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rzt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諸天諜影 線上看-第四十八章 寡人不同意,誰都別想停!看書-oihd4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十二金仙,原剧情里的不破神话,明明沾染了杀劫,却一个不死,统统留存到了最后。
美其名曰,你上封神榜,我去西方教,各自都有大好的前程。
这与阐教择徒,首重根性是有巨大关系的。
什么叫根性啊?
讲白了,就是一切以天机为先。
天机让做的,无论再恶毒的事都眉头都不眨一下的去完成,天机不让的,哪怕再善良的事情,也是万万不能容许的,什么亲情爱情友情统统滚一边去。
能够达成以上的要求,在封神世界,绝对是根性深厚的表现,如果按照自己的性子脾气来,那对不起了,封神榜等着你上去。
可现在,天机混乱,金仙们的指路明灯,不亮了。
从元始天尊让众仙下昆仑山的那一刻起,十二金仙其实就分裂了,西方去了四位,混日子的两位,还有六位则是准备以杀渡劫。
他们犯的本来就是杀劫,必须要杀戮同道才有可能安然度过,原本目光偷摸摸地瞄准截教,没想到现在阴差阳错,最先出手针对的,居然是昔日同在元始天尊座下修炼的同门师兄弟。
真是因果报……真是大道难测啊!
既然要做过一场,广成子话音刚落,法宝就祭了起来。
高校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創新案例 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
广成子身为十二金仙之首,玉虚宫撞钟仙人,又称送终鸡,斗战能力无疑是第一的。
原剧情里就是他一而再再而三上碧游宫送遗物,把别人弟子打死不说,还将遗物送回家,如此贴心的售后服务,让两教彻底翻脸。
此时他对于同门师弟,依旧是毫不容情,一手摇动落魂钟ꓹ 攻击神魂,一手将番天印祭起ꓹ 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文殊的天灵当空打下。
文殊目光一凝,当机立断展开西方金身ꓹ 顶现庆云,口吐金莲ꓹ 指出白光,金灯耀起ꓹ 缨络垂珠ꓹ 一股岿然不动的无边清静弥漫开来。
然后就被番天印拍翻,仰后倒去,姿态安详。
不怪他,如果西方教依旧存在,那以此时文殊合两家之长的状态,足以与番天印一较高下,但可惜西方极乐净土都充公纳税了ꓹ 那金身遇到番天印的倾天威压,顿时龟裂出道道裂痕ꓹ 金灯熄灭的速度跟非诚勿扰似的ꓹ 他不倒谁倒。
如此没完ꓹ 广成子一记得手ꓹ 赤精子紧随其后,翻起阴阳镜ꓹ 就是一照。
这白面晃死ꓹ 红面晃生的法宝ꓹ 在杀伐上面不如番天印,毕竟留有余地ꓹ 可能被敌人翻盘,但如果配合使用,那肯定是无往不利。
比如此刻,倘若文殊被阴阳镜的白面晃住,那立刻失去知觉,番天印再盖上,自然是封神榜上走一遭。
不过文殊普贤向来形影不离,眼见文殊倒下,普贤真人护在他的身前,指上放白光如线,同样长出庆云,高有数丈,显出八角,又有金灯缨络垂珠,护持顶上,竟硬生生偏转了阴阳镜的照耀。
同时惧留孙放出捆仙绳佯攻扰敌,矮胖的身躯则似地鼠,往下一钻,消失无踪,首先立于不败之地。
可惜师兄弟之间知根知底,惧留孙的地行术对于十二金仙来说绝对不陌生,他刚刚往下钻去,清虚道德真君已近挥出羽扇,煊赫火焰形成一根火箭,直刺地下。
这扇子名为五火七禽扇,顾名思义有五种火,材料则是七种飞禽的羽毛编织,那可不是乱编的,凤凰、青鸾、大鹏、孔雀,种类高端,有备而来,单论威力,与九龙神火罩在伯仲之间,使用起来却更加灵活多变,对着地面刮去,渗入土中,直指惧留孙。
惧留孙感到如芒在背,面色立变,一个猛子扎下去,深深潜入,恨不得直达地心。
那五火七禽扇的火焰箭矢一路烧透,也有耗尽一刻,可惧留孙太过深入,对于捆仙绳的控制不免削弱,神念一空,竟是被太乙真人抓在了手中,用混天绫的方式祭炼起来。
战疯子一手升起九龙神火罩,九条神龙在里面蜿蜒游走,喷吐烈焰,令火力激发到最大,向着普贤罩去,准备将这四大菩萨给火化掉。
不过就在这时,一盏明灯耀起,又有乾坤尺画地为牢,将火龙圈住。
燃灯道人出手,接住了太乙真人、玉鼎真人和道行天尊的攻势。
对于阐教内部自相残杀,多宝道人掩饰不住脸上的笑容,却也没有忘记他们支持西岐的立场,对着金灵圣母道:“请师妹出手!”
