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des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精靈夢之愛的種子 我的名字叫小悅兒-番外分享-u4mbi

精靈夢之愛的種子
小說推薦精靈夢之愛的種子
一幕幕的时间片段如同电影磁带一样在仙境中绽放,而处于中心的两个人,是那样的坚决。
以自身为罚,停止这场意外的意外。
耀眼光芒万丈,时间的力量永远是那样的神秘,强大,深不可测,捉摸不透,仙境渐渐恢复,过去的悲剧正在悄然改变,未来,也重新开始。
时间,带走了他们的未来,停止在此刻,不再流动。
跨过时空、宇宙界限,在另一个世界里,当一颗星辰拖着长长的尾巴砸入那所学院时,停止的未来时间,正在悄然恢复。
魔武大陆,自当初那颗流星来袭已经过去三年了,三年里,没有谁知道当初那颗星辰怎么样了,也有人问过,但是结果都是,并没有星辰的坠落,不管其他人相不相信,他们只提供理由,其他就不管。渐渐的,星辰事件也被人淡忘了。
但是,在魔武学院后方深处区域某个巨大的空间世界里,一棵高达数百丈,数十个人也不能环抱的巨树挺拔屹立,能够清晰看到层层绿色光环围绕着巨树。那是充满了浓郁生命气息的生命之树。而在生命之树下方,放置着两口水晶棺椁,里面躺着两个少年少女,他们很安静,没有一点微波。
没错,他们就是被那颗星辰带到这里的舒言和王默,在舒言牺牲自己停止时间混乱之后的一刻,当初彬冼送他的那块晶石发挥了作用,将他们的灵魂吸进晶石,在时空力量的推动下跨过空间回到了魔武的世界。
他们在这里躺了三年,在这三年里,他们每天都接受着生命之树浓郁的生命滋养,从当初的虚弱无比透明的形态恢复到了如同实体一般。
现在的舒言已经不再有魔族的血脉了,彬冼用魔族的吸血秘法帮舒言将魔族的血脉吸出,然后植入生血丹帮助其人类血脉快速恢复填补缺失的另一半。
轻微脚步声传来,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英俊少年走来,深紫色的双眸看不出深邃。他就是曾经赠送了舒言水晶石才得以让两人保命的彬冼。
彬冼走到水晶棺椁前,深邃紫眸浮现一抹水晶般光芒,双手一连插出数十上百种指法,顿时,生命之树接连水晶棺椁一同散发出强烈的光芒。
水晶棺椁渐渐消融,舒言王默两人漂浮在半空,生命之树散发出的充满浓郁生机的绿光渗入他们的灵魂,这是三年孕养的最后一步,之后他们的灵魂就如同实体一般无二了。一个钟后,绿光停止进入,生命之树也不再散发强烈光芒,树冠随着风轻轻摆动。
一道白光闪现,这里再多了一人。黑色长发扎成马尾垂下,蓝色的劲装衬出了那曼妙身材,白皙肌肤吹弹可破,此人正式南恬。
“怎么样了?”南恬看着形体越发凝实的舒言王默,问。
“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说时,彬冼摊开手掌,一块乳白色晶石出现,正是那块带着舒言王默来到这个世界的晶石。只见彬冼将其捏碎,晶石化为点点星光飘向两人,而后没入他们头脑。
“能够恢复多少记忆,就看他们的造化,现在,只有等了。”
叶罗丽仙境,那件事过去已经一年,所有的一切在时间的推动下有秩序的恢复着,这一次变革,是魔界赢了,但仙境也没有完全输,至少仙境并没有损失多少,只是,因为那高高伫立在大森林深处静水湖外围的两块巨大水晶,仙境也改变了不少。
美女的貼身特種兵
静水湖,作为变革结束的主战场,最大的改变就是这里了。尽管有着时间的改变,但静水湖的湖水却是始终处于一种波涛汹涌的状态,不再安静。
