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m6r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起點-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紀元運氣劫難躲-0nwyv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西方,极乐世界。
正有一门,圆若舍利,又有天之青气,明光垂照下来,自生梵咒,大如珠,相互碰撞,普贤大菩萨身披僧衣,宽眉长目,大袖摇摆,刚进去,就听到隐隐传来的木鱼之声,一声声,一下下,在四下激荡。
穿过几道虹桥后,就看见一大园,中是功德池,遥遥看去,一片金色,涟涟波影,三五只龙鲤探出脑袋,托举曲莲宝灯,莹莹一点。在功德池前,宝树亭亭,上缀着彩带,系着宝铃,风吹来,铃声落入池中,打在龙鲤身上,金白两色交映,大大小小。再仔细看,宝树前,有几个身影,俱是背后高悬功德宝轮,有镇压诸天的姿态。毫无疑问,都是梵门的真正高层,最少也是金仙之上的境界修为。
普贤大菩萨当然认得在场的人,他来到跟前,跟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坐在自己的檀金色宝座上,周匝自有灵机泉涌,妙音飞溅,似有似无。
坐在最中央的现在如来佛肉髻高高,上有大光明庆云、大普度庆云、大自在庆云、大福缘庆云、大功德庆云、大超脱庆云,等等等等,囊括所有,无所不包,他看了一眼坐下的普贤大菩萨,面上露出轻轻的笑容,道,“人都到齐了。”
“嗯。”
一声清音,赶到此地不久的观自在大菩萨的化身白衣大士敛裙起身,顶门庆云上放出五色毫光,明净一片,开口道,“人间界的界空上浮,正式出现在西牛贺洲之下,接下来,就会是一段融合和动荡时期。”
“这个时期……”
清清如玉,吐字清晰。
音绕清香,袅袅不绝。
宝树下,功德池前,如来一系的梵门权势人物静静地听着观自在大菩萨的化身白衣大士把西牛贺洲的变化以及她的各种各样的想法讲出来,听得非常认真。
这是真的大事,标志着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进入下半场!
好一会,观自在说完。
场中一片宁静,只有宝树上的枝叶摇曳金光,还有功德池中的金鱼吐着泡泡,五彩十色的光晕上上下下,状若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在生灭。
普贤大菩萨咳嗽一声,用手一点,自指尖垂下三五丈的白光,左右一绕,形似画面冉冉拉开,幕布后面,是界空之相。在那里,神灵之力升腾,七彩之光,凝而不散,众生信仰,经久不绝。这位梵门大菩萨面冒金光,灿然若金,道,“正如我们以前自下界所得知,浮上来的此界空中神灵的影响非同小可。有这样的引子,天庭不会坐视不理。”
“天庭。”
提到这两个字,功德池前的大佛们都是神情严肃,眉宇间有一种凛然冷意。经过凤仙郡的事儿,梵门和天庭的关系变得很僵,梵门上下都憋着一口气,想要从天庭身上割一块肉,找回场子。
听到普贤大菩萨的话,文殊大菩萨打了个佛号,明月在身,不染凡尘,声音却蕴含杀伐,道,“此界空的神灵是神灵,可也只是神灵,并没有归于天庭。我们梵门向来广纳有缘,神灵自也可入梵门。”
“不错”
对于文殊大菩萨的话,观自在的化身白衣大士很是赞同,她美眸中有着琉璃般的光辉,缓声道,“我正有此意,要渡此界空的神灵入梵门,成我们梵门的卫道明王。”
“好。”
“没错。”
对于这个,在场的梵门的大能没有异议。虽然此举稍微有点过界,可在他们看来,是天庭先不仁,那就休怪他们不义了。
“此界空除去神灵之外,也有其他势力在封神后的布局。”
文殊菩萨身上流光溢彩,见之忘俗,声音不大,却传之四方,道,“我们要分而化之,拉拢一部分,打压一部分。”
“有心魔道的痕迹,这个要好好利用利用。”
……
就这样,在西方极乐世界中,现在如来佛等人用最快的速度统一意志,然后布置下去,迎接人间界界空上浮融入西牛贺洲后给西牛贺洲即将带来的冲击。
西牛贺洲,李元丰正在明里天妖真身,暗里心魔之念,妖魔合璧,祭炼竹节山这一片时空,速度之快,让对面的大日如来直呼看不懂。
