确实非常准,论实力刘月夕确实不够看,但是作为一个时空旅行者,一个漫步深渊的探索者,他比所有人都强。
‘有色眼镜’给这片漆黑赋予了完全不同的色调,很难言语,就像一副彩色铅笔稿画的恐怖抽象画,棱齿分明,怪诞隐晦,但是这里头绝不仅仅只有恐惧和虚无,还有许多别的东西,危险而让人神往,刘月夕不敢将有色眼镜所具有的功能完全打开,因为那样的话就太过招摇,会引起太多的注意,在这里有一条铁则是必须要遵循的,那就是当你窥视深渊时,深渊也在注意你。
“嘿嘿,朱莉奥先生,快醒醒,你看到的只是你潜意识里的欲望罢了,”刘月夕也尝试着唤醒朱莉奥,但是没有什么用,对方依旧坐在原地,他身体周围的暗能场非常的混乱,一根根犹如发丝的暗能量束,色彩斑斓,这倒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深渊中非怪物的暗能场,为了方便,刘月夕干脆也坐下来近距离观察,在月亮神域,人人都畏惧脓性爆发狂化,可是又没有谁真的搞的清根源何在,所以能够导致这二种病症的所有事物都成了邪恶黑暗的代名词,就如深渊交化池,但是依据刘月夕的过往所见所闻,深渊之中也孕育了大量的生物,他们只是和人类不同,若说真的有什么邪恶的话,这只是一个相对概念。
那李煜和自己几次深入深渊回廊捕杀猎物做菜又算什么,而且不光圣壁,现在可以肯定罪业之都下面也是一座深渊交化池,加上刘月夕所知道的隆道尔,所知道的强大国家全都建在深渊交化池之上,这不会都是巧合。
忽然,一个红点在朱莉奥背后一闪而过,然后又是一个,这红点和先前孽孥背后的红光有些相似,但是又不太一样,斑鸠说那才是怪物的本体,要救朱莉奥,可能这些红点才是关键,但是它们到底是什么呢。刘月夕干脆大胆的将它捏在手中,可惜没有办法握住这红光,眼见着红光不断闪烁,聚拢,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刘月夕有些心急,或许它们并不是实体物质,他想到了以前法斯特导师的话,暗能出自虚空中,来源不可考,人类能够利用暗能是因为显化基因的缘故,何不尝试使用显化基因的能力来试一试,他闭上眼睛,进入自己的基因藤树空间,自从上次龙先生苏醒过以后,这里又能进来了,只是诸圣不知道去了哪里,刘月夕看看自己的花环,咬咬牙,伸出手,花环上的花全都收缩凋谢,不过刘月夕的手上却多了二大股命运线束,再度睁开眼睛,有戏,在‘有色眼镜’之下,以往在基因藤树空间才能看到的线居然出现在他手上,果然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业火将他们引入的空间和藤树空间是有联系的,他开始大胆的使用手里的丝线,慢慢的一点点的的将他们织成一张蜘蛛网,红色的光点大量穿梭于蜘蛛网之间,该怎么黏住它们呢,刘月夕想到了使用雷电之术来产生静电用以吸附,但是手一伸,他笑了,自己将藤树空间里所有的命运线束全都抽出,现在的他就是个普通人,是没有办法调用外在的暗能的。该怎么办才好呢,现在回藤树空间将命运线束重新复原再抽离可使用的部分恐怕是来不及的,朱莉奥的状态在恶化,这些红点如果汇聚到孽孥那样的程度,那朱莉奥很可能会变成怪物的,周围的环境也变得蠢蠢欲动起来,必须赶在那些怪物找到自己之前搞清楚红点到底是什么。
不能使用静电,那,有了。奇迹不知道还能使用否,刘月夕尝试了一下,嘿嘿,还真行,女神的奇迹依旧灵验,那些红光非常厌恶阳光公主奇迹的力量,好!排斥力的问题解决了,剩下就是该用什么来吸引红点,思来想去,也只有那一样,虽然有些危险,不过总要试一试,他伸出左手,燃起一缕微弱的火焰。