湖岸,站着两道倩影,其中一个是身着淡黄色长裙的曼多拉,而在她旁边的一个,身着浅蓝色长裙,雪白的肌肤与银光般的长发,一双宝石般闪耀的眸子,无不让人看了不惊艳。那是仙境的冰美人,也是水王子的妹妹,在变革结束后,她被唤醒了。
一年前,叶罗丽仙境皇宫的镜空间里,曼多拉带着辛灵来到一座巨大的殿门前,在外面,都可以感觉到一股令人生寒的冷气。仙境的仙子是不会受到冷暖温度影响的,她们能够感觉到冷意,说明这些冷气是魔法凝聚。
曼多拉看着眼前的巨大殿门,仿佛在回忆什么,道:“当年,我想要得到她的力量来打败你,你也知道,我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魔法,都是通过镜魔法的反射来使用别人的魔法。她一直反抗,而我,也不可能真正对她下死手,本来是要使用石化术将他石化,却是让她在危难时刻冰封自我,陷入了沉睡,石化术也被她挡在了冰封之外。”
辛灵看着曼多拉,笑道:“或许你这样做,也是让她避过了那段危险时期,你也不忍她受难吧。”
曼多拉讪讪而笑,“姐姐,有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当初仙王会选择你继承仙境,现在我是明白了,或许你的手段,更适合仙境与其他世界的沟通合作。”
“你这是变相说我老谋深算吗?”辛灵笑道。
“难道不是吗?进去吧。”
推开殿门,顿时,一股强大的寒气涌出,殿门外的空间瞬间就染上了厚厚的白霜,宫殿里,都是白茫茫一片,阵阵寒意浮动,皑皑白雪飘落,而在正中央半空中,一块巨大的冰晶悬空而立,而在冰晶里面,有着一个冰美人。
静水湖岸,冰公主宝石般的双眸,透露着担忧,仿佛能够穿过汹涌湖水一般。
“哥哥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谁仙基已经开始为他修补缺陷,以后,不会再发生那种事情了,也不会辜负他的牺牲了。”曼多拉说完,仿佛陷入了回忆,眼神中有着满满的温柔。
VIP寵制,老公要抱抱 思初
冰公主知道她说的是谁,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看向静水湖外的两座巨大水晶。
见得冰公主看向那边,曼多拉眼中又是愧疚,道:“多亏了他们,我们才得救,以前真是太对不起他们了。”
时间,是最难以捉摸掌控的一种强大力量,每个人都活在时间控制下的世界,出生,成长,看去,最终化为尘土,无论是谁,什么地方,都逃脱不了时间。
人类世界,精英高中,一年半过去了,陈思思等人也都已经步入了高三,为高考做准备。
当初的四人小队,加上后来加入的齐娜封银沙等人,虽然偶尔拌吵几句,不小心擦枪走火打上一架,但那些记忆是不容抹去的。
“思思。”
一个高大帅气阳光的男孩在走廊里叫住了前面的高挑漂亮女孩。
“怎么了建鹏?”陈思思回头问这个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的阳光男孩。
建鹏以前在队里虽说不是最矮的,但也和王默陈思思不多的身高,在变成叶罗丽战士后更是让他觉得羞耻。但是这一年中,他的身高却是蹭蹭往上涨,现在已经接近一米九,那一张娃娃脸也开始变得稍微成熟些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积累够了后就爆发出不可比拟的威力。
“思思,放学后你没什么事的话一起去趟舒言家吧。”
“怎么这么突然?”
