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0uh優秀都市小说 系統逼我做皇帝 ptt-第644章:比狗血還狗血的劇情!鑒賞-evgay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李明冲派人送来的奏章足足十五份,他每隔一段时间便送来一次,叶文道按照时间顺序放好,方便萧锐阅览。
萧锐从最远的日期开始看,翻看的速度很快。
有李明冲等内阁大学士把关,基本没有什么政务是处理不了的,所以奏章的内容都是陈述发生的事和解决办法,并不是寻求萧锐的指示,萧锐自然看得快。
这两个多月来,朝廷并未遭遇什么难办的大事,对于冬去春来时容易发生的灾祸未雨绸缪,对黄河下游可能发生的凌汛,长江下游可能发生的春汛进行了提前干预,虽然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危害并不大。
其次就是冬天过去了,秦军又开始行动了,他们北上绕过草原,试图进攻甘州、肃州,这样就能挥兵南下了。
安北诸州的北方边界是以山脉做界限,这座山脉从东到西,走林州、齐州、辽州,元州,然后往西南而去,走化州境内,到了接壤的肃州境内就变得平坦了,所以到达肃州、甘州便是一马平川的地势。这也是为什么甘州、肃州两州是大夏疆域西北角的缺口,必须派遣常胜侯和镇远侯重兵镇守的原因。
不过秦军想要攻打大夏,还得摆平草原上的蒙古部落。
熬过了寒冷的冬日,元人的积蓄消耗的差不多,想要尽快恢复富裕,那就只能抢掠。东面可以抢大夏,西面自然要抢秦国了。
所以秦国首当其中的敌人就是元军。
萧锐现在看到这些奏章,便说明秦军和元军早就交锋了,至于孰强孰弱、胜败如何,李明冲也未得到可靠的消息。
除此之外,便无大事了。
不过接下来,汪大直拿来了魏忠贤送来的密报。
萧锐离京前,给魏忠贤下达了重要任务,那就是盯着景王,利用他引蛇出洞,看能不能抓到大鱼。
而萧锐离京的消息果然让他蠢蠢欲动,在萧锐离开半个月后,他开始接触叶秋。
萧景也不傻,知道内阁和六部都是萧锐安排的人,不太可能策反,而叶秋并非萧锐直接提拔。可惜萧景是痴人说梦了,叶修、叶秋两父子对大夏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反叛朝廷,所以面对萧景的示好,根本不予理睬。
与此同时,京都中隐瞒的敌对势力也接触了萧景,萧景便决定暗杀内阁大学士,只要内阁大学士全死了,皇帝又不在宫中,那距离霸业就迈近了一大步。所以萧景便让那些势力去刺杀七位内阁大学士。
至于结果,自然是全军覆灭,还被东厂顺藤摸瓜,抓了不少隐藏的敌人,而且多是秦国和齐国的人。
看完魏忠贤的密报,在旁边守候的汪大直才说话:“陛下,奴婢刚刚收到最新消息,是川建国从秦都传来的,说秦皇突然昏迷,很可能有病危可能!”
“什么?”萧锐一惊,诧异道:“秦皇病危,这个消息果然震撼啊,川建国查出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的吗?”
汪大直摇了摇头,道:“消息是通过矛隼传来,并未详细介绍细节,不过准确性是肯定的。”
“川建国为人谨慎,他既然敢把消息传回来,就说明探查的结果八九不离十了。秦皇这次突然昏迷,秦都内想必很热闹啊,大直,你说会不会和嫪毐有关系?”萧锐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汪大直回道:“奴婢对这个表侄并不了解,他应该没有这个能力吧,一介普通人,岂能左右秦皇的安危?”
萧锐笑了笑,那可是嫪毐啊,牛人一个,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奴婢要不让川建国接触一下嫪毐?”汪大直问道。
萧锐拒绝道:“不必了,朕只是最初的推手,而非下棋人,还是让嫪毐自由发挥吧。朕静观其变,秦国一死,对朕和大夏而言乃是好事!他们越乱越好!”
“奴婢明白了。”汪大直恭敬道。
……
时间往前推移一个月。
秦都皇宫中,这段时间对嫪毐来说是幸福的。
秦皇后薛彩枝怀孕一个多月,嫪毐便以胎儿为重,终于不用服侍薛彩枝了,薛彩枝虽然心里长草,但也知道轻重。
而空闲的嫪毐可没闲着,经常偷偷的跑去明心宫,去服侍赵姬,相比较薛彩枝的又老又丑,赵姬多么可人啊,嫪毐都恨不得整天和赵姬呆在一起。
而赵姬同样如何,被嫪毐的能力折服,两人一来二去,一个月的时间便如胶似漆,并且异常熟络。
熟络后,自然便无话不说,嫪毐也能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娘娘,你为何要说出你和李偲的关系,不怕我投靠了薛彩枝?”
