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7t優秀玄幻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第七百七十四章 入寶山,豈能空回讀書-m436z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本以为白石书院是天下文宗之源,今日看来,书院的教书先生也就这样,不过如此!”
杨行舟扫视身边几块石碑,嘿嘿冷笑:“胸襟气度,算不上顶尖,修行境界也落于小乘,如此行事,如何能为人师?杨某见过的书院多了,但最名不副实的书院,也就这个白石书院了!”
谢剑被杨行舟连珠发问,一时间有点呆滞,不知道如何反驳。
自从白石书院成立,到现在已经百年时间,就算是有挑战书院的狂徒,那也只是与书院弟子比试武学,鲜少有人抨击书院先生的胸怀气度。
毕竟高人传法,非遇良才不传,谁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将自己功法传给别人,敝帚自珍才是所有门派传法的常态,也就杨行舟看问题的角度异于常人,才会有如此言论。
谢剑愣神片刻方才反应过来,苦笑摇头,道:“杨兄,这是书院,汇聚天下精英,培养当世人才。优中选优,缔造栋梁!只有精英之辈,才能入我门庭。所谓道化贤良释化愚,我儒家学子虽然不论贤愚之辈都能入学,但毕竟也有优劣之分,上下之别。”
“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没有精英之辈继承衣钵,如何能发扬我儒家精神?”
他对杨行舟道:“我等非圣贤,有此一己之私,其实本属正常,杨兄是功德圣人,自然对人要求极高,但对我等来说,却又太过苛刻了!”
杨行舟一愣:“功德圣人?我什么时候成就圣人了?”
谢剑叹道:“发明造纸术,纸张廉价便捷,远超兽皮竹简和木牍,普通百姓也可承受其价格,使得众多门派得以布道天下,传道四方。
有如此功德,便是称之为圣人也未尝不可。况且书山与天地大道相连,也就是你这纸张发明之后,书山生出感应,才有了后面千叶峰长出,如今生长的极快,怕是再过一段时间,就能与前面几座山持平,甚至超过前面的山峰,巍峨耸立,一览天下。”
他对杨行舟道:“如此功德,不是圣人,还是什么?”
杨行舟道:“我特么都是圣人了,你们还这样对我?”
谢剑道:“人都是死后封神,身灭成圣。杨兄如此年纪,这圣人的名号岂是如此容易得来的?想要头顶圣人的名号,就得看你脖颈硬不硬了!你如此年龄,便要成佛成圣,哪个能服?”
杨行舟心中恍然。
原来自己发明纸张的无心之举,竟然在主世界内形成如此大的影响力,这一点当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其实在他之前,这个世界已经有了纸张的雏形,但是制造成本太高,而且还不太好用,连竹简都比不了,因此没能大规模普及。
直到杨行舟将成熟的造纸术搬运过来之后,纸张才真正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变得廉价而美观耐用,具有很大的普及潜力。
这种廉价却又不低劣的知识载体一旦大规模的推广开来,造成的影响将会超过以往任何载体。
杨行舟作为一个从纸张得益的过来人,比谁都清楚纸张的重要意义,只是这一点他在主世界时认识的并不十分深刻。
毕竟造纸术再牛皮,那最多也就是赚点钱而已,对他个人实力的提升没有太大的帮助,并没有牵扯到他太大的精力。
却没有想到,就因为这造纸术,竟然引发了冥冥中的大道感应,连书院的书山都因此感而变形,生出千叶峰来。
也就因为如此,书院的人才认为自己有圣人功德,估计书院院长说过自己一些好话,就被他的弟子们记在心里,是以这些弟子都有点不服。
刘清源暗中使坏,谢剑顺水推舟,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功德圣人”这个大帽子而已,否则的话,自己与他们无怨无仇,以这些人的身份地位,完全没有理由敌视自己。
搞清楚这一点之后,杨行舟脑海里千百种念头一闪而过,看着面前的谢剑,哈哈笑道:“老子脖颈硬不硬,关你们屁事!你们便是弄死我,难道这圣人的称号就归你们了?连功德圣人都敢算计,真不怕因果缠身啊?”
谢剑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最后点了点头,道:“杨兄,这碑林里有我老师和师兄师弟的传承,旁边这些不能动弹的人像都是历代魔头的躯体炼制,你若有兴趣,不妨好好欣赏,兄弟这还有事,就暂不作陪了。”
他对杨行舟施礼道:“待到后山千叶峰稳定下来,小弟与师兄师姐们,再来请杨兄做客!”
话音未落,人便消失不见。
“嘁,说不过老子就脸红避开,谢毅生不过如此!不过好歹知道要脸,不像刘清源老匹夫,以大欺小,一直不放过老子!”
杨行舟对着谢剑消失的方位狠狠啐了一口,这才将目光再次对准了刘清源留下的传承石碑。
他刚才说刘清源在石碑上留下的传承烙印不尽不全,此话不假,一般人也确实无法从这石碑上学到刘清源真正的核心功法,但杨行舟却不是一般人。
他修行的无名功法,最擅长的就是推导别的武学功法,随着杨行舟修为的日渐提升,这无名功法的推导和融合能力也越来越强。
就像杨行舟之前推导出的不周山掌,此时已经被体内无名功法将不周山掌的运功路线全都推导了出来,甚至由此将魔门嫡传心法也给推了出来,威力之大,堪称杨行舟此时修行功法之最。
无名功法这种神通,这就像是给人看了一个轮胎纹,他就能通过这个轮胎纹推测出汽车的车轮子一样,从而知道这是什么车子,然后根据这个车子推测出发动机的构造,甚至连发动机的材质和制作方式都能慢慢推导出来。
这种恐怖的推导优化能力和兼容能力,才是这门功法真正精髓所在。
这刘清源的传承石碑虽然在烙印自己功法上,遮遮掩掩,不敢将全部传承烙印其中,但只要他暴露出一点来,杨行舟就能根据他留下来的修炼功法和道韵,就能慢慢推导出刘清源的真实修行功法。
尤其是事关传承,这传承石碑是用来甄别符合自己道韵的弟子,刘清源不可能在石碑上造假,最多只是少留点具体修行功法,多加点精神共鸣和道韵流转。
是以杨行舟在看完刘清源留下的石碑之后,体内无名功法便快速运转开来,待到谢剑离开之时,刘清源生平所修的功法,已经完完全全的呈现在杨行舟脑海中。
“这家伙修炼的功法杂得很呐!”
略一体会刘清源的功法精义,杨行舟便发现此人修行驳杂,功法众多,竟然有好几门传承在身。
他嘿嘿笑了笑,懒得多想,转头又看向别的传承石碑。
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能空手回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