“哼!当然是去嘲笑某人。”
“送别才是真的吧。”虽然建鹏表现的一点都无所谓,但陈思思还是捕捉到了其中一丝不舍。
变革结束后,炼狱七魔没有返回魔界,而是暂时留在了人类世界,他们都选择了自己的路。黑弃在获得辛灵同意后在仙境药草地中陪着树苓,而树苓则是在木仙基本源下进行培育下一代守护者,而她也会在新的守护者诞生后,跟黑弃离开仙境,前往其他世界旅游。其他守护者,烈火和铃铛选择回到蜜境,守护如今变得脆弱的世界,而两地的仙基则暂时教给了火影和金铃,让他们关注新的守护者的诞生。至于地槐,因为女儿的原因,暂时没有要隐退的意愿。
而老二黑剑,则是在林安和舒彦平之中各种的盯视,其他兄妹因为知道他们之间以前的一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事情也就不理会,但有时候老四黑夜还是会劝说他一番的;林安已经让黑弃将自己的魔之本源抽离,她现在已经如同人类一般,会随着时间经历人类短暂却丰富的生老病死。
玄淑颖因为选择了跟华生在一起,他们选择了在人类世界生活,体会其中的事态百千,他们现在仍在精英高中教学,华生还是陈思思他们的班主任。玄里焰虽说已经没有再去学校上过课,但偶尔兴趣来了还会去找建鹏来一场篮球赛,或者上火了和他打一架还是会的,所以两人经常的弄得一身伤,不过,这两人的情谊也是很深厚啊。
至于最小的黑羽蜮,因为本源受创,修为尽失,而她又不肯再修炼,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到曼多拉身边,哪怕是看看她也好,她从小就渴望得到的感情,在曼多拉身上,她看到了,也想要享受那种温暖的力量。
当建鹏和陈思思来到舒家大院时,除了黑弃,差不多都来了。
“你们来的可够晚的啊。”玄里焰抱胸一脸不悦的看着他们两。
建鹏见到他就伸手扔了件东西过去,玄里焰接住,是一颗晶莹的半个拳头大小的篮球饰品,那是用仙境最硬的水晶石做成的。
“还不是为了送你一程回家带了点纪念品,也免得你想念。”
“就这玩意儿?”玄里焰一脸的嫌弃样。
“喂!小爷能在你临走前送你纪念品也算对得起我们相识一场,鬼知道你们这次离开后什么时候会回来一趟,说不定哪天你们路过回来看看,找熟人唠嗑唠嗑也可能找不到了。”
听得他这么说,莫名的有点伤感,玄里焰看了看那颗晶莹的篮球水晶石,然后一只手握紧,徐徐黑色地狱火燃烧,五分钟后,就看到一颗浑圆的黑色晶石出现,玄里焰将还是冒着热气的晶石扔给了建鹏,却是烫得建鹏差点扔了,看清也是一颗篮球模样的晶石,上面还有地狱火的火纹。
“这是,回礼?”建鹏有些发愣看着手中这颗黑色篮球,疑惑问道。
“用你们的人类世界的话来说就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就像你说的,我们认识一场,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也许到时候真的就连找个熟人唠嗑都不能了。你们人类的寿命真是短透了。”玄里焰难得的正经话令其他人都不禁感叹万分。
“既然这样,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建鹏笑道。
“我才叫勉为其难。”玄里焰收起了那颗晶石。
一旁的陈思思和齐娜见得他们这样,不免笑了,齐娜道:“你们这样子倒像是情人远游,交换定情信物期待开始再见似的。”说完两个女孩都笑的不行了。
建鹏玄里焰两人听完顿时瞪大了双眼叫到:“怎么可能!!”
賢妻的復仇 鎏歌
“齐娜,你从哪看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建鹏瞪着齐娜说道。
“主人最近写小说,灵感是一堆一堆的,偶尔还会冒出两句。”菲灵依旧是娃娃模样,坐在齐娜肩膀上说道。
“我说齐娜,不要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建鹏朝着齐娜正经叮嘱道。然后看向菲灵,他一直感到奇怪,菲灵如果也是叶罗丽仙子的话,此时应该已经解除了咒语,应该恢复原来样子才对,为什么还是娃娃的模样呢?不过他也没有问,毕竟那是别人的秘密。
蓝孔雀因为今天有个人演唱会所以没有来,而亮彩则是去给她加油呐喊去了,甚至在仙境的罗丽茉莉他们也来给她呐喊加油。
封银沙来到玄里焰面前,抬起一手握紧就在玄里焰肩膀重重捶打了一下,笑道:“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面,作为兄弟,我也不知道还说什么,只希望你能保重自己,别还没玩够就没了命。”
玄里焰对于这一拳也是狠狠的还了回去,也笑道:“你就放一百万个心吧,我可不像兄弟你这么的体弱多病,我们魔族的身体素质强着呢,倒是你,可不要再得什么先天什么黑色素缺陷了。”
“经过木精灵的医治,不会再有了,而且我打算上医大,尽可能的减轻那些被病痛折磨的人。”封银沙说着自己的意志,一旁的黑香菱也是给予百分百的鼓励以及肯定。
“你一定会成功的,兄弟相信你。”玄里焰伸出一只手,封银沙也笑着紧紧握了上去,这是他最好的朋友,兄弟。
另一边,黑剑黑夜在和舒彦平以及林安在说着。
只见黑剑双眼很是严肃地看着舒彦平,冷声道:“她现在已经是人类了,我不希望她会收到伤害,如果被我知道了,就算身在外空世界我也一样回来将你万剑穿心!”
