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r2y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第二百一十六章:我要去大夏國都,問個明白【新書求一切】讀書-nldny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苏长御有点小懵了。
他本以为太上玄机只是送来一些普通宝物。
可没想到的是,居然都是衣服。
而且还是如此珍贵的衣服。
啊……这!这!这谁顶得住啊。
苏长御咳嗽了一声,随后看向众人道。
“那个,我问下,你们刚才说,若是我不收下,你们就会受罚?对吗?”
床上多了個美媚 我吃餛飩
苏长御开口,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苏长御这又是作甚。
但还是连忙回答。
“是啊,苏大人,您若是不收下这些礼物,我等实在是不好交差。”
他们开口,满脸惆怅。
“行吧,上苍有好生之德,再者你们一路也辛苦,若是我不收下这些礼物,害得你们回去被责罚,的确是我的不对。”
“东西就留下来,你们回去吧。”
苏长御面色平静道。
只是此话一说,众人不由大喜过望,本来都已经做好回去挨罚的准备,可没想到苏长御突然回心转意了,让他们不得不喜悦。
“苏大人,那您清点一下,一共三十二个箱子,玄机大人说,其中十二个箱子是您的,剩下二十个箱子,是为您一些师弟妹准备的。”
对方如此开口,倒是让苏长御有些惊讶。
没想到太上玄机都帮自己这群师弟妹都准备好了礼物,这还真是……有够周到的。
“行了,你们回去吧。”
清点过后,苏长御点了点头,让他们回去。
后者也没有逗留,他们朝着苏长御一拜,随后纷纷离开。
待离开之后ꓹ 苏长御看着这三十二个箱子,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有一些难受ꓹ 觉得自己没有任何一点骨气。
几件衣服就把自己收买了,当真是不争气啊。
不过难受归难受,苏长御还是连忙打开箱子ꓹ 挨个检查一番。
果然,每个箱子之中ꓹ 都放了一件华衣,每一件衣服的款式都不同ꓹ 不但款式不同ꓹ 而且每件衣服的质量都是极高。
无论是选料还是做工,比自己身上这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让苏长御十分激动。
但让苏长御有些好奇的是,这些衣服,乃是宫廷制品,太上玄机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宫廷制衣都能搞到?难不成是个大官?
苏长御不明白,也就在这时ꓹ 太华道人出现了。
“长御,怎么会有这么多箱子啊?”
太华道人走来ꓹ 他有些好奇ꓹ 看着地上的这些箱子。
“掌门ꓹ 是老玄送来的。”
大旭的声音响起ꓹ 替苏长御回答。
相公,愛我嗎? 於晴
“老玄?”
听到大旭所言,太华道人不由微微皱眉。
而后忍不住开口道:“长御ꓹ 倒不是别的意思ꓹ 往后他送的东西ꓹ 你要好好斟酌斟酌,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收的。”
“我们青云道宗ꓹ 虽然穷困,但也不至于什么东西都要。”
“金银珠宝再多,也补偿不了什么。”
太华道人叹了口气,如此说道,他再劝阻苏长御。
毕竟在太华道人眼中,太上玄机基本上已经坐实是苏长御的父亲。
所以,太上玄机送来的礼物,就是一种补偿,可太华道人认为这种补偿,又有何用?
然而大旭的声音,不由响起。
“掌门,不是金银珠宝,是一些衣服。”
大旭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些好奇,但还是回答了太华道人。
“衣服?我还以为送了什么,长御,师父知道你喜欢衣服,但几件衣服也不至于把你收买了吧?你要是喜欢,为师现在带你下山,去买几件。”
太华道人开口,嗤之以鼻。
“掌门,不是啊,这衣服看起来很贵的样子,用料做工都挺好的。”
大旭继续回答,他方才也检查了这些箱子,虽然大旭不懂衣袍,但也明白这些衣袍的价值,随便一件用的丝线,都不是等闲之物。
“很贵?能有多贵?几百两黄金?还是几千两黄金?”
太华道人不以为然,同时朝着苏长御走来,看向这些箱子。
“宫廷制品,每件价值至少百万灵石。”
然而,就在这时,苏长御的声音响起,他也不清楚这些衣制品的真实价值。
只能说出一个大概。
一瞬间,太华道人愣住了。
哈?