在此时,突然间,李元丰若有感应,他目光一起,拨开时空,顿时就见界空如针,扎入西牛贺洲,似给部洲打开了灵窍,汩汩汩有音,又如浮空虹桥,连同人间界和地仙界,贯通往来,源源不断。
在同时,竹节山上起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山中,天宇晴霁,四下不见半片云朵,唯有峰顶之上,紫青横来,积累下厚厚一层,若龙抖宝鳞,夭矫有姿态,偏偏徘徊之间,久久不去,非常灵异。
李元丰见此,眸中放出光彩,他鼻窍一动,丝丝缕缕吸了过来,吞入腹中,不断进行参悟。比起原来,如今的纪元中心节点中升腾的天运地气似乎多了不少人都气象,红尘滚滚,王朝兴替,生离死别,富贵贫穷。还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各种各样的人物,这一掺杂入内,天在上,地在下,人在中央,天地人汇聚,隐隐有一种大圆满。
嗡嗡嗡,
要远远比以前更深,更广博,更幽远的玄妙纷至沓来,让人印象深刻,获益非凡。
“而且,”
李元丰眸子中的光芒越来越盛,因为他发现,不只是竹节山,他已经炼化的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和黄花观等纪元中心关键节点都是丝丝缕缕冒出光来,阐述着融合了人间界之气后的新变化和新玄妙。
“妙不可言。”
李元丰一遍沉浸于这样新的玄妙里,一边仔细观察着竹节山这个自己尚未完全祭炼的纪元中心关键节点。和观自在一样,他很快就注意到竹节山这一片时空的下面,出现大片大片的阴影,幽幽深深的色彩沉淀下来,不见其底,莫名的光泽跳跃,弧光来回,似乎能够听到呢呢喃喃的言语。
“暗面黑水?”
李元丰眸光一动,认出其来历,这是被人间界之气一冲,引动了地仙界这个三界之一的庞大界空自封神后就积累下来的各种各样的负面气机,从而形成的一种和现世阳面对应的玄妙时空。
李元丰仔细观看,这样的暗面黑水和宇宙阴域恶念渊海有点相似,又有不同,因为其并不是完全的恶念,还夹杂了不少幽冥之力,轮回之力,等等等等,看似幽深,实则和竹节山牵扯很深。
“有意思。”
李元丰看了好一会,居然也无法完全洞彻,一方面,这种新衍生出来的时空确实玄妙无双,另一方面,这样的时空还在不断演化中,没有彻底定型,他也不方便把力量全投入到里面。可不管怎么说,这竹节山下面衍生出来的新时空,神秘,浩瀚,未知,有着不可思议的想象。
“都有这样的暗面黑水。”
李元丰念头中火花激射,来来回回,交织成镜面,映照出西牛贺洲中的景象。要知道,纪元中心关键节点,在西牛贺洲中不足九九八十一个。在这不到九九八十一个纪元节点里,也有大小强弱之分。在他的观察中,由于盘丝洞和黄花观两个纪元中心关键节点都奇异,两者互通宛若一个,结果就是,依附在盘丝洞和黄花观的暗面黑水也几乎连在一起,涛涛的水声,只是稍微一落,就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灵台中都满是黑暗。
李元丰念头转动,如此大殿黑水暗面,如果能够掌握,自然获益很大,远超一般的纪元中心节点,可同样的,这样的也容易被其他人觊觎,容易出事儿。
李元丰相信,以黑水暗面的性质,再加上梵门的虎视眈眈,梵门绝对不会看着自己平平和和安安静静地开发炼化乱石山碧波潭,黄花观,盘丝洞等掌握到纪元中心关键节点的黑水暗面,为自己增加资粮,他们肯定要果断出手,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进行颠覆。
是的,就是颠覆。
因为此次的西牛贺洲大冲击,原本祭炼如意的纪元中心关键节点比如盘丝洞黄花观等等等等出现了缺口,如果梵门的人真的在依附于盘丝洞黄花观的黑水暗面被梵门的人攻破甚至全部掌握,梵门的人就会以此为跳板,真正攻击盘丝洞黄花观等纪元中心关键节点,久而久之,出现颠覆并不意外。
李元丰刚转过颠覆这个念头,就隐隐察觉到,在乱石山碧波潭,黄花观,盘丝洞甚至竹节山下正在衍生的暗面黑水时空里,似有金色弧光闪烁,须臾后,一闪而逝,不见了踪影,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梵门的人,下手是真的快。从这方面来讲,也能够看得出梵门在西牛贺洲中的强大,梵门还是第一大势力,一枝独秀,领袖群伦!