舒彦平也是一副严肃模样,握在林安肩上的手紧了紧,说:“我不会背弃在魔族亲友面前许下的誓言,不管安以前是怎样,我爱的是她这个与我一起经历了二十几年的林安,是魔族的林安,也是人类的林安。”
“彦平…”林安抬头看着这个当初不小心差点误伤,然后结缘的男人,眼中满是柔情。
舒彦平低头看着林安双眼,真挚而又严肃,却又满满柔情的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着眼前两人的真挚的告白,黑剑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有觉得嫉妒或者恼火,或者,喜欢的人幸福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看着眼前两人还在你侬我侬,黑剑突然间感觉自己有些驾驭不住被闪的光芒,连忙冷了脸,转身说道:“舒言的事,我会在外界留意的。”
两人一听,都向他说谢。
夜空如墨,月朗星稀,当满月升至正空时,一道门户在月下打开,然后在众人目送中渐渐在门户中消失的三道身影,直到最后门户也关闭消失才结束。
走在路上,陈思思建鹏,封银沙齐娜以及菲灵黑香菱,几人都沉默不语,月光照下,在地上拉起了长长的影子。
和齐娜走在最后面的陈思思突然停下,其他人如同受到感应一般也纷纷停了下来,都看向她,谁也没有开口问,而是静静等着她要说的话。
陈思思低垂着头,没有扎起的长发垂在两肩,胸前,后腰。然而,却是看见陈思思肩膀在轻轻抽搐着,隐隐地能够听到呜咽声。
齐娜终是忍不住,上前一步就要问:“思思…”却是见到陈思思猛然抬起头,双眼已经布满了晶莹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其他人见状都不禁面露悲色。
“思思?”
“……我想他们了!”
一句话,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一年多了,他们为了不让那两人影响自己,都选择在忙碌繁重的学习生活避开所有跟他们有关的一切,然而,谁也无法忘记。
蜜境,自从舒言王默决定后,苦命鸳鸯与神坛就发生了天大的变化,它们变得黯淡无光,如同古老的存在而沉眠一般。因为这样,也让的这方世界变得脆弱不已。
玉蓉行走在蜜境之中,看着这方有些暗淡的世界,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当年和王天宇来到人类世界,游玩了数百年,看过了多少时代变迁,生死离别,而在三十年前,他们才决定安安静静,在邻河市安定,并在这里生下了王默,一家人快快乐乐,很是幸福。
然而,在王默六岁那年,王天宇突发状况,莫名失踪了!玉蓉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所以,十几年里,她一直在寻找着王天宇的踪迹,瞒着王默寻找着。
所幸,她还是找到了,结果却是让人不如意,王天宇被困在了一处险地中,只能分出一缕意念,通过风之本源来与玉蓉取得联系。而玉蓉也在寻找着解救他的方法。
然而这一等,就是十几年,看着王默渐渐长大,傻傻呼呼,心地善良,有些胆小,虽然有时候被欺负了,却不会放弃;没想到,这期间,王默有了奇遇,得到了仙境仙子的信任和选择,她拥有了魔法,并拥有了真正的好朋友,她变得勇敢自信了。
然而,她却是没想到,王默竟然和舒言意外的进入了蜜境,并在宣言下,被圣树的种子选中,后面的事情更是一连串的发生。
当王默第一次带同学回家的时候,她知道,王默长大了,她也有了可以依赖的人,不同于依赖父母,而是未来。她挺喜欢舒言的,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帅气而沉着稳重的男孩子。
玉蓉向着深处的神坛走去,她刚从金阳双峰出来,已经跟烈火他们把事情身份挑明了,她要在神坛等待,等待他的归来。
三年后………………
叶罗丽仙境,宫殿里,一道耀眼的身影,在辛灵的目送下,缓缓离开了仙境,看着她的消失的身影,辛灵也是有着期待。
