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一世獨尊 起點-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好戲開場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致命伤?
林云微微张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都快死了,还这么淡定?
“黎兄,不是在说着玩吧?”林云确定道。
黎飞白沉声道:“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嘛,区区致命伤而已,你不会这点见识都没有吧。”
林云嘴角抽了下,道:“黎兄,确实不是常人。”
黎飞白道:“对我这种人有大气运的人来说,所谓致命伤就是机缘,不会这么容易死的……这不就碰到你了吗?”
林云颇为好笑的看向他,嘲讽道:“原来我是你的机缘。”
黎飞白没听出嘲讽,道:“知道就好,赶紧的吧。”
噗!
林云终究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何故发笑?”黎飞白按住怒气道。
“我是第一次见到,求人也这么硬气的。”林云看向黎飞白,轻声笑道。
他虽然不介意搭救对方,送个顺水人情,可这态度……实在让人不喜。
黎飞白哑然失笑,淡定的道:“我知道神之血果在什么地方。”
林云面色变幻,目光盯着对方。
“赶紧的吧,我不是和你争神之血果的,这点你放心。”黎飞白一幅吃定林云的模样。
林云瞥了眼小贼猫,给了后者一个眼神。
“不信?”
黎飞白道。
“背男人这种事,交给我就可以了,我大哥只背女人。”
小贼猫凌空一跃,化成太古龙猿,而后伸手一提将黎飞白甩了上来。
“只背女人……”
呼呼!
黎飞白话没说完,就在空中惊呼起来,等他落在龙猿的肩膀上,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去,脸色苍白的吓人。
林云跳上来,看见单膝跪着的黎飞白,算是相信了他的话。
“你的伤,要不要让我瞧瞧,或许我有点办法。”林云出言道。
黎飞白摆摆手道:“不用,我不是受伤,我是中了血毒,出了这片林子就好……停,将前面那棵树斩掉。”
话说到一半,黎飞白指着一颗撑天古树,让林云出手将其斩断。
唰!
葬花出鞘,剑如流星远遁,一个刹那就将撑天古树斩断。
轰隆隆!
随着古树坍塌,丛林中的迷雾似乎淡了一些。
呼哧!
可不等林云反应过来,几根长矛洞碎虚空,带着凛冽寒光杀来。
轰!
长矛上有着可怕的压迫力,这种力量让人心惊胆寒,连手掌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快走,它已经发现了。”黎飞白赶紧吩咐道。
小贼猫还是慢了几步,被一根长矛洞穿,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如小山般的身躯晃动之下,黎飞白差点就被震飞出去,林云眼疾手快将他拽了回来。
“走!不要停。”
林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安抚一番小贼猫后,让他加速离开。
之后,每隔一段时间,黎飞白都会让林云斩断一些古树,林云视野愈发清晰起来。
他的剑意可以感受到,一行人正在快速远离此地。
“这到底怎么回事?”林云问道。
黎飞白解释道:“这片丛林有一株还活着的炼妖树,整个丛林都由它控制。之前数十人想要围攻他,偷取一颗炼妖果,本公子不才,拿到了一枚炼妖果中的极品,姑且称之万妖果吧。”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炼妖树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但活着的炼妖树还是相当罕见的。
“所以这颗万妖树在追杀你?”林云道。
“谈不上追杀吧,它不不能随便走动,布下了这座迷阵,任何人不管怎么走,最终都会走到它的领地,你之前就是……得亏我出手相救,不然你在往前走几步,必死无疑。”
黎飞白道出前因后果,林云心中气的不行,原来都是你小子搞得鬼。
黎飞白却是不知,反而取出了万妖果,笑道:“这可比神之血果要妙的多,神之血果对圣君之境意义不大,但这万妖果对圣君之境却是恰到好处,妙不可言。”
林云看了眼万妖果,眼前一亮。
好家伙!
这还真是枚极品圣果,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有清香散发出去,透着蒙蒙雾气。
雾气中,似乎藏着诸多圣道规则,细细看去,里面像是有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每个世界都有奇花异草绽放,各种瑞兽行走其中。
“呵呵,不错吧。”
黎飞白颇为自得,轻声笑道:“知道我为何,不会与你争神之血果罢了,你拿了那东西也没多大用处。”
“你那枚血云圣果其实也算极品,不过比我这万妖果,差的不止一星半点。”
林云诧异道:“你在?”
