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r2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高齡巨星笔趣-第626章:蘭花指捻,紅塵似水。(第二更,求月票!)看書-5m5n5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在一群肥宅互相伤害之时,台上的剧情已经进入到了后半段。
看着残破的小庙,以及神台上没了脑袋的龙王像,老人的目光迷离了起来;
“还记得我小的时候,这里是多气派啊!每当庙会,十里八村的人都聚集到这庙前。那个时候走在庙会前的小街上,全是喜洋洋的人。还有卖蜜饯的,有吹糖人儿的,有舞龙灯的,有踩高跷的。现如今……
唉。便只剩下了一个离乡几十栽的孤魂,还有……”
老人看向了身旁的傀儡姬。
“还有这不会言不会语,冰冰冷冷,却勾得人蹉跎了一生的死物了啊!”
随着老人一声满是悔意的长叹,庙中那一簇本来就幽魂般飘荡着的篝火,终于燃尽了。
火焰熄灭,狂风裹挟着雪片钻进破庙中的寒意,就再也抵挡不住。
感受着刺骨的寒凉侵蚀着自己那老迈的身躯,看着破庙之外再没有能勾起一丝丝回忆的黑暗天地,老翁的两行浊泪,流了下来。
他看向了身旁眼角垂泪,温婉微笑的傀儡姬,眼中升起了恼怒和悔恨。
“一生蹉跎,皆傀儡误之!孤老至此,仍要受这寒凉之苦。无用,不如焚之取暖!”
“老丈!”
眼看着老翁拿起那带着火苗的枯枝,一把扔向了脚下红毯上的傀儡姬,路人惊得跳了起来。
他想去阻拦,但却最终慢了一步。
那傀儡姬的盛装遇火便燃,只几息的功夫,便泛起了红彤彤的火光!
“不要!卧槽!”
“老哥别激动,那是你老婆啊!”
“你妈的,自己活的失败,为什么要迁怒于手办啊?!”
“气哭了我艹,你不要了我可以接盘,别烧啊!”
随着那大火自台上升腾而起,台下的肥宅们,炸了!
可也就是这时,忽然之间台上老翁的怒骂,年轻路人扑火的动作一下子停下——舞台上的时间,仿佛凝滞住了。
展台上响起了一阵婉转的音乐前奏。
在所有人的惊奇之中,台上那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姿势的的傀儡姬,轻轻的动了。
她一分为二;一个还保持着垂肩低头,宛若无骨的姿势。另一个则是带着晶莹的泪光,缓缓的走到了老翁的面前。
看着那身着褴褛,双手还保持着投掷火把姿势的老翁,她轻轻的抬起了手。
“嘲笑谁恃美扬威,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
委婉的独白唱诵之中,那一双白皙到剔透的手掌,轻轻的抚摸在了老翁苍老的脸上。
看着傀儡姬的灵脱体而出,肥宅们的目光中渐渐攒起了泪花。
“没了你才算原罪,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宛若对情人诉说衷肠般,傀儡姬温柔的看着老翁那张悲凉扭曲的脸庞,轻轻的将插着花簪流苏的头,靠在了老翁的肩膀。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我却只由你支配,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随着背景音乐间奏走到尽头,那二层舞台上已经被大火吞噬的傀儡,随着蒸腾的火光,也机械的抬起了头!
伴随着她水袖轻轻飞舞,一阵婉转而深情的戏腔,便在哔站的展台上如穿云箭般的传了出来;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万事如歌催。
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卧槽!”
随着那戏腔一起,台下早已被剧情牵动的宅男宅女们,瞬间泪眼滂沱。
“美炸了啊尼玛!”
“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把这么美的老婆给烧了哇!”
“看着沙雕毁老婆,我不应该是该放声大笑吗?为毛我特么哭了啊!”
“他妈的,我还以为信爷直面观众能够收敛一些,我低估了他的膨胀!信爷,下台了你别走,看我赐你一泡珍藏了二十四年的童子尿!”
台上。
那傀儡姬的灵魅依然靠在老翁的肩膀,不同于刚才的木讷,她此时便就像一个即将和挚爱分离的恋人般,脸上满是眷恋不舍。
被火光照映得无比晶莹的泪光,已经打湿了老翁的肩头。
“你一牵我舞如飞,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举手投足不违背。
将谦卑,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你倦我也不敢累,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下层舞台,傀儡的本体也已经舞动如飞!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随着最后一句戏腔唱尽,台上的时间恢复了流动。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妩媚温婉,满脸泪水无声的诉说着不舍的灵魅,老翁和过路人怔住了。
在老翁的惊诧中,灵魅凄婉一笑,盈盈拜下。
随即,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脚下重新变得木讷的傀儡姬,也终于被火光完全吞噬。
大火着了很久很久。
直到台上亮起了鱼肚白,那团红色的火焰才将将熄灭。
望着空荡荡的破庙中随风散尽的灰烬,老翁缓缓的蹲了下去。
他捂住了苍老的脸庞。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从他的指缝中响彻在了寂静的展馆之中。
“暖矣。”
最后一簇灰烬随着风划过了他的肩头,就像是告别时那轻轻拂过的手。
“孤矣!”
凄厉的嚎哭,响彻在了1号展馆,荡起了阵阵的回声。
展馆中所有人,包括游客和其他展馆被人群吸引过来看热闹的工作人员,都觉得那一声嚎哭如同一柄尖刀般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心痛宛如刀割!
一片沉静之中,舞台上的天地终于大亮。
咯吱,咯吱,咯吱。
真正孑然一身了的老翁,在茫茫的天地间孤魂一样走远了。
破庙里,看着他渐渐化作天地间一点的年轻路人,默默的掏出了毛笔和手札。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
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
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
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没于篝焰。火至天明方熄。”
随着大屏幕上逐渐滚动的一行行行书走尽,年轻人收起了札笔,提起了包袱,向着茫茫的天地间走了出去。
随着他步伐远去,舞台上所有的灯光,渐渐暗去。
《牵丝戏》,终。
啪。
啪啪。
哄!
随着屏幕上缓缓浮现出的泼墨大字,现场,炸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