“希望你能够真正的找到,属于自己的自己。”
就在这时,似是有所感应,辛灵望向静水湖方向,先是惊讶,而后便是欣慰,高兴。
此时,静水湖边,曼多拉不敢置信的看着湖水中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那清净的蓝,温柔的笑,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脸,此刻,都在她眼前浮现了。双手颤抖着伸出,想要触碰,脚步却是迈出地艰难。
似乎是看到了曼多拉,水精灵王面露心疼,思念也涌现而出,迈开步伐向她走了过去,最后将她轻轻抱入怀中,依旧是那温柔的话语。
“我回来了。”
泪水,哭声,再也忍不住喷涌而出,多少年了?无数个夜晚总会出现在梦中的人,现在,真实的出现在了面前,多少的思念委屈,都化为了泪水哭声,悄然消失。
这时,静水湖面,一团水漂浮而起,渐渐凝成了一个人,一个模样十三四岁的可爱帅气的少年,翠绿双眸看着少年相拥的两人,脸上也是浮现了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的幸福,他走了过去,在两人之间停下,曼多拉和水精灵王见状,伸出一只手,将他也揽入怀里,千年了,一家人,终于再次相聚。
不远处,辛灵和冰公主以及其他人都高兴看着他们,都替他们开心。
三年过去,陈思思等人都已经是大学生了,只是各自都考上了不同大学,陈思思和齐娜一起考上了帝都的大学,相见比较容易,而齐娜也开始接触了演艺圈,陈思思在钢琴演奏行业也是崭露头角。封银沙如愿的考上了医大,建鹏则是考上了体大,几人虽然在不同的大学,但也有联系,也都约定了一个时间前来仙境,看望他们的好朋友,也看望菲灵。
受到时间的影响,菲灵不是叶罗丽仙子的秘密在两年前就暴露了,而她也因为时间,而失去了生命。当齐娜带着菲灵来找辛灵的时候,辛灵也尝试着再次将灵魂碎片注入她体内,却是发现了菲灵有了自己的意识,她现在这个样子,如同陷入深深的沉睡一般。
“齐娜,菲灵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灵魂,不能再将我的灵魂碎片注入给她生命。”
“那怎么办?难道,菲灵就这样失去生命了吗?”齐娜不敢相信这事。
“要想菲灵醒过来,只有给她注入没有主的生命力,而拥有了自主意识的菲灵,在得到生命后,就会如同真正的叶罗丽仙子一样了。”辛灵说道。
听到辛灵这么说,齐娜很是高兴,迫不及待问道:“那要怎么做?”
“我会将菲灵带到药草地,作为叶罗丽仙境木之仙基,也是五大仙基中生命力最为旺盛的,将菲灵教给她,她会知道怎么为菲灵灌输生命力,不过,这过程很漫长,可能是几年,也可能是十年,甚至是几十年。”
“没关系,我可以等,以前都是菲灵给我勇气,给我信心,现在,为了她,不论如何,我都会等的。”
“好孩子。”
陈思思看着巨大水晶中的两人,喃喃道:“你们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啊?”
匆匆五年又过去了,当初青涩的少年们也已经成长为出色的青年。
当睁开的第一眼,看见的是一方充满生命的绿色,脑海中片段不断闪过,埋藏在深处的记忆也被拉扯了出来。转过头看去,心中最在意的那个人也在身边,没有远去。
我们,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惩罚而消失,我们,活过来了。
彬冼和南恬看着他们两人,一旁的南恬问道:“你们记得自己是谁吗?记得自己是哪里人吗?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有,记得我们是谁吗?”
南恬的一连串问题问得舒言王默都是微微一笑,然后点点头。见他们这样,南恬已经知道他们并没有因为事故而有所欠缺。
“我们怎么来到这里的?”舒言问。
“是彬冼给你的那颗晶石在你们发生意外的那一刻,将你们的灵魂带到了这里, 你们已经沉睡了三年了。”南恬说到。
“三年,不知道仙境和其他人怎么样了?”