啥意思?
百万灵石?
一件衣服价值一百万灵石?
太华道人愣在了原地,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井底之蛙。
只是很快,太华道人出声了。
“有我的吗?”
邪性老公別太壞
大旭:“……”
苏长御:“……”
是夜。
天穹如墨。
黑夜弥天。
青云前崖之上。
苏长御穿着新衣,这是一件云从龙纹长袍,长袍颜色是青山绿,金丝龙纹边角,下衣纹着白云与金龙。
这套长袍,穿在任何人身上,都可引来无数瞩目。
而穿在苏长御身上,更是让苏长御显得与众不同。
死王爺,你兒子踢我!
他站在前崖之下。
满天星辰似乎都围绕着苏长御再转一般,他太英俊了,无与伦比的气质,让世人都为之震撼。
只是一眼,便可让天下女子无法忘记。
但此时此刻,苏长御心情有些沉重。
他之前一直在思考关于自己身份的事情,因为苏长御不是很相信自己师父说的话,毕竟师父的算卦本领,他也是见识过的。
可没想到的是,一切果真如自己师父所说的一模一样。
但更让苏长御难受的是,明明自己想要拒绝,但面对着这些宫廷制衣,还是铁不下心来。
自己当真是个优柔寡断的男人啊。
这或许就是自己唯一的缺点吧。
如今回过神来,苏长御明白一点,自己必须要做个了断。
没错,自己必须要去做个了断了。
自己收了太上玄机的礼,那么太上玄机只怕还会再送,到时候剪不断理不清。
所以,苏长御决定了。
他要去大夏王朝,找一趟太上玄机。
笃定主意后,苏长御转身离开前崖,他来到大殿之中,找到太华道人。
大殿内,太华道人正在观摩着自己身上长袍,眉开眼笑。
当看到苏长御的出现,太华道人当下收回了喜爱的目光,转身看向苏长御。
“长御,怎么了?”
太华道人满是好奇地看向苏长御,不知道苏长御过来作甚。
“师父,徒儿想了很久,打算去一趟大夏王朝。”
苏长御开口,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太华道人并没有露出很惊讶的神色,相反很平静道。
“你想好了吗?”
太华道人问道。
“师父,徒儿已经彻底想明白了。”
“去大夏王朝,问个明白。”
苏长御点了点头,他已经彻底想明白了,一定要去一趟大夏王朝,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个清楚。
若不然的话,他始终不能安心。
此话一说,太华道人也不由点了点头。
“行吧,那你去吧,为师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你的。”
太华道人点了点头,他同意苏长御去了解这件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苏长御不由开口道。
“真的支持吗?”
苏长御问道。
“那是自然,你是我大徒儿,为师自然支持。”
爆寵醫妃之病王太腹黑
太华道人有点好奇,不明白苏长御为什么这么问了一句。
“那师父,这趟去大夏王朝的路费。”
苏长御开口,说到这里,也就沉默了。
这就是他过来的意思。
“路费?”
提到路费,太华道人不由神色一变了。
“你不是有银两吗?怎么还要找为师拿?”
对于太华道人来说,什么事都好说,但唯独对着银两,就有一些麻烦了。
“师父,那点银两够做什么?我这次去的是大夏国都,不是晋国啊,少说你得给我个几万两黄金吧。”
苏长御开口,他身上是有点银两,自从叶平来了青云道宗之后,整个宗门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不少。
原来大家身上凑不出十两银子,可现在个个身上有个几十两黄金。
可去大夏国都,这笔费用可真不少。
“几万两黄金?长御,你这是狮子大张口啊?你看我像有这么多银两的人吗?”
太华道人懵了。
几万两黄金是什么概念?虽然叶平提高了青云道宗的整体经济水平,但问题是,刚装修完青云道宗,哪里有那么多银两啊。
“几万两是最低的了,师父,我总不可能一直一路御剑飞行吧?”
