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x39好看的都市言情 萬古神帝 線上看-第2855章 封印的記憶-c7u5h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须弥圣僧讲述的,与池瑶所说的,倒也没有什么不同,就是告诉他们修炼这种功法的残酷。
十六岁的张若尘,陷入沉默。
旁边的池瑶,更是脸色一下子白了许多,忍不住向张若尘看去,似乎是等着他拿主意。
那个时候的他们,终究还是太年轻,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心性和意志怎么可能和现在相比?突然,要他们背负如此沉重的未来,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少年之心终究是热血冲动的!
张若尘道:“若这天下真有大的变故,无法避免,无法逃避,那么除了迎难而上,根本没有别的退路。我愿意修炼虚卷!将来传功给瑶瑶,哪怕到时候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义无反顾。尾生抱柱,至死方休!”
池瑶显然是被张若尘这番话感动和震惊,脸变得更加苍白,轻轻扯着他的衣袖,摇头唤道:“尘哥……”
“好!这才是我儿。”
明帝走了出来,目光锐利而威严,道:“大厦将倾,若是每个人,都躲在里面不敢出来,那便是在等死。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撑起天下,付出热血,敢于牺牲。”
“我们是昆仑界少有的知情者之一,更是皇族上位者,就有责任坚守这片天地。”
“天下兴亡,上位者不站出来,不去做拯救世间的大事,还配做上位者吗?难道要那些甚至都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的黎明百姓,要他们去牺牲?就算要战,就算要死,也该是我们先踏出第一步。”
青帝长叹,道:“这也太残忍了,只恨我现在已经是大圣境界,没办法修炼大尊留下来的功法。圣僧,敌人到底有多强,难道连你老人家也对付不了?”
须弥圣僧摇头,道:“其实贫僧也不知敌人到底有多强,培养他们二人,也只是尽最后的力量,争一线未来。也只能争一线未来!”
张若尘和池瑶陷入争执,两人少年心性,多少有些无知无畏,都在争自己修炼虚卷。
明帝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与青帝传音交流起来。
他道:“他们二人这般争执下去,便是有了结果,一修虚卷,一修实卷,几百年后,或者几千年后,修为达到神境之下的巅绝,感情必然更加深厚。到时候,他们真能做到,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人死去?为了成全自己死去?”
“是啊!死去的那个固然是解脱了,但是活着的那个……今后还怎么修炼?心中悲苦,与愧疚和哀痛相伴,根本不可能修炼到大尊的层次,更不可能超越大尊。”青帝说着说着,眼泪夺眶而出。
眼前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是他的女儿,亲生女儿,无论她将来变成死去的那一个,还是痛苦的活着的那一个,做为父亲,青帝都难受得要命。
偏偏没有别的办法。
正如明帝所说,生在帝王家,不能只贪图享乐,还要心存天下。
明帝看向须弥圣僧,不知是第多少次问出同一个问题,道:“圣僧,我真的不能代替若尘吗?”
“你的武道修行和心境已经定型,就算重修,成就也不会太高。当然,你若真想一试,也是可以的!但你能找到修炼《明王经》的另一人吗?”
须弥圣僧指向张若尘和池瑶,又道:“如此重坦,的确不该压在他们两个小孩身上。他们或许太年轻,不知道自己做出的决定,意味着什么。但是,你们二人,不是也已经帮他们做出决定了吗?”
“贫僧只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将自己知道的危机,与有机会改变未来的方法告诉你们。如何做决定,还是得你们自己。”
明帝和青帝终究是一代帝皇,既然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也就不再儿女情长。
这些时日,你们已经思考得足够清楚。
“长痛不如短痛。”
“这对他们也是一个考验,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还不如舍弃修炼《明王经》,让他们自由修炼,不至于背负那么沉重的责任,一辈子都活不开心。”
明帝和青帝相互传音了许久,彻底商量清楚,敲定策略,与对未来的规划。
明帝道:“你们二人,谁想修炼虚卷,必须先做一件事。”
“什么事?别说一件,十件我也能做到。”张若尘道。
池瑶与张若尘争,道:“我也能做到。”
明帝使用圣气,凝聚出两柄短剑,扔给他们二人,道:“一剑刺入对方心脏,杀死对方。”
“哐当。”
短剑落地,
张若尘和池瑶,皆是怔住。
张若尘道:“父皇何必开这种玩笑?这不好笑!”
明帝眼神严肃,一言不发。
青帝道:“这不是跟你们开玩笑,我们很认真。”
张若尘和池瑶对视一眼,缓缓的,两人将地上的短剑,捡了起来。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父皇你怕是老糊涂了,若是我们其中一人被杀死,还怎么修炼《明王经》?”