“这里的时间与你们那边的时间不一样,在这里是过去了三年,但是那边,已经过去近十年,你们当初的小伙伴,现在也已经成长为大人了。”彬冼说道。
“这么久?”舒言王默很是惊讶,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十年时间,已经足够让很多事情改变原貌,也有可能彻底变化。
“既然你们现在醒了,虽然是灵魂体,但也不妨碍行动,要不要出去看看我们这个世界?”南恬问。
当他们看着眼前这个各式各样的魔法武术的世界时,他们已经震惊了,听着南恬给他们的解说,这个世界有些很多不同的种族,在这个盛行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强大的实力,是不能够在外面生存的,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所书院,一个帝国为背景的书院。
南恬又带他们去见了以前认识的人,北翎雪东离雨他们,然后又见了文元老,最后带他们去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就这样,舒言和王默又在这里呆了半年,南恬和彬冼带着他们几乎将整个魔武大陆相对安全的地方游览了一遍。
魔武学院深处,当文元老再次打开空间通道的时候,舒言和王默在众人目光欢送下,渐渐隐没了身影,踏上了返回原来世界的道路。
舒言紧紧握着王默双手,在通道中缓缓前进。
“舒言,你说,十年过去了,思思是不是更加漂亮了,建鹏有没有长高了?封银沙有没有好朋友?齐娜有没有变得更加自信?”王默不禁对回去后所发生的一切充满了期待,脸上露出灿烂笑容。
“会的。他们只会变得更加优秀。”舒言回头施以微笑,“只是我们当初可是高中还没读完,这会回去后可能要继续读下去了,还要再花上几年把大学也读了,只是到时候,他们都已经三十多了吧。”舒言轻笑道。
听着舒言的玩笑,王默也笑了起来,“是啊,好想快点见到他们啊。”
通道的尽头,是他们的归宿。
樱花街道上,三辆车驶进了一条死胡同里,面对那面厚实的土墙仍不停止,一头撞了进去,没有想象中的车马人翻,三辆车直接穿过了那面土墙,来到了另一边。
叶罗丽仙境,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两块沉寂了十年的巨大水晶正在散发着光芒,水晶晶体正在缓慢的分解,消失。
另一边,蜜境里,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暗淡了十年的圣树苦命鸳鸯以及神坛,突然间散发强烈光芒,蜜境里原本悲淡的气氛瞬间化为乌有,熟悉的幸福祥和的气息正慢慢从圣树以及神坛涌出,充满蜜境。
金阳双峰下,烈火铃铛他们感受着蜜境的变化,不禁震惊,那深处的苦命鸳鸯,没有几枚叶子的枝干在摇摆着,仿佛在热烈迎接一般。神坛处,玉蓉和连琭夫妇两站在外围空中,看着神坛上密密麻麻的纹路一条条被激活,神圣柔和的光芒散发而出,为神坛描绘出更好的图画。
“这是怎么回事啊?感觉突然间回到了十年以前。”连琭不解问道。
“还记得十年前圣树和神坛为什么会突然间黯然吗?”玉蓉反问了一句。
“在舒言和王默出事那一刻。”突然间,连琭像是明白了什么,有些激动不敢置信,问:“你是说,他们…”
玉蓉面露温柔与安心的笑容,说道:“他们,回来了。”
我的孩子,回来了。
就在这时,神坛再次爆发更加强烈的光芒,在外围的他们都被照的睁不开眼。光芒渐渐淡下,隐约间,在神坛中央,光芒的照耀下,一个身影浮现,而且越来越清晰,玉蓉睁大眼睛看着那里,心脏仿佛受到强烈刺激一般,快速跳动着,双手不禁握紧了双拳。
“伴儿,神坛中央有人。”空月指着那里,疑惑到。
“是谁?”
直到光芒渐渐消失,而神坛上的纹路依旧在散发光芒,却也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目光时,三人也就看清了神坛中央的人影。
那是一个披散着长发的男子,一身洁白无暇的衣衫,在光芒的衬托下尤其出尘,缓缓睁开的双眼,紫黑色的眸子尤其让人感觉到熟悉。男子抬头看向他们所在,那张面庞竟然会让连琭空月有种熟悉感。
“为什么他会让我觉得好像在哪见过?”空月疑问。
“我也这么觉得,到底是谁?怎么想不起来了?”连琭在努力回忆有关这个男子的记忆。只有玉蓉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没有什么表情。
男子见到他们,动了动,便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虚空中仿佛有些实地供他踩踏一般。每一步都走的那么踏实,均匀,渐渐地拉近了距离,男子站在了玉蓉面前。两人就这么看着,没有出声。这更加的让连琭空月感到奇怪,尤其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那种熟悉感更加的清晰。
“嗨,十几年不见了,你变了,变得有些成熟了。”男子突然开口,对玉蓉微微一笑。
“是啊,本来我还在想,如果你再不回来,我想女儿也不认得你想什么模样了,说不定她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就要少了你的位子了。”玉蓉的语气也很平静,其中甚至有些戏谑。
“我心爱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忘记她心爱的老爸,我们可是留了照片的,不是吗?”男子露出不可能的自信微笑。
皇後無所畏懼 初雲之初
“那可不一定,我已经把你的照片都收起来了,默默一张都没有看到,倒是天天都能见到男朋友。”玉蓉一副你信不信自己琢磨。
男子“果然”吓了一跳:“男朋友?!默默连男朋友都有了?”
