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p9s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氪金醫生-第五百八十四章 生的希望!(求訂閱)鑒賞-42xjy

氪金醫生
小說推薦氪金醫生
他人脉很广,也许可以努力一把!
阮彬听了对方的话之后微微诧异,他能帮得到?不过想了想对方是大老板,说不定认识有人呢?
“郑先生,如果什么时候能通过,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我其实也不想看到有患者因为没有药而无法救治!”阮彬想了想,开口道。
“阮医生,那我就先谢谢你了。”郑万军听了之后,沉重的点了点头。
“一起吃个饭?”郑万军道。
“下次吧,我今晚没有空。”阮彬歉意的道。
“没事,那我先走了,捐给你们急诊科的500万急救资金,我明天就让我秘书去办。”郑万军临走前,还是开口说道。
“谢谢!我也会努力催促一下上面,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通道可以走!”阮彬对这个郑万军还是挺有好感的。
起码人家并没有居高临下,就算知道事情结果是最坏的,但他也没有把之前的诺言给毁了!
说到做到!
也许这就是一个大企业老板该有的气度吧!
……
下班,接江语蓉去吃饭。
今天日子比较特殊,是他们确定关系的一周年纪念日,所以打算出去吃饭。
没有选择去最高贵的餐厅,没有选择去那些高大上的饭店,而是选择去了江语蓉最喜欢吃的一个老字号火锅店!
这个店就在一个小广场的旁边!
“哎呀尼玛,终于找到停车位了!”阮彬饶了这个小广场三圈,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停车的车位,这一带属于老城区,本来停车位就少。
又是下班高峰期,所以车位更难找!
个个都是回家。
此时是八月天,虽然是下午6点多了,不过太阳还没有下山。
两人走在小广场上面,朝着对面广场边的老字号火锅店而去。
“咦,前面有个女孩子在画画,走,过去看看,看起来画得不错的样子!”江语蓉拉着阮彬走了过去。
“有什么好看的,我肚子都饿了。”阮彬无语。
“你懂什么!没点艺术细胞~”江语蓉翻了翻白眼。
“你有?”阮彬一问。
“当然!我小学的时候就学画画,初中也学,只是上了高中才不学的。还参加过不少的画画大赛呢!我最拿手的就是油画!前面那个姑娘也在画油画,看看去!”江语蓉一脸的傲娇的道。
“哟呵,你还学过画画?那……参加比赛名次是多少啊?”阮彬倒是没有发现自己的老婆竟然还会画画!
我的天!
神奇!
学霸都是这么多才多艺的吗?
“额……时间太长,我不记得了。”江语蓉一脸尴尬的道。
阮彬瞥了对方一眼,嗯,不用揭穿,估计是倒数的那种!
看来,她的艺术细胞也是不咋地啊。
两人聊着就走到了前面这个看上去十七八岁女孩子的身后,此时,四周还有七八个老头老太太在看着。
这个女孩子画的是一副‘日落’!是写生!是对着前面正要下山的太阳画的。
整幅画已经画的差不多了,就差最后的收尾工作。
不过女孩子依旧是一笔一笔的去细腻化的修整!
“哇,好漂亮的日落啊!”江语蓉感叹了一句。
阮彬看了看,的确,画的非常的好看!虽然他不懂欣赏画,但是这衣服日落的确是画的很有意境!
颜色、画面感、立体感等等都是非常的好!
“小姑娘,你是学画画的吗?”江语蓉忍不住问道。
此时女孩子没有想到会有人开口和她说话,她回过头,脸色有些苍白,浅浅一笑道:“是的呢,我是魔都13中的,是艺术班的,今年高三!”
高三?
等会儿,今天周五,应该没有放假吧?
她这是逃课?
就对方这水平,估计想要考什么重点美术大学应该问题不大吧?
就在阮彬和江语蓉疑惑的时候,她继续浅浅的笑道:“我画的不是日落,而是日出!”
“日出?”
???
“日出?可是,可是它明明看上去就是日落啊!”江语蓉一愣愕然的道。
阮彬也是愣了。
“它虽然看上去是日落的画面,但是它就是太阳初升日出的写生!只要不把全部东西都看得那么灰暗,它自然就会有生机!”小姑娘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当中充满了色彩,那是对生的希望的色彩!
阮彬非常明锐的观察到了这一点。
因为,他在不少绝症患者身上看到过!
“难道……”
“全科诊断术!”
下一秒。
病人:程橙
年龄:18岁
病历:肝癌晚期
看完对方的信息,阮彬吓了一跳!
18岁,肝癌晚期?
怪不得她今天周五不去上课了,为什么她会说这看上去是日落的油画却是日出的黎明的日出!
这一幅画里面隐含的东西太多了,也许是她最近整个情绪的一个过程!
她知道了自己癌症晚期,没救了。
她经历了痛苦,绝望,觉得整个世界都一片灰暗。
但是,她沉痛沉思之后她画了这一幅‘日落’版的日出的黎明!
她那句话说的对,只要不把东西都看得那么灰暗,那么自然就有生机!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绝症,但是她现在的心态已经转变,她依旧是没有放弃对生命的渴望,对生的希望!
多么坚强的一个女孩子啊!
“我懂了!”阮彬忽然开口。
“你懂了?”江语蓉和小女孩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他。
“嗯,小姑娘,这是我的名片,我是魔都第一附属医院的医生,你有空可以去查一查我的名字和新闻,如果你觉得下定决心了,可以来找我!”阮彬把自己的一章名片递给对方。
“额……”程橙有些愕然的接过名片。
“走了,希望有缘再见。”阮彬拉着呆呆的江语蓉去吃火锅了。
“你给她名片干嘛?”江语蓉不来不解,“而且你说懂了,懂了什么啊?莫名其妙。”
“嘿嘿,你不是说你很有艺术细胞吗?难道那一幅画的寓意你看不懂?”阮彬贱贱的笑道。
“快点说!不然我待会儿就点超级辣锅底!”江语蓉翻了翻白眼道。
“……”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