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9e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劍骨笔趣-第三百一十八章 送酒人鑒賞-eztro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睁开眼,是莹润的珠光。
四颗饱满如龙眼的夜明宝珠,悬在山洞胎腹四方,东南西北,组成一座平稳而又坚固的小阵,风雨不侵,四季如春。
裴灵素的瞳孔像是一枚细细的长线,犹如猫儿的瞳孔,紧接着缓慢恢复,自行调节,扩散形成正常人的圆形。
这个过程,持续了约莫一个时辰。
在这期间,昏迷之前的记忆,一点一点涌入神海。
自己在蜀山迎战逆命之劫……
失去意识……
恍惚间,在黑暗中,她似乎听到了其他的声音,有宁奕对自己温和的安慰,也有千手师姐,沉渊师兄的声音。
这些黑暗中的言语,在意识沉沦之际,仍然清楚地传到了神海中。
“我没有死……是宁奕救了我。”
裴灵素反应过来,她抬起一只手掌,动作缓慢而又生涩……因为这一梦睡得太久,所以此刻即便是简单的“抬手”动作,也做得十分不熟练。
白皙的手掌,连同五根手指,都在颤抖。
冰肌雪骨,有生机流转,即便是她长眠百年,肉身也不会腐朽。
缓了片刻,裴灵素双手支撑着身子,缓慢坐起,她从枕下取出了一枚青简,正是这枚竹简,不断散发出温热的生机,来蕴养她的身子。
“是宁奕的生字卷。”丫头轻轻捏着竹简,掌心叠放在胸口,她的面色仍然苍白,久病初愈,自然虚弱,只不过如今能够醒来,睁眼看世界,便已是极大的幸运,水帘洞一片寂静,除了洞外的潺潺水声。
闭上眼,那些模糊的记忆愈发清晰。
“宁奕走了……”
“大师兄来过这里看我。”
“千手师姐会定时来照顾我。”
黑暗中的那些交谈,此刻缓慢回放,只不过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
宁奕曾经带着丫头入了后山的最深处,与猴子的那番交谈,自然也被“昏迷”的丫头听了过去。
“那个声音很陌生……”
裴灵素喃喃自语,她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记忆中残缺的信息,道:“与陆圣山主有关……”
后山只是一座笼牢?
真正帮自己渡过劫难的,就是‘他’?
她的神魂烙下了大部分人的话音,清清楚楚,字字不差,唯独宁奕与那位“前辈”在后山笼牢内的对话,真正落在神海记忆中,模糊成一片叠影,根本无法听清楚真正的内容。
只有一句很清楚。
【“我这里,天上的规矩,地下的法令,都不好使!”】
这一句话,极其霸道,极其桀骜。
裴灵素在玉床上静坐了半个时辰,期间运转心法,汲取星辉,此地灵气汇聚,乃是风水极佳之地,眉心干枯的剑藏很快得到了丰润,她的面色也恢复过来,玉床床榻旁,叠放了几件她常穿的白衣,随便披了一件,丫头起身离开了水帘洞。
大月高悬。
月下一道白衣纤影,在蜀山后山的上空驭剑而行。
裴灵素先向着后山禁制之处掠去,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离开这里,去找宁奕……然而驭剑飞行不过片刻,她便觉察到了异常。
“我的星辉……无法凝实,这是什么情况?”
裴灵素蹙起眉头,仔细探查自己的身躯,她的魂宫伤势如今痊愈,白帝施加的神魂冰霜尽数消融,但体内血液,及其流淌的经脉,却始终冰凉。
而且越接近后山禁制,心头消散的那股不祥征兆便越发浓郁。
“如果我此刻离开后山……之前的‘命劫’,还会再度降临!”
她的直觉极其精准,又驭剑飞了二里,看见穹顶上空隐约汇聚凝实的云层,裴灵素直接掉头,向着后山深处掠去,果然,飞剑一转头,那呼啸而来的云层以更快的速度散开。
怎么回事?
这天地间的劫力还未消散?
丫头的神情不太好看,她落在了那片猴林之中,宁奕很久之前便对她说了,蜀山后山有一片聒噪的猴林,那里的猴子数量如海,性格暴躁易怒,而且极富有进攻性……一旦踏足此地,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
没有星君境界的实力,根本无法前行!
但……
今日是怎么回事?
裴灵素有些惘然地收起了剑,她环顾一圈,确定自己是来到了那片猴林之中,此刻的猴林,只有零星的几只猴子,懒洋洋吊挂在树上,睁眼瞥了眼落在林中的白衣女子,连多看几眼的兴趣也无,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
多如海潮的猴子呢?
说好的暴躁易怒……极富进攻性呢?