“当然!谁让你不在。”
说完,两个人都没有回话,倒是一旁的连琭空月已经在他们的对话中得到了男子的身份,蜜境上两任守护者,无为守护,王天宇,王默的父亲。
王天宇看着玉蓉的脸,抬手在她脸颊上,将几根掉落的发丝拢到脑后,柔声道:“想我了就承认吧。我也想你了,想你和默默,想我们温馨可爱的家了。”
当王天宇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连琭空月都能看到玉蓉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双眼瞬间红了。而也在王天宇的下一句话和拥抱,玉蓉彻底崩溃了。
“老婆,我回来了。”
仙境,巨大的水晶晶体已经消失,舒言和王默浮在半空中,下面,陈思思等人都有些激动地看着他们,辛灵也站在不远处的天空中,情绪也难免有些激动。而在她身边,也有着两个人,也在看着那边发生的事。
两人其中一个,就是当初辛灵在水晶通道里解封后的那抹耀眼光芒中的人影,光仙子,白光莹。五年前,在辛灵的注视下离开仙境寻找自我的那个仙子,而她来到了人类世界,选择了一个人类缔结了契约。
另一个嘴里叼着棒棒糖抱胸一副看好戏的男子就是白光莹的契约者,有钱搞摇滚,追崇自由的贵公子帅哥,高泰明,不喜欢任何束缚自由的事。
高泰明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再低头看向地面上看起来很激动的陈思思,不禁有些好奇
那两个人就是束缚了你自由音乐的原因吗?我到要看看是怎么的厉害。
半空中,舒言和王默的模样还是十年前的少年与少女,没有一丝改变,然而就在这时,青涩的面容似乎产生了些许变化,恍惚间仿佛长大了很多,但当再仔细看的时候,却又没有变化。
“主人。”罗丽和茉莉紧紧看着他们,心里是无比紧张的。
在令人提心的情绪中,慢慢地过了一个小时,还没有事情发生。
“什么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真是无聊。”高泰明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就在他话音刚落,舒言王默所在的上空,一道门户突然出现打开,人和仙子的视觉中能够清楚的看到,两道人影缓缓走来,看着众人也是一阵心情激荡。
“那是?”
在所有人紧张的情绪中,刚从通道中走出来的舒言和王默,带着无比激动地心情回到了自己的身躯,融合。
两人缓缓降落下来,已经沉寂了十年的两个人,终于又有了生气,当他们重新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人都不禁为这场等待留下了泪水。
陈思思最先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两人,建鹏,齐娜,封银沙,罗丽,还有茉莉,都怀抱在一起,即使已经长大成为大人,泪水却也如同孩提一样,没有尽一样落下,十年等待提起的巨石,在这一刻,终于彻底落下。
歇斯底里的哭声,抹不尽的泪水,久违的气息,都不是一言两语说清楚的。
恢复了原来模样的水王子,相拥着父母,高兴地看着他们,树苓和黑弃也来了,黑羽蜮似乎有些害羞的在曼多拉身后,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冰公主也为他们高兴……
一年后,人类世界,精英高中高三毕业生,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结束了高中的学习,舒言和王默就在其中。
果然如同舒言所说,在他们醒来之后,他们的模样顶多就是和十七八岁,也许是因为受到了那边世界的影响,他们并没有如同在这边世界十年那般,成长为大人,所以,在回到人类世界后,他们在舒言父母帮助补习下,将以前的课程补上,参加了高考,如今他们也已经高中毕业,步入迟了十年的大学,而后又是四年过去,他们也都毕业了,也如同他们说的一样,当初的伙伴们已经在奔三了,而菲灵,也拥有了属于自己嗯生命,苏醒了。
