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jlx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喜歡你我說了算 txt-第266章 想抱抱你展示-iffop

喜歡你我說了算
小說推薦喜歡你我說了算
“我恨的是,两年多的时间里,你一次都没来看我。”
明明是那么好的朋友,明明为了彼此连命都能豁的出去。
可一出事,怎么说散就散了。
“我以为我们的友情和别人不一样的,我以为是一辈子的……”林岑想到在里面将近九百多天的日子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身边的人都会有人来探望,或是朋友,或是亲人,唯独他……没有。
一开始,他还抱着幻想,他觉得就算是他家里的人放弃掉他,他也不会的。
和他一样被关在里面的那些人,笑他天真,说他们这种进来的人,哪里还会有朋友,躲都来不及。
他还挺生气的,他觉得江宿怎么都不可能会是这种人,他还因此跟人产生了争执。
后来,一天一天过去了,他再也没办法骗他自己了。
就挺可笑的。
仿佛以前那么好的时光,都是一场笑话。
仿佛只有他把他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仿佛林岑这个人,这个名字,就像是从未曾在他的生命里出现过一样,被遗弃的很彻底。
就很委屈,也很不甘心。
明明很在意,却又特别讨厌自己这种在意。
所以出来后,看到他就想弄死他。
在里面他没哭过;他爸妈找他说,那笔钱对他们家很重要,让他忍一忍的时候,他也没哭过,可这会儿,他哭的跟个傻逼一样,怎么都停不下来。
林岑真觉得挺丢人的,他把脸紧紧地藏在臂弯里,肩膀一抽一抽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胡乱的把眼泪往衣服上蹭了蹭,声音有点沉闷:“你有想过来看我吗?”
江宿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林岑,半晌,他很轻的“嗯”了一声。
“我去看过你……”江宿垂着眼,声音很低:“挺多次的。”
就是不敢进去。
没底气也没勇气。
林岑没说话,头低的很厉害,脖颈被拉的很长。
过了大概十几秒钟的样子,他胡乱的抹了一把脸,站起身:“行了,没事了,我去上班了。”
江宿伸出手拉住了林岑的胳膊:“吃个饭吧。”

林薇在两个人准备走之前,从小巷子里先溜了出来。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其实挺想见见江宿的,可这会儿她却又觉得没那个必要了。
林薇明天有课,早上飞过来的时候,就订好了晚上回去的机票,时间还早,但林薇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去,准男朋友又被人霸占着去吃晚饭了,她一个人在校门口哀叹了几声,就拦了个出租车早早地去机场了。
林薇从飞机上下来,正好是晚上十点半,她一开机就收到了江宿好几条微信。
可能是她迟迟没回他,他打了两个电话过来。
林薇一边往机场出口走,一边按着屏幕给江宿回消息,字还没打完,江宿的语音电话就进来了。
林薇接听,还没说话,她身后就传来机场的播报声。
江宿那边沉默了两秒,“在机场?”
“啊?”林薇顿了下,等了几秒钟,见江宿那边没什么异样,知道林岑那位少年是个爱面子的人,没跟江宿讲被她揍了一顿那事,就又说:“嗯,在机场。”
“我同学有点事,要回家一趟,我们来送她。”没等江宿说话,林薇又解释了句,“刚手机没电了,”然后林薇紧接着问:“你好像心情还可以?”
“嗯?”过了一秒,江宿很轻“嗯”了声。
林薇心知肚明江宿因为什么事心情还不错,但还是很配合的装不知情:“讲讲?”
江宿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久。
林薇也没催他,晚上的机场,人不算太多,她找了个洗手间扎进去,反锁了隔间的门,靠在上面,静静地等。
过了没多久,电话那边的江宿清了清嗓音:“林岑今天来找我了。”
亲眼目睹了林岑来找他整个过程的林薇,很捧场的问:“然后呢?”
“一块吃了个晚饭,跟他提了回学校读书的事,感觉他有点心动,应该是有戏的。”江宿停了几秒钟,说:“当初应该去看看他的。”
“我去了那么多次,没有一次敢跨过那条马路,靠近那扇门。”
江宿在电话那边笑了一声:“林岑说的没错,我是挺怂的。”
江宿心情是真的挺不错的,但林薇也能感觉出来他话里的小遗憾。
不可能没有遗憾的。
那么好的朋友为了自己坐牢,就算是从现在开始重新生活,可那个犯过罪的烙印会一直刻在林岑的身上,一生受影响,连带着江宿也会跟着一生愧疚。
就算是林岑不在意了,江宿也会在意的。
这种事谁都无能为力,只能交给时间慢慢的淡化。
不过,总算事情已经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她最难熬的时候,都是他陪着她的,她能被他治愈,她也希望她可以治愈他。
她希望他有一天可以回到陈私口中的那个被人群簇拥的光芒万丈的他。
林薇头靠着门板,沉默了一小会儿,眨了眨眼睛,说:“江学弟,你是不是除了林岑,没别的话跟我说了?”
电话那头的江宿,被她问的一愣:“嗯?”
“温馨提醒下,截止到现在,把你说的三个嗯字排除掉,你跟我打电话说了六句话,其中五句话跟林岑有关。”
“……”
“你觉得你跟你未来的女朋友打电话一直聊别的男生合适吗?”
“……”
三秒后,江宿忽然笑了:“行吧,聊点跟薇宝有关的。”
“薇宝,想跟你牵会儿手。”
“想抱抱你。”
“要是可以的话,还想亲亲你。”
因为在外面,林薇戴了耳机,江宿声音低而缓,透过耳机传进她的耳朵里,带起一股酥麻的刺激感。
林薇手一抖,险些把手机甩进面前的马桶池里。
操。
她提醒他聊林岑过多,可不是暗示他对她耍流氓的。
林薇面无表情的沉默了几秒:“哥哥。”
电话那头的江宿呼吸停了下,过了两秒,传来很哑的一声:“嗯?”
林薇左右看了一圈,虽然在隔间里,但还是把声音压得很小声:“我最近长胸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