“就看谁的手段高明了。”
李元丰冷哼一声,倒是不惧,暗面黑水虽然不同于恶念渊海,可有一种特质相同,自己的心魔之主可是天地间第一尊魔主,秉承天运,厚重非凡,要不是限于恶念渊海的体量,说不得能够更进一步。此番人间界的界空上浮,融入到西牛贺洲里,引动诸多变化,对心魔之主是个很好的机会。如果心魔之主能够再进一步,想必会在西牛贺洲给梵门以及其他势力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从这里开始吧。”
李元丰用手一点,一道深不可测的幽光破开时空,向依附在竹节山这一片时空中正在演化的黑水暗面落去,须臾后,水光之上,浮现出不计其数的面孔,或是冷笑,或是桀骜,或是狰狞,或是痛苦,等等等等,千姿百态,旋即隐去,进入黑水。
汩汩汩,
黑水开始翻滚起来,里面蕴含的邪恶开始鼎沸,是哭是笑,不可窥视。
“暗面黑水,”
正在抵挡李元丰炼化竹节山的大日如来比李元丰稍慢一点,也发现了依附于竹节山的暗面黑水,他眉心垂光凝珠,照出内外,有点惊讶。真没有想到,界空上浮并入西牛贺洲后,人间界之气流入西牛贺洲,会出现这样的奇异景象。
这波啊,真的不好说。
大日如来站在梵门的立场上,转着念头。不提已经被梵门掌握并炼化的纪元中心关键节点,在西游路上,还没有被几个取经人引动的纪元中心关键节点也在出现这样的暗面黑水。此情此景,固然让纪元中心关键节点的本质上升,蕴含的奇妙更多,但毫无疑问,要真正拿下得付出比原本计划更多的人手和精力。而且不可忽视的是,会有以前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不管怎么讲,人间界界空的上浮,给西牛贺洲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更多的挑战。
“可惜,可惜。”
想到这个,大日如来有一点后悔,看这个局面,自己应该早一点拿下一个纪元中心关键节点,在西牛贺洲中真正立足,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对纪元中心西牛贺洲的局势看得更清楚明白,也能够得到好处。
“接下来得想一想办法。”
大日如来眯起眼睛,背后大日高举,绽放出无量的光芒。说起来的话,西牛贺洲的变化越大,意外越多,观自在等人恐怕会独力难支,自己也能够真正把力量投入进来,分润纪元之红利。
有此决断,大日如来一边驭使自己的法力,更为专注地用于竹节山上,阻挡李元丰的鬼车之力炼化竹节山,另一边则佛念腾空,向南海潮音洞去,把他认为眼前鬼车炼化竹节山超乎想象的快速传递过去,告于菩萨知。以后要想在西牛贺洲中有更大的作为,必须得出功出力,还得让在西牛贺洲中权限很大的观自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啊。
西牛贺洲,小雷音寺,弥勒梵主端坐在龙华宝树下,背后一片星空,未来星宿,来来回回,他盯着小雷音寺下方衍生出来的一片幽深的时空,黑水滔滔,眸光深深。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