金灵圣母颔首,四象塔在头顶升起,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环绕,龙虎玉如意左右敲摇,攻向广成子三仙。
广成子、赤精子和清虚道德真君的威胁最大,先将他们灭去,再收拾另外的三位金仙,便可大获全胜。
諸天榮光 紀子
云天之上,金仙强者大战,地面战场之中,西岐大商也斗得激烈绝伦。
尤其是以九龙岛四圣与杨戬的交锋,最是精彩。
杨戬强在八九玄功,变化多端,四圣则是修为深厚,稳打稳扎,依仗坐骑灵活,不断避开三尖两刃神锋的锋芒,开天珠、劈地珠之类的法宝,不断朝杨戬身上招呼。
杨戬起初将这些法宝视若无物,那些珠子在他身上迸出火星,根本造不成有效伤害,但积少成多之下,也渐渐感到了疼痛,立刻改变战术。
该让他的好伙伴登场了!
“嗷呜!”
四圣之首的王魔感到坐骑陛犴发出惊躁的低吼,然后就觉得后颈一阵腥风传来,转头一瞧,就见一头通体乌黑的巨大獒犬,无声无息出现在背后,朝着他的翘臀咬来。
好一头哮天犬,即便是仙体也挡不住它满嘴利牙,王魔大惊失色,一个闪身避开了哮天犬的扑击,身下的陛犴却倒了霉,被叼住脖子嚓咔一声了了账。
没了坐骑的王魔再无法面对杨戬的进击,三尖两刃神锋闪电般刺来,当即捅了个对穿,眼见着又要被枭了首级,阵法光辉一亮,将他险之又险地传走。
这是十天君近些时日研究的战术,阵法之道固然凌厉,却要敌人来闯,无法随意布置,既如此不如作为辅助,对着同门施以关键援手,如果敌人敢追杀过来,那就让他们尝尝十绝阵的厉害。
思路的改变,救了王魔的性命,却挽回不了九龙岛四圣的败局,哮天犬再次出现,将比自己个头更大的狻猊,压倒在身下强势输出,之前就失了坐骑的李兴霸更被追得到处跑,最终还是被十天君接应走了。
四圣败退,十天君保持距离,吕岳师徒早死,首当其冲的就变成了西方分部,与众将大战。
截教家大业大,能人辈出,都要暂避锋芒,轮到他们这个西方分部,更是生死存亡,使出浑身解数,天花乱坠,金莲满地。
在两位混元的暗中支持下,就连八部众这种偏中下的成员,都坐上了莲台,战斗提升许多,一时间给予大商将领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可很快,他们就熟悉了西方的套路,开始各个击破。
神魔天
首先目标,是八部众的紧那罗,她在莲台上翩翩舞蹈,以歌声抵挡魔家四将的攻击,不料张奎神出鬼没,前一息还在与龙众大战,下一刻就从地下钻出,一刀拦腰斩下。
紧那罗惨呼一声,幸得金翅鸟迦楼罗眼疾手快,将上半身叼起,脱离必杀之局。
可身在半空,就见魔礼海的混元伞罩了过来,要将他们一起收入其中。
霜寒之翼
金翅大鹏双翼一扇,险之又险地避开混元伞的笼罩,阿修罗赶来救援,所端坐的莲台陡然变成赤红之色,里面无数冤孽翻腾,正要释放红莲业火,却听得张桂芳大喝:“西方贼孙,还不下红莲?”