赵姬抚摸着嫪毐的脸颊,说道:“本宫被囚这个深宫这么些年,已经快忘了做女人的感觉,听说你很厉害,又怎么舍得把你让给别人?其次,李偲这个人过于阴险,不得不防!所以本宫犹豫后,决定拉拢你。至于你会不会投靠薛彩枝,哼,那个老女子,你会喜欢吗?嫪毐,本宫和她相比,你更喜欢谁?”
看着赵姬妩媚的表情,刚刚云雨初歇,又来冲动了。
当然了,还是大事要紧!
嫪毐连忙表忠心:“薛彩枝那个丑陋的女子,怎么能和娘娘相比,嫪毐愿意为娘娘去死!”
“你怎么厉害,本宫怎么舍得你去死呢?”赵姬笑眯眯道。
嫪毐又道:“娘娘,李偲到底想做什么?”
赵姬道:“李偲想助秦正登基,但正儿登基后,便是本宫被杀之事。”
“为何?”嫪毐纳闷了。秦正是赵姬的儿子,母凭子贵,儿子做了皇帝,他就是太后,怎么可能被杀。另外,为何赵姬直接称呼赢王为“秦正”,称呼竟然如此生疏。
赵姬没有隐瞒,而是说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你可知,秦正并非本宫的儿子!”
“啊?”嫪毐顿时目瞪口呆,一脸不可置信。
赵姬继续道:“当年本宫的孩子出生后,便状况不佳,太医说很可能会夭折。情况危急之下,李偲便心生一计,把他刚出生的孩子送入宫来,没过两天,本宫的孩子果然夭折了。当时的本宫不能失去自己的儿子,因为没有了儿子,本宫在皇宫中将一无所有,所以便只能把李偲送来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孩子。”
说到最后,赵姬心生悲凉。
嫪毐惊讶地合不拢嘴,李偲好深的心机啊,竟然把自己的儿子送进宫内当了皇子。
“娘娘,有件事恕我大不敬,娘娘夭折的皇子,是…”嫪毐迟疑道。
赵姬道:“是本宫和李偲的孩子!”
嫪毐一听,顿时傻眼,真想竖起大拇指称赞李偲牛掰!怪不得流传都说,皇子们不像陛下,李偲还建议滴血认亲,堵住了秦皇的怀疑。
“秦正若是本宫的孩子,本宫自然不怕,但是他只是李偲的儿子,所以秦正登基后,本宫还能活吗?所以本宫需要和你合作,我们不能做棋子,不能死无葬身之地!”赵姬恶狠狠道。
嫪毐却哭丧着脸,问道:“可是我们该怎么做?李偲乃是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赵姬冷笑道:“嫪毐,你有所不知,秦正虽然是李偲的种,但秦正自己并不知道这个真相,李偲没有告诉过他,因为秦正的脾气太刚直,告诉他真相,李偲也怕无法控制局势。所以我们也不是没有优势,只要能弄死李偲,那本宫依然是太后。”
为了皇位,所有人都各怀鬼胎啊。
嫪毐发现自己太年轻了,若是不知这里面的内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与此同时,嫪毐更加犹豫了。
他到底该帮谁?
帮薛彩枝吗?毕竟她怀有自己的骨肉。但是有孩子有什么用啊,秦苏虽然是太子,但他面对的是李偲,想坐上皇位的难度太大了。
但帮赵姬吗?他和赵姬现在如胶似漆,但一旦赵姬坐上太后之位,可以养其他男宠啊,自己和他没有任何深入牵扯,自己能获得什么?更何况还得帮她对付李偲,太危险了。
想到这儿,嫪毐发现自己怎么选都是绝路。
赵姬看着嫪毐神情闪烁,便知他心中担心,赵姬笑道:“本宫明白你的担忧,其实本宫也担心。现在秦正不知自己的身世,难保将来不知道,一旦知道,本宫依然会死。所以这段时间,本宫引诱陛下来明心宫多次,并在这里留宿,如果本宫能怀上身孕,那便能诞下新皇子。不过本宫知道,陛下已经年迈,基本不可能了,所以本宫需要你的帮忙,帮助本宫怀上身孕,孕育我们的孩子。本宫有一道妙方,名叫送子汤,长期服用若是怀孕,必生男婴,本宫试验过多次,皆都奏效。只要弄死李偲,秦正登基后,我们的孩子便是亲王,我们在想办法除掉秦正,秦正无子嗣登基,只有将皇位传给兄弟,而我们的儿子将是大秦未来的皇!”
“这是一条不成功便成仁的道路,但是对于本宫和你而言,现在就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现在不拼,就真的没机会了!”
“嫪毐,你说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