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od9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純陽劍尊 一任往來-章2212 尹濟截殺閲讀-9aof4

純陽劍尊
小說推薦純陽劍尊
太微星主如今当真是急急如丧家之犬,恍恍似漏网之鱼,不但本命元神被打灭了数次,大伤根本,险些维持不住归一境的修为,连最根本的星斗大阵都被人抢夺了去,可谓颜面尽失,他也不敢遁入轮回界中,只能拼命往九天星河深处逃去,反正九天星河广大无伦,仙帝都不能一手遮天,更何况还有玄阴魔界的存在。
太微星主心头发狠:“若是真有死劫降临,大不了老子逃入玄阴魔界,反正星辰道法亦能以魔道之力催动,只要能留得性命,堕落成一方魔头又算得了甚么!”
又不禁悲从中来,偌大的星宿魔宗,数万年的基业,说没就没,就连一向无敌于世的星帝,在那神秘的合道老祖面前,直如鸡卵,一碰便碎,根本反抗不得,太微星主证道归一,不知耗费多少苦功,有了多少际遇,一旦被合道级数压迫,千年苦功尽成画饼,怎不令他心丧若死?
太弼、迦楼罗与罗睺被太微星主以一道星光神通护住,毕竟是三位长生之辈,还能勉强派上些用场。迦楼罗一脸晦气,正自运功疗伤,其被斩了一只鸟爪,只能耗费元气,断肢再生。
罗睺星君化身一团劫云,不言不动。太弼见这厮法力不降反涨,显是这一战又得了许多好处,不禁有些嫉妒。好在他自家不过耗费些元气,只有宙光长河被太微星主拿去,尚未归还,其他倒还无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太微星主化为星光,拼命飞遁,归一境一心逃命,其速快绝,区区半日已离轮回界有百万里之遥,频频回顾之下,并未察觉有人追杀,这才稍稍放心。
正想要寻一处隐秘之地,稍稍将养元气,忽然心头一凛,只听一声轻笑,一位道人两手空空,自虚空中转了出来,打个稽首,说道:“太微星主有礼,贫道尹济恭候多时矣!”
太微星主立时停步,将残破的太微星盘祭起,手指尹济喝道:“原来是你!尹济!你当年潜入魔宗,偷学神通,如今还敢现身?”尹济老祖笑道:“若非借鉴了星宿魔宗法门,贫道也不会那般容易创出太清一脉符法,说来还要谢过魔宗的诸位前辈!”
太微星主冷笑道:“可惜我魔宗前辈道法大成之后,要么遨游星河,要么前去九天仙阙或是玄阴魔界,只有我与星帝坐镇,不然也不会被宵小所趁!”
尹济老祖笑了一声,说道:“魔宗的前辈当真都跑去了外域?我怎得听说星帝能有今日成就,全靠上代魔宗之主成全?而上代魔宗之主也是靠了上上代魔宗掌教的底蕴,才能证道?”
太微星主面色黑一阵白一阵,星宿魔宗道法奇异,只要杀了同门性命,再炼化其一身星力,便能从容晋升,星帝能以百年修为成就长生乃至归一,便是生生炼死了上代魔宗之主,他岂会不知?就连太微星主自家,暗地里也没少杀戮同门,若非其早已修成归一,说不定早将太弼和司徒化两个炼化了。
尹济见他不答,摇头叹道:“昨日之因,今日之果,你星宿魔宗若非奉行魔道,也不会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不过今日之战,有两位合道老祖出手,就算十个星帝捆在一起,也没甚么用处,正是气运已尽,谁也挽救不得!”
太微星主面色发寒,喝道:“你待如何?”尹济笑道:“星宿魔宗已灭,太微道友也莫要妄想重立魔宗道统,贫道两袖清风,还未有成道之宝,欲请道友成全一番!”话未说完,背后忽有一道光华闪现,正是太微星盘擎动,一收之间,已将尹济之身收入星盘之中!
太微星主也非傻子,尹济老祖来者不善,早将太微星盘暗中埋伏,同时扭头便走,竟是连成道之宝也不要了。太微星盘连遭重创,与其花费大精力修补复原,不如壮士断臂,先困住尹济再说。
太微星主也知太微星盘困不了尹济多久,但只求一线生机,因此瞧也不瞧,转身便逃!忽地星光震动,原地落下太弼等兀自懵懂的三人,身不由主飞向太微星盘,却是太微星主怕太微星盘不大稳妥,要借太弼等三人再拦阻尹济片刻!
