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xov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線上看-第599章 這該死的空虛相伴-byvxa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鹿师弟、洞玄师弟,请!”
“掌教请!”
众人皆是雷厉风行之人,如今急于救人,多耽搁一刻,便多出一分危机来……
他们并未太多客套,甚至奔来蜀山之人连休息都没怎么休息,数百名正道联军,在玄机的带领之下,已化作漫天璀璨的流星雨,向着远处飞驰而去。
可以想见,这一去,定然是一场凶险至极的战争!
而在如今这个灵气匮乏的环境之内,更显凶险难测!
当方正走出房屋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那漫天璀璨动人的光芒,摇曳着常常的灵气光尾。
“据说是在东方一千五百里的地方,但具体是什么情况,恐怕还要到地方才能知道了。”
身后,响起云芷清的声音。
她说道:“各宗都派出了众多高手,化神修士虽不便出动,但七八名炼真修士,十余名凝实修士,包括一百多名洞虚级别的修士,这种层次的力量,当世没有任何一个宗门能够抵挡,我想不出会有失败的可能。”
方正回头,看到云芷清静静的站在那里,看方正望过来,她脸上露出了一个动人的笑容。
笑道:“好歹,九脉峰的毁灭算是有意义了。”
方正纠正道:“没有毁灭,只是些微牺牲罢了。”
“嗯,没错,只是些微牺牲罢了。”
云芷清眼底浮现些微阴霾,说道:“我现在只是有些担忧……”
“担忧什么?”
“我父亲他……”
云芷清顿了顿,说道:“他是个很深沉的人,心里的想法从来没人揣测的到,他抓住了那么多的炼真修士,却到现在都还没有杀了他们,反而任由掌教等人去救,我总感觉这件事情他太占据主动了,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顺利。”
方正道:“你刚刚还说想不出失败的可能来着。”
“也是,可能是我关心则乱了吧。”
云芷清笑了笑,说道:“多亏了你啦,方正,有你在我们现在才能在这九脉峰上住着,刚刚周师姐还邀请我暂且到七霞峰上暂住呢……在她看来,九脉峰的灵气已经不够使用了,她说七霞峰上都是女子,住的也方便些,我给拒绝了,如果去了的话,我们就得分开啦。”
说着,她顿了一顿,似乎察觉到自己话里的歧义,笑着解释道:“我们师徒一体同心,无论到了哪里都不能分开的,对吧?”
“当然。”
方正也跟着笑了起来。
“走,修炼去吧。”
“嗯,修炼。”
师徒两人往房间里走去……这大概算是唯一不方便的地方了吧。
一旦要修炼的话,云芷清、柳清颜和姚瑾莘便皆不能离开方正的身边,方正自然也就不能胡乱走动了。
如果不是察觉到异动的话,方正也不会出来查看。
只是当四人重新都在房间里坐定的时候……
姚瑾莘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迟疑道:“会不会,敌人其实是在调虎离山吧?”
她掰着手指头算道:“如今师父走了,连带着几位能打的师叔都给带走了,薛师叔只会炼丹,我们两个到底根基尚浅,林师叔虽然是阵法大家,但眼下蜀山大阵还需要维护,他更是完全腾不出手来,只周师叔和你两人,咱们蜀山派的防卫现在可是空前的空虚啊。”
云芷清摇头道:“别多想了,我蜀山之上可还是有化神修士的,在外面不便出手,但若真有修士敢于侵入我蜀山,待得化神境的前辈出手,轻易便可将敌人殒命,阵法不在,但眼下我蜀山反而是空前的强大,因为这危机,已经有足够的资格让化神修士出手了。”
“也是,有乾老头来着。”
姚瑾莘眨巴了下眼睛,惊道:“不对不对,蜀山境内,乾老头确实是可以出手,甚至吴老头也完全不用顾忌什么……但问题是,咱们九脉峰可不属于蜀山阵法之内了吧?九脉峰没有灵气,化神修士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个地方跟人动手啊。”
“所以热兵器大阵我已经一开始就布置开来了。”
方正说道:“放心吧,既有掌教出手,要不得几日就能把人救回来了,到时候……一切自然都安然无恙,咱们只要撑过这几天就行了,再说很可能这就是我们在危言耸听也说不定。”
“希望如此吧。”
姚瑾莘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这该死的空虚感啊,没有靠山真是太不踏实了。”
她口中抱怨不休,但却没提过干脆回到蜀山之上躲几日……或者说,在她看来,九脉峰确实有着极其独特的意义。
而此时。
蜀山山脚下的木叶村内。
一乐客栈的上房。
一名黑衣女子静静的坐在窗口,看着那漫天流星雨奔袭而过……这段时间里,蜀山派的动静格外的大,几乎每日里都有流星闪过,显然是弟子们进进出出出去探查消息和回来传递消息。
但如今天这般声势浩大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剑光凝结,灵气丝毫不溃不散,这份修为,最起码也得是炼真境界才行。”
云浅雪名字虽带着个雪字,但全身上下除了肌肤白皙之外,其他地方竟无一处不是黑色,黑发黑衣,腰间缠腰的腰带乃至于头发的束带尽都是黑色,整个人就仿佛黑白相片里出来的人一般!
她喃喃道:“看来,玄机他们果然已经成功的找到了爹爹的下落了,玄机掌教,果然了不得,不过现在的蜀山,恐怕也已经空前空虚了。”
她目光望向了远处,那峰峦叠嶂的蜀山山峰。
在那里,群山连绵,但却有一处山峰与其他山峰格外的格格不入。
九脉峰。
她曾经长大的地方,亦是被她亲手毁灭的地方。
“那我也该开始了。”
她眼睑低垂,似有情绪闪过……但却很快的收摄了。
云浅雪道:“魑魅魍魉!”
“在!”
立时有四名身着黑衣的女子同时恭敬的跪倒在云浅雪的身边。
“一切按计划进行,要快,我们的时间有限,不要给爹爹增加太多负担。”
“是。”
四人同时消失了。
“小清儿,对不住啦,这次,我又要抢你的东西了。”
云浅雪闭上眼睛轻轻叹息了一声,片刻沉默之后,待得眼睛再睁开时,眼底已再无半分软弱。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