还是没用,红点虽然受到咒火的吸引,但是范围太小了,达不到聚拢的作用,就算真能做到,所需时间也太长了,黑暗深处传来有规则的律动,这说明那些怪物已经发现他了,刘月夕一着急,手上的咒火碰到了命运线束,疼的他差点叫出来,不过有好几个红点也随之汇聚到蛛网的中心,活见鬼,居然成了,还是个这么虐的方法,仔细看一下命运线束,似乎并没有被烧断,刘月夕忍着痛又试了一下,有效,这回儿真的有效,红点被高效的收集起来,很快就在蛛网中间聚成了一颗猩红的珠子,成了,刘月夕用一小段命运线束将它拖起来,将其他线束重新回收归还自己的基因藤树,只留下手掌上这一小段。
他用有色眼镜仔细端详这颗珠子,好奇妙啊,这玩样不是暗能,却如同暗能一样会被咒火凝聚,不过它并不可烧,既然不是能量,也不像是灵魂之类的东西,但是又只能用命运线束才能托起,这到底是什么呢。手贱的他想用手指尝试着触碰这珠子,本以为这珠子如同红点是无法触摸的,但是他错了,珠子被他的手指一碰就碎开了,里头的物质迅速渗进刘月夕的手指,惊的他赶紧捏住自己的手腕,想要阻止红色物质的侵入,但是为时已晚,红色物质就如一条滑手的小鱼,在刘月夕四肢百骸中滑动游走,直到侵入刘月夕的大脑,如电流般的激刺,刘月夕也痛的昏死过去,就倒在朱莉奥身旁,一切都安静下来,陷入无尽的黑暗。
片刻的静懿被打破,就在刘月夕昏倒的不远处,一头空明鱼游了过来,这是一种深渊生物,非常凶猛,喜食血食,能够用电信号来定位猎物,本来这鱼是发现不了刘月夕的,但是好死不死,失去意识的刘月夕同时也降低了对青莲火的控制力,它自己点燃了,而且极品咒火近乎本能的自我防御机制让它燃烧的尤为旺盛,还主动尝试攻击空明鱼,这可坏菜了,饥肠辘辘的空明鱼正愁没处打牙祭,却被这团小火苗给欺负了,我鱼大爷不要面子的啊。
不过青莲火可不好对付,刘月夕已然昏过去,青莲咒火无法得到他本源暗能的供给,力量极度微弱,不过刘月夕昏过去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青莲火终于可以正确的使用自己的特质能力‘溯源’,傻憨憨的刘月夕根本不会使用青莲火,除了拿来照明当各种各样的‘钥匙’,就是拍胸口激发潜能,要知道在亚楠手中积累下赫赫声名的青莲火可是让顶尖高手都头疼的存在,那条空明鱼火了,无论怎么攻击都咬不到地上躺着的二个人,总差了这么一丢丢,那团青色小火苗一闪闪的,让鱼厌恶。
很快,由于空明鱼攻击扰动的暗能波动引来了其他的怪物,它们将刘月夕围在中间,形势非常糟糕,就算刘月夕这会儿醒着,面对如此数量的怪物,恐怕也没很难逃出生天,怪物数量太多了,饶是青莲火品级再高也熬不住这样高频率的攻击,熄灭了。
怪物们一拥而上,誓要将这难得的血食撕咬殆尽,很快刘月夕和朱莉奥的身躯就被它们咬的不剩什么,那头最初发现刘月夕的空明鱼急速游移,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残羹,作为最初的发现者,本想要吃独食的它很不满意,大概就咬到一口,还没吃出个味道,腹中依旧空空的,甚至更饥饿了,边上有一条石鳗游过去,那肥硕多肉的身躯真想咬上一口,空明鱼和它同属于食物链的一层,谁都奈何不得谁,但是那一口的遗憾转换成无尽的欲望,它的眼睛都发红了,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张开下颚朝着最肥美的部分咬上去,石鳗本应极富韧性的身躯居然被它一口咬成二段,石鳗鱼死了,还挂着脊骨的那一截头部飘过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