池瑶将短剑扔出去,赌气的走向殿外。
“嘭!”
大殿殿门关上。
两扇金灿灿的大门撞击,形成的冲击力,震得池瑶倒飞回去。
青帝严厉的声音响起:“本帝再重申一遍,这不是开玩笑。你们今天,要么做决定,要么被逐出皇族。至于修炼《明王经》,你们二人是最佳的选择,但,不是唯一的选择。”
池瑶从来没有见过青帝如此威严的样子,被吓得嘴唇都有些哆嗦,像是一只慑慑发抖的鹌鹑,更不可能有任何女皇的强势样子。
张若尘扯开领口,露出胸膛,道:“瑶瑶,你来!放心吧,只是被刺穿心脏而已,以父皇和青帝的修为,我不会有生命危险。”
池瑶双手抓起短剑,一步步靠近过去,双臂一直在颤抖,双眼中尽是崩溃的神色。
明帝严肃至极,不再像先前眼神中始终带有一丝优柔寡断,冷声道:“张若尘,你得想清楚,这一剑若是瑶儿刺下。那么修炼虚卷的,便是她。”
听到这话,张若尘向前一个箭步,手指在剑锋上轻弹。
本是握在池瑶手中的短剑,瞬间被他夺了过去。
“瑶瑶,对不起了,这一剑得我来!”
张若尘眼神绝毅,一剑如电,刺了过去。
但,剑锋却停在池瑶心口,没能再进一分。
张若尘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定,本以为在知晓池瑶绝对不会死的情况下,肯定可以一剑刺下去,争夺到修炼虚卷的机会。
但是。
“啊……”
张若尘大吼一声,将剑扔了出去,转身单膝跪下,道:“父皇……我做不到……”
池瑶也跪在旁边。
“你若连这都做不到,还修炼什么《明王经》?”明帝长叹,挥手道:“算了,从今天开始,你便不再是圣明中央帝国的太子,不再是皇族成员,尽快离开皇城,从此做一个庶民。做庶民,也就不需要承担肩上的责任,可以痛快自由的活一世。”
张若尘没有起身,道:“父皇,你真当儿子懦弱吗?不配做张家子弟?不敢做出牺牲?我只是无法将剑刺向瑶瑶,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将来必定可以付出自己的性命成全她。”
“你确定,可以付出自己的性命成全她?”明帝道。
张若尘向池瑶看了一眼,坚定的道:“我并非意气用事,我已经想得很清楚,希望父亲不要将我当成一个小孩看待。我张若尘说过的话,也能一言九鼎。”
“好,下去吧!”明帝点了点头。
张若尘走出大殿的时候,青帝的声音响起:“瑶儿留下。”
站在殿门外,隐隐约约的,张若尘听到明帝的声音:“我早就猜到他刺不出这一剑,他与他母亲一样,看起来做事似乎很果决,实际上内心饱含感情,对自己在乎的人,根本做不到狠心。也好,就由他修炼转世重修吧,正好去除他体内的不死血族血脉。”
张若尘正想继续听下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道佛音。
随之,昏天黑地。
张若尘眼前的一切,全部都消失。
身体变得十分沉重和疼痛,特别是头部,仿佛裂开了一般,每一寸血肉都在燃烧,难受至极。
“张若尘……尘哥……”
池瑶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
同时,有一股强大的神气,从背部传来。
张若尘猛然惊醒过来,睁开双眼,从石台上坐起,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在一座古老而残破的石殿中,地上到处都是碎石和瓦砾。
本是凑近过去的葬金白虎,被突然坐起来张若尘吓了一跳,向后蹿出去十多丈远,将一根石柱撞断。
张若尘嗅到一股迷人而清淡的芳香,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池瑶站在身后,先前显然是一直靠在她的怀中。
“尘哥,你终于醒了!”
池瑶喜极而泣,与先前那个十多岁的少女,倒是有几分相似,总之不像一个久居高位的女皇。
张若尘眼珠子转动,细细思考。
“怎么了?”
池瑶有些紧张,以为是张若尘的神魂和精神意识受创太过严重,变得痴呆,无法做回一个正常人。
忽的,张若尘摇头笑了笑,看向葬金白虎,道:“我明白了!这就是你说的那段被封印了的记忆!”
“你的那段记忆被打开了?这怎么可能?得多强的精神力,才能解开封印。”葬金白虎感到不可思议,随即想到了什么,道:“我明白了,是擎祖的力量。”
“擎祖?擎祖是谁?”
张若尘欲要站起身,但,双脚刚一落地,才发现自己虚弱得很,身体向后倒去,被池瑶扶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