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要做秦二世 txt-第1043章兵貴神速, 這是從來就不變的規則。(第一更)看書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新郑之上,张平与韩非两个人脸色凝重,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极为的无力与冰凉,他们都清楚,从今天起,韩国面临着灭亡之危。
亡国之危,已经到了眼前。
这让张平与韩非等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们清楚,这一次若是挡不住秦军,韩国就要亡了,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韩相,立即鼓励军中士气,传令国人百姓,让他们坚守新郑,告诉他们,一旦新郑失守,韩国灭亡,他们都将会成为奴隶。”
张平眼中掠过一抹狠辣,朝着韩非,道:“多宣传一下秦王的残暴与狠辣,以及秦军将士的嗜杀。”
“特别是大秦武安君,大秦储君号称人屠,只有激励起新郑国人百姓的仇恨,我韩国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闻言,韩非眼中也是露出了震惊,他自然是清楚,这其中的意思是什么。
张平如此做,这意味着在为了韩国送张良去死,一念至此,韩非心中不由得一沉,他心里清楚,张平这是孤注一掷了。
“好。”
韩非眉头微皱,朝着张平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张平,道:“这样,我去准备此事,张相前往宗庙去请王上,让王上前往鼓舞军心。”
“嗯。”
彼此点了点头,他们也算是了解了对方的想法,以王之名,激励韩人奋争,为百年劲韩争取一丝生机。
………
新郑的变化,嬴高并不清楚。
此刻嬴高作为胜利者将秦字大旗以及嬴字王旗插上了阳城的城头,这意味着从今以后,阳城属于大秦。
方星 小说
也意味着大秦东出取得了一个开门红,当然了,只有彻底的拿下韩国,才能真正意义上激励军心与民心。
幕府之中。
“储君,阳城已经接管结束,由于张守将军亲自出面,城中百姓反抗情绪并不严重,跟随军中而来的官吏已经相继组织了官署进行管制。”
范增朝着禀报,道:“三川郡方面,明卿已经派遣了三千人的郡兵前来负责防守阳城,以保证阳城之安危。”
“嗯。”
点了点头,嬴高目光落在了新郑以及附近地区,半响之后,朝着范增,道:“以孤的名义,传讯于父王。”
“让朝廷准备一个郡的官吏,准备接受韩地,同时奏请父王,孤打算以新郑为郡治所,建立颍川郡,以覆盖剩余的韩地。”
“同样的,还需要一支郡兵以镇压韩地。”
“诺。”
点头答应一声,范增皱着眉头,道:“储君,此刻新郑尚未拿下,就请奏王上是否有些过早了?”
嬌寵農門小醫妃 小說
“不早!”
嬴高神色轻松,凌厉的目光从幕府中的每一个人身上掠过,最后断然下令,道:“既然孤已经出兵,新郑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孤也要将其拿下。”
“而且朝廷组织官吏前来,需要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之内足以让孤将新郑攻破,稳定韩地局势了。”
“这一战,孤要告诉天下人,我大秦必胜,敢阻挡王师,就是以卵击石。”
“诺。”
仙帝归来当奶爸
……….
等范增转身离去,嬴高朝着铁鹰断然下令,道:“铁鹰,立即传令大军,急速推进,三天之后的天明之前,本将要陈兵新郑之外。”
“诺。”
一声令下,大军迅速行动。
这一次,嬴高没有进行战术部署,也没有进行战争谋划,这是大秦第一次东出,他想要的是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来彰显大秦赫赫之威。
在战场之上,任何的胜利都没有一场酣畅淋漓的降压打击更有威慑力。
特别是对于山东诸国而言,更是如此。
他虽然战无不胜,但是他的战绩一直在中原之外,在中原之上,唯一一次能够拿得出手的战绩便是攻破邯郸战胜了李牧。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那一次的胜利并不是光年明正大的,而是算计了李牧,属于一种取巧。
桃運小神農
所以,这一次嬴高便想要一举灭了韩国,以堂堂正正之姿灭了韩国,以威慑山东诸国,彰显大秦天威。
“驾……..”
大军推进,十万蟒雀军速度极快,更何况,这一路上,由于战争的缘故,各种关隘,阻止都没有了,一路上基本上算是畅通无阻。
早春之时,天气还有些冷,嬴高纵马而行,眼中满是冷漠,他心里清楚,蟒雀军的行军速度与其余大军不一样。
虽然蟒雀军之中也有步卒,但是他们都会骑马,而且马战一流,最重要的是,在嬴高的军中虽然没有组建铁浮屠,但是所有的骑兵都是一人双马。
这导致,嬴高的行军速度极快,几乎就在使者刚刚踏进咸阳城门之时,蟒雀军已经出现在了新郑城外。
兵贵神速!
这是从来就不变的规则。
……..
“传令,大军原地扎营,火头军埋锅造饭,骑兵将士负责警戒!”嬴高断然下令,一道道消息传出去。
“诺。”
就这样,十万大军在新郑城前驻扎,态度之嚣张,世所罕见,很显然,他们对于新郑守军根本看不起。
新郑城头。
韩王安,韩非以及张平等人都在,就连一直卧病在床的韩熙也赶到了城头。
“不愧是大秦武安君,这蟒雀军之精锐,绝不下于大秦锐士!”张平望着城下的大军,不由得感慨万千。
他心里清楚,新郑之中仓促之间成立的大军,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可以唬人,但是想要与之一战根本不可能。
所幸,他们这一次可以凭城据守。
一旁的韩非看到了张平的神色变化,不由得苦笑,道:“张相,这大秦储君手底下的大军,器械之先进,甚至于超越了大秦的尚工坊以及少府。”
“其虽然常年在外征战,但是破城的能力不下于当世任何名将,当年邯郸城,不也被其攻破?”
这一刻,韩非朝着张平等人语重心长,道:“世人都觉得当世大秦储君战败赵国武安君是投机取巧,但是,胜了终究是胜了。”
“就算是除去投机取巧的成分,大秦储君在领军作战之上的能力只怕也不下于李牧。”
“两个人若是差距足够大,就算是隐藏在背后,也会被其强势碾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