裴灵素颇有些惊讶,在落地前,她的剑藏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触发,没料到会是这么一副冷冷清清凄凄的画面。
剩下的那些猴子呢?
她不敢大意,缓步而行,缓慢走过这截猴林,走到尽头的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片猴林如此冷清了。
数千只,近万只雪白的,杂色的,大小各异的猿猴,如潮水一般,浪叠浪,潮打潮,挤在后山那块凸起的陡峭的山壁之前。
一条雪白的长线,分开“海潮”与空地。
那些猴子堆叠着拥挤着,却没一个敢越过那条禁忌之线。
直到裴灵素的到来,有一只猴子高声尖叫着呼喝了一声,紧接着无数道目光便唰唰唰投来,裴灵素神情陡然一变,摆出长剑格挡的姿态。
然而那些猴子并没有攻击,而是在短暂的僵硬,对峙之中,响起了山呼海啸的尖叫声音,这些声音与迎接宁奕初次到来的“神魂攻击”并不相同,并不具备刺伤性,听起来甚至有欣喜的意味。
裴灵素的神情从如临大敌,慢慢变得惘然。
然后变得恍惚,错愕,不敢置信。
这些猴子……给自己让出了一条足够单人通过的小道,从猴林深处,直接通往后山禁制的那道白线。
这些猴子,是在欢迎自己?
丫头反复确认了,那些猴子眼中的确不是敌意,而是欣喜,甚至有只小毛猴,轻轻窜到了她的身前,拿狭小头颅拱了拱她的衣衫,满眼讨好和柔和,如此两下,并没有被丫头驱逐后,这只小毛猴无比灵性的伸出一只爪子,轻轻勾了勾她的衣衫,然后嗓子里发出祈求的声音。
它一只手勾着丫头的白衣下摆,另外一只手指了指白线那边的后山石壁。
裴灵素蹲下身子,轻轻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试探性问道:“你们……希望我去哪儿?”
小家伙拼命点头,如小鸡啄米。
丫头哭笑不得,再次问道:“那里……之前有人去过吗?”
小毛猴怔了怔,收回那只勾着裴灵素衣衫的爪子,抓耳挠腮,上蹿下跳,抓起路边一枚石子,在道路上粗糙的刻了起来。
片刻后,它刻出了一副人像。
裴灵素一看就笑了。
一个五官丑出天际的年轻男人,身躯是简单的大字型,手里的剑被夸张的画成了四十丈长短的大刀。
这猴林里的猴子实在是太聪明了。
不仅能听懂人言,而且还能以尖锐石子刻画,而且画出的人像……极有神髓,一眼看过去就知道。
这就是宁奕……这只小毛猴画的无比传神,寥寥几笔,就将年轻男人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一面,画的栩栩如生。
应该是宁奕闯猴林,拔剑打了它们。
裴灵素伸手揉了揉小毛猴的脑袋,忍俊不禁的心想,这些猴子,跟宁奕描述的完全不同啊,什么凶狠暴戾,什么狂躁易怒……完全是一群人畜无害的可爱小家伙嘛。
小猴子欢天喜地喊了一声,原地蹦跳,转了一圈,又持着锐石用力琢刻,刻出了男子抱着一个女子的简陋画面……到了这里,裴灵素就明白了。
自己当时渡命劫,能够安然无恙,与后山果然有着巨大关系。
而意识中极其模糊的那个声音,背后的主人,应该就在后山的山壁之中了。
那些猴子叽叽喳喳叫了起来。
个个手舞足蹈,恨不得一路牵着她前行。
裴灵素轻轻吸了一口气,顺着小路走去,这些猴子立即安静下来,屏气息神,目送她来到山崖的洞口处,那里枯败石壁灰尘涤尽,颇有三分仙家圣地的意境。
“这里藏着一枚‘奇点’。”
裴灵素站在山崖前,环顾一圈,她使着伸手推了推,敲了敲,这里并不是一座可以推开的山洞石门。
堆挤在白线外的猴子海潮,个个不敢出声,小心翼翼,满眼期盼。
“……找到了!”
继承了陆圣阵法极大部分衣钵的丫头,在山洞前站了半个时辰,最终两根手指捻着一枚符箓,轻轻贴在了石壁前的虚空中,符箓燃烧,幻化出一座人形门户,她踏了进去……
然后消失在后山之中。
那些大气不敢出的猴子们,彼此环顾,对视,然后眼中迸发出极大的欣喜,呜呼的啸声从口中迸发,很快连绵成为一片,惊动了远方的猴林,即便是那些懒得“凑热闹”的猴子,在听到了后山白线的欢呼声音后,也加入了狂欢。
整座死寂的后山,前所未有的沸腾,热闹。
后山,迎来了一位长久的“送酒人”。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