“传送阵不要钱?吃的喝的可以差一点,传送阵的费用,可不是小钱。”
苏长御有些郁闷。
只要提到钱,自己师父马上就变脸。
不过苏长御说的也在理,吃喝住的确可以差一点,只是这传送阵的钱,还真不能省。
“一万两黄金,师父最多能拿出这么多来,晋国国都传送到大夏国都,八千两黄金一位,至于怎么去晋国国都,你不是喜欢御剑飞行吗?”
“直接御剑过去就行了。”
太华道人开口,掐算的很死,一万两黄金,差不多刚好。
几万两黄金,那他真拿不出来。
“一万?那回来怎么办?”
苏长御问道。
“回来?回来肯定找他拿啊,百万灵石的衣服都送了,还在乎一万两黄金?”
太华道人理直气壮道。
但这话也在理,百万灵石一件的衣服都送了,还真不在乎一万两黄金。
“那行,给钱。”
江山換卿
苏长御也没多说,反正从小穷惯了,能有一万两黄金,也差不多了。
“长御,你要记住啊,不是为师抠门,也不是为师舍不得,主要是咱们青云道宗的家底就这些。”
“你看看啊,你亲生父亲,家财万贯,虽然送你的衣服,价值百万灵石,可问题是对你父亲来说,这就是九牛一毛。”
“但一万两对为师来说,简直是全部的家底,孰轻孰重,你心里要明白啊。”
太华道人一边掏钱,一边给苏长御喂鸡汤。
苏长御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到不觉得什么,毕竟钱财这种东西,他不在乎,衣服还好。
“行了,师父,徒儿自然明白。”
苏长御点了点头,随后接过十张宝钞,每一张宝钞都价值一千两黄金。
钱到手了,苏长御直接离开,显得十分洒脱。
然而就在这时,太华道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不过,长御,有一点为师还是要提醒你。”
問鏡
“若事情真如师父猜想的一般,你千万要想清楚,要不要破坏别人的家庭。”
“你的出现,会不会给别人带来影响。”
“还有,他终究是你父亲,明白吗?”
太华道人这番话,让苏长御微微一愣。
他明白太华道人是什么意思,当下点了点头道。
“师父,我明白了。”
说完此话,苏长御转身离开了。
不多时,苏长御从青云前崖离开。
过了一会,前崖之上,太华道人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很好。
总算是把苏长御送出去了。
青云道宗不会遭遇火灾了。
很好。
非常好。
就如此。
时间缓缓流逝。
转眼之间。
便到了翌日。
天刚亮。
白云古城内。
许洛尘睁开了眸子。
他面上满是自信之色。
朝着炼丹考核之地,缓缓走去。
对于这次考核,许洛尘十拿九稳。
主考官要是换做任何一个人,许洛尘都不会露出这样的自信。
可主考官是自己的师弟,许洛尘完全有自信,可以通过考核。
白云古城的炼丹考核之地。
是在古城内西南角,一处巨大的空地。
空地之中,已经搬来了不少炼丹炉。
白云古城会准备一百零八口炼丹炉,给那些没钱买炼丹炉修士准备的。
而若是自带炼丹炉的话,可以找一处空地。
此时此刻。
炼丹考核之地,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参赛修士,有三四百人,大部分都是过来围观的修士。
“许兄,许兄。”
“洛尘兄,你昨日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啊。”
“许兄,我怎么看你这么自信啊?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找了你小师弟啊?”
“许兄啊,你就帮帮忙,找你小师弟说说情啊,要是通过这次考核,我们请你去喝新茶,最新的茶,如何?”
随着许洛尘出现之后,数十人直接将许洛尘围住。
一个个显得无比激动,恳求许洛尘帮忙。
他们还是有些慌,对许洛尘昨天说的话,依旧充满着质疑。
“诸位,你们信我,按照许某人的意思,保证你们可以过关。”
许洛尘开口,苦口婆心道。
“行了,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始了,先准备准备,若是你们真得过不了关,我再去找找我小师弟,如何?”
眼看着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始了,许洛尘也不想耽误时间,只能这样开口。
众人这才放过许洛尘。
“行,许兄。”
“许兄,请。”
得到这个答复,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刑案組異聞錄 王一枝
很快,考场之中。
许洛尘一挥手。
刹那间,一束无与伦比的光芒,刺瞎了众人的眼。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