这天,在所有人都瞒着王默的情况下,舒言向王默求婚了,不同于十几年前那次在蜜境为了见到烈火而不得不的结婚,这次,是真实的在以成为夫妻为目的在求婚。王默一阵感动含泪点头答应,众人都一脸艳羡。
这一天,在仙子们的魔法祝福下,朋友亲人们的祝福下,王默穿上了婚纱,在王天宇的带领下走上了红毯,向着尽头新郎所在处走去。
似曾相似的场景,也相似的脸红心跳,却不一样的心情,甜蜜涌满了她的心窝。
王天宇将王默送到舒言面前,严肃地看着舒言,道:“虽然我这十几年因为发生了意外而不能够陪在默默身边看着她成长,但是我还是知道她这些年的情况的,你要是让她受到伤害欺负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让你付出很大的代价。”说时另一只手上紧紧握成拳,重重垂在舒言胸前。
舒言见状也是很严肃的回到:“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再让王默受到任何伤害的,那是最后一次了!”说完,深深的向着王天宇行了晚辈礼。
“我会记住你说的话。”然后将王默的手交给了舒言,自己退回了玉蓉身边,一副不舍模样。
舒言看着王默,王默也看着他,然后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下,在连琭扮演的牧师主持下,郑重的宣言。
“舒言先生,你愿意旁边这边漂亮善良的王默小姐成为你的合法妻子,不管以后生老病死,平穷富贵,你都愿意永远和她在一起,度过一生吗?”
舒言深情看着王默,道:“我愿意!”
“嗯。王默小姐,你是否愿意与你身边这位帅气腹黑的舒言先生成为你合法的丈夫,不管以后生死苦难,平穷富贵,都愿意在他身边,支持他,陪伴他度过一生,永远和他在一起吗?”
“我愿意!”
“好!接下来请你们交换对方戒指,再来一个深情亲吻。”连琭一副看好戏的看着他们。
舒言给王默带上戒指,王默还沉浸在幸福冲刷下游神状态,竟然将戒指带在了舒言右边手上。
“你带错手了。”舒言在她耳边轻呼一声,顿时让王默红着脸回神,赶紧把戒指换了回来。
然后舒言轻轻将头纱撩起,稳住了那片柔软。
“好,礼成!恭喜舒言和王默结成连理,祝福他们幸福美满。”
“太好了,主人。”
“今后,就剩下我们这些单身狗了。”建鹏一阵呜呼哀哉。
“是啊,主人你都奔三了,就你一个单身狗了。”亮彩说道。
“谁说就我一个了,不是还有他们吗?”建鹏指着齐娜和封银沙,却见得封银沙两人笑的有些欠揍。
“不好意思,我们两个打算试试看,暂时脱离了单身狗的范畴。”封银沙揽住齐娜的肩膀一副歉意说道。而齐娜也是不好意思笑了笑。
修真不如刷好感 阿黑黑黑
“看来,你还真是单身贵族。”菲灵笑道。
“我!还有思思呢。”建鹏反驳。
这时,那边大叫了:“接下来扔花了,都不要和我抢啊!”
王默背对着他们,将手中的花束奋力向后抛了出去,花束在空中略过了挤在一死的人群,向着站在后面的陈思思飞去,眼见陈思思向后退就要高兴的接住花束,就在这时,却是撞在了一人身上差点摔倒,被那人伸手揽腰抱住,而那束花也落在了那人的手中。
“高泰明!”陈思思惊讶。
高泰明看着她挑了挑眉,将手中的花束递到陈思思面前,眼神中有些些许严肃,说:“这位大小姐,我看我们两个也不小了,要不要和我体会自由的夫妻生活啊?”
陈思思脸瞬间就红了。
“看吧,果然,只剩下主人你一个单身了。”亮彩还不忘在建鹏身上插两刀。
“老天啊!不带这样玩儿我的!”
建鹏的叫喊让的所有人都笑了。
命运,在遇见你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时间,是对他们的见证,这一段幸福的时光,注定是留存在每个人的心里。
他们停下的时间,转动了。
……………………………………全文完。
【时间的转动】
11690字送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