太微星主只顾逃命,眨眼无踪。留下太弼等三个眼睁睁飞向太微星盘去送死,却只能破口大骂,无力回天。果然下一刻太微星盘陡然涨大,星光紊乱,接着砰的一下爆碎成无数碎片,尹济老祖之身施施然自其中步出!
太微星盘就算在全盛之时,只怕也困不住尹济多久,何况本源大损?尹济一招打碎了太微星盘,大袖一拂,将无数碎片与星光尽数拢在袖中,喃喃道:“都是好东西,莫要暴殄天物!”瞥见太弼三人张牙舞爪飞来,呵呵笑道:“慢来!慢来!尔等自有尔等的去处,莫要老道开心!”
太弼等三个破口大骂,又将全身神通运起,左右活不成,倒不如轰轰烈烈来个两败俱伤,谁知尹济老祖笑容满面,大袖一拂,立时将太弼三人所发神通化去,三人只觉一番腾云驾雾,居然各自分开,被那一袖扇的不知飞落何处去了。
等太弼身形稳定之时,身外已是茫茫星域,根本不知身在何地,好在甚么太微星主、尹济道人,尽数不见了踪影,不由暗自庆幸,又苦了脸想道:“如今魔宗已灭,我一个区区长生,又无根基,如何在星河之中立足?”脑中灵光一闪,“星帝早有算计,命莫孤月在甚么天星界另辟道场,听说已是创下了好大一番基业,不若我前去投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能有个安身立命之地也只能认了!”
太弼思索片刻,立时牵引星光,又将一面伏斗定星盘飞起,用心推算起天星界的所在,总算他与莫孤月一门所出,冥冥之中尚有些干系,数日之后才推算出了一点眉目,立时飞身而去。
至于迦楼罗不知被扇到何处去了。三人之中最倒霉的算是罗睺星君,尹济老祖似乎特意照拂,大力灌注之下,竟将其往轮回界扇去!罗睺星君若有面孔,已是目眦欲裂,恨不得仰天长啸,无奈尹济老祖的神通高过其一筹,丝毫反抗不得,只得任命。
等到风云散去,尹济的法力消失,罗睺星君忙即稳固身形,遥见轮回界尚在数百万里之外,不过是一点灵光大小,这才松了口气。忽听有人笑道:“便知道尹济老祖够意思,特意照拂我的买卖!罗睺道友,许久不见,星君一向安好?”
就见一位少年道人身披黑白二气,足下一条一元重水长河,脑后一点魔光浮沉,蓦地化散开来,化为一位面容阴沉的少年,头顶一面小小魔幡飞舞,又有一柄魔刀现世,不是凌冲又是哪个?
太微星主舍了太微星盘与太弼三人,夺路而逃,一晃之间,已在数十万里开外,心头蓦然一惊,一面光网不知何时静悄悄立在必经之路上,太微星主只顾逃命,不曾收敛遁法,倒像是自投罗网一般,往那光网之上激射而去!
太微星主嘿了一声,忙即止住遁光,恰在同时,那光网竟是主动网罗而来,向他罩下!太微星主叫道:“尹济!你欺人太甚!”那光网竟是由无数细小之极的符箓组成,不是太清符法又是哪个?
太微星主没了法宝,嘿了一声,心念一动,一只天星神掌现出,往那光网拍去,同时元神一折,往斜刺里冲去。冷不防半路之上尹济道人又自现身,笑呵呵道:“太微道友,你气数已尽,乖乖认命岂不是好?”
太微星主怒道:“放屁!”手中现出一条宙光长河,匹练一般往尹济面上抽去!尹济呵呵一笑,说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伸指一点,一道剑光凭空生出,正是太乙天罡剑煞符,剑势一展,已将宙光长河生生截断!
太微星主一惊,尹济老祖笑道:“宙光真水神妙不假,一来非是你自家修成,二来不过区区长生级数,能奈老道何?”太微星主咬牙道:“你这厮难不成已将所有神通修炼到了归一神禁的境界不成?”
尹济老祖呵呵笑道:“老道总比你早上几千年成道,这些年闲来无事,唯有修炼神通,倒是叫道友笑话了!”又有一道灵符生出,化为一轮大日,正是太阳神符,发出一道精纯的太阳真火。
太微星主挥手拦下,冷笑道:“在本星主面前卖弄星辰神通?简直不知死活!”尹济老祖笑道:“那可未必!再吃老道一招!”太阳神符与太乙天罡剑煞符陡然合璧一处,重新演化一道金符,立有金光激射而出,正正照在太微星主面上,正是太清门不传之秘斩虚定魂符!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