八部众齐齐看过去,然后阿修罗意识到对面正在跟自己说话,双目一迷,居然真的要走下莲台。
直到龙吟传来,在龙众的提醒下,阿修罗方才清醒,心有余悸,下意识地重新坐了回去。
“┗|`O′|┛嗷~~”
伴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惨叫,阿修罗弹了起来,却是高兰英见缝插针,将一把太阳神针洒在莲台上,阿修罗大意了没有闪,顿时间五谷轮回之道开花。
痛苦虽小,折磨永存,正哀嚎着呢,背后升起白光,花狐貂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一口吞下,吧唧吧唧,神魂上榜。
“阿——修——罗——”
八部众配合默契,但很可惜,弱就是弱,没什么借口,就是打不过,终究被各个击破。
当爆发能力最强的阿修罗一死,立刻引发了连锁反应,迦楼罗被魔里青以青锋剑射下,紧那罗的上半身首先在混战中被打成齑粉,然后是夜叉和四乾达婆,步上了同伴的后尘,莲台也拯救不了。
待得八部众溃不成势,死伤惨重,另一边的兄弟之战,也分出胜负了。
金吒的遁龙桩灵光黯淡,跌落一旁,木吒的吴钩双剑旋转着飞出,插在地上,哪吒的火尖枪直指两位兄长,开口道:“你们可知错?”
他的声音稚嫩,却不怒自威。
那并非仙道威严,而是饱读文书后自成的气势。
金吒木吒把头一扭:“我乃西方门下,师恩深重,怎可贪生怕死,你要杀便杀吧!”
哪吒唇红齿白的小脸露出怒意:“你们只记得师恩,莫非连父母地养育之恩都忘了,我父乃大商重臣,母亲亦在陈塘关,你们相助西岐谋逆,岂不是要全家皆受其累?”
金吒木吒面色变化,阴晴不定,很快露出痛苦之色。
哪吒才发现,他们的头上戴着两个银色的箍子,此时锁紧起来,禁锢着思维与行动。
这是物理教化了,哪吒火尖枪一摆,立刻向着紧箍刺去。
可不待他动手,十二品莲台的波动在空中一闪,金吒木吒的眼神顿时变化,双臂大张,高呼着向姜子牙身上扑去,仙力波动准备自爆:“永生极乐!”
姜子牙惊而不乱,身下出现坐骑四不像,手中握着一根黄旗,现有千朵金莲,护住身体。
别说金吒木吒如同飞蛾扑火,直接被震飞出去,就连互相厮杀的十二金仙和多宝道人都露出惊色:“戊己杏黄旗!”
这可是玉虚宫数一数二的法宝,号称万法不侵,单论防御力,还在西方的青莲宝色旗之上。
毕竟昆仑山玉虚宫,可比起这个时代的西方强多了。
而元始天尊亦是认可姜子牙为大劫关键,不容有失,才将此宝悄悄赐予。
这个世界的姜子牙没有打神鞭,如果连杏黄旗再没有,那他区区微弱道行,在战场上面实在太脆弱了。
现在杏黄旗的出现,阻挡住了某些以大欺小的无耻举动,姜子牙挥舞宝旗,座下四不像承托,将西方弟子最后的反扑压下,展开了一边倒的屠戮中。
“救他们!”
眼见西方要完,多宝道人冷冷一笑,让十天君降下阵图,将他们往里面一卷。
带入东海,予以教化。
他的师尊通天教主有教无类,西方的误入歧途,却还有悔改的机会,真是善莫大焉。
可显然,西方二圣不会容许这种事情的发生,玄门之主鸿钧也不希望看到截教进一步坐大,引得门下弟子势力失衡,无法约束。
因此就在下一刻,西边有道长虹飞至,化作一位矮道人,戴鱼尾冠,穿大红袍,异相长须,仙气波动强横,竟不在多宝道人之下!
錢奴嬌的羅曼蒂克 錢奴嬌
“西昆仑陆压,见过诸位道友!”
多宝道人神色微沉。
仙人要停战了?
陆压道人的出现,无疑是一大变数,但更令各方为之动容的是,远处的地平线上,一股博纳四海,统御九州,令苍生臣服的浩荡帝威,正在飞速逼近。
在众仙的眼中,那国运龙气所化的玄鸟,展翼升腾,古朴沧桑,统御天地得气息,化作凝如实质的威势,向着这里倾覆过来。
这绝对不是错觉。
不仅是多宝道人,那新登场的陆压道人也感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威逼,伴随而至的,是不含仙道法力,却清晰在每个人心灵深处响起的声音:“就是你们这些方外仙人,要反寡人的天下?”
在片刻的安静之后,被洗脑的西岐大军士气不可思议地衰弱下去,反观大商军队传出震天欢呼:“纣王陛下!万寿!万寿!”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