黎飞白将万妖果收好,淡定的道:“我不是与你说过嘛,如果我不愿意,你是没法发现我的。”
“呵,那柳云澜还在猜你是谁,呵呵,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除你之外,还有谁的剑法会这般飘逸。”
林云笑道:“得你一句夸赞还真不容易。”
黎飞白白了他一眼,道:“飘逸可不是什么好词,花里花哨,空有其表,真要论剑法,还是得看天绝城,那可是剑帝门下。”
林云笑了笑,不与他争。
黎飞白嘴上不饶人,神色却是愈发虚弱,快要离开丛林时已气若游丝,只剩下半条命吊着了。
林云想要出手看看。
“我没事,出了这鬼林子就好了。”黎飞白唇无血色,说话都在颤抖,还是拒绝让林云查看伤势。
等出了丛林的那刻,黎飞白跳下龙猿,取出一粒丹药放在嘴里就开始盘膝疗伤。
身上圣辉萦绕,光华璀璨,一株莲花在坐下展开,一条火龙环绕周身。
“大哥,这家伙刻薄的不行,要不……”小贼猫盯着黎飞白,感觉他全身都是宝贝。
“本帝觉得行,把他敲昏,扒光了他,看他还敢不敢嘴欠。”小冰凤气鼓鼓的道。
黎飞白三番两次看轻林云,拿了个万妖果拼命得瑟,她早就看不顺眼了。
“不用,这人讨厌归讨厌,但是不坏。”
林云坐在一旁,安静的等待着。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
黎飞白睁开双目,圣光内敛,只看他唇红齿白,肌肤雪白,目光明亮,哪里还有半点虚弱的模样。
之前没发现,这人长的倒是挺漂亮的。
林云看的惊奇,方才还半死不活,现在居然就好了。
黎飞白笑道:“葬花公子,我没骗你吧,区区致命伤而已,无需在意。”
林云算是认可了他的话,道:“行吧,不过你既有解毒丹,为何不早用。”
“解毒丹需配合火玉龙莲使用,在丛林里若是敢这般用早就没命了,另外……多谢你为我护法。”
黎飞白解释道。
林云不与他废话:“神之血果在哪?”
“不知道。”黎飞白果断的道。
林云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一股杀意锁定在他身上,目光冰冷的吓人。
黎飞白颇有深意的看了眼葬花剑,笑道:“这杀意还真是吓人,也不知道你这剑下亡魂到底有多少,不逗你了。我确实不知道神之血果在哪,但我可以找到它。”
说着话,他从怀中取出一只白玉般的老鼠,抚摸几下后道:“这是雪玉鼠有神魔血脉,只要是它闻过的天材地宝都不会忘记。”
林云盯着雪玉鼠道:“它闻过神之血果?”
“自然。”
黎飞白抚摸了几下,将雪龙鼠放在地上,轻声说了几句,雪玉鼠在空气中嗅了几下便开始带路。
“耽误了这么久,神之血果有没有可能被其他人寻到。”林云说出担忧。
他对神之血果是志在必得,必须给龙恽大圣带回去。
“不会,神之血果没那么容易诞生,若是真诞生了,早就有异象出现了。”
“即便有人提前发现,也是在一旁等着,不会提前动手,放心吧。”黎飞白很自信。
吱吱!
忽然,雪玉鼠停在原地兴奋的叫了起来。
黎飞白蹲下去,伸手让它爬到掌心,片刻后笑道:“确定方向了,葬花公子,你的神之血果有着落了。”
说完,他又将雪玉鼠放了下去。
这次雪玉鼠的速度要快上许多,林云和黎飞白施展身法才能跟上,到最后只能瞧见一丝白色的影子。
“好快的速度!”林云诧异道。
“嘻嘻,这雪玉鼠天生胆小怯弱,又没啥本事,天赋全都点在速度上了,论逃命,大圣都未必追得上。”
黎飞白骄傲的道:“若不是给你寻神之血果,本公子也舍不得将它放出来。”
“多谢了。”
林云道。
“不用谢我,本公子讨厌归讨厌,承诺还是会遵守的……”他说着话,朝小贼猫看了一眼。
林云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这黎飞白显然听到了之前小贼猫的话。
最強 的 系統
雪玉鼠在一处山头停了下来,林云赶过去后放眼一看,就见下方山谷有一大片空地。
地面上渗着鲜血,生长着诸多奇花异草,圣气萦绕,霞光弥漫。
谷中有许多圣境强者,早已等候多时,明宗、天炎宗、神道阁、万雷教东荒几大圣地的人全部都在。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老辈圣君在此,一个个苍老无比,身上尽是腐朽之气,一看就是寿元将近的主。
见如此多的人守候于此,林云可以确定,神之血果的确就在此地。
“我没说错吧。”
黎飞白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从,他的手雪白如玉,光滑娇嫩,抓起雪玉鼠将其藏在袖中。
“这阵仗真大。”
林云神色凝重,握剑的手紧了紧。
“小场面罢了,若是神火碎片出世,那才是真正的大场面,这天墟废土可是来了不少狠人。”黎飞白玩弄着催下来的长发,面露笑意,神色轻松,颇有些天下英雄皆不过如此的意思。
林云看了眼黎飞白,笑道:“世人都说我狂,现在看来,你才是真正的狂。”
黎飞白坦然接受,笑道:“小场面罢了,不用紧张。”
“你不走?”
林云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奇怪的道。
黎飞白诧异的看向林云,道:“你这家伙真是奇怪,半圣修为难道还真想抢神之血果不成?”
“剑客锋芒确实足够吓人,可注定无法长久,一旦被人看破手脚,你有九条命都不够活。你既然救我一命,这人情我自然会还到底。”
“神之血果我会帮你抢到手,血果我用不到,你分我几片叶子就好,你看着就好。”
林云一时无语,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呵,这家伙真会装。”小冰凤在紫鸢秘境吐槽道。
黎飞白没有管林云如何想,走到一旁闭目养神起来,似乎真的要动手去抢神之血果。
林云摸了摸下巴,这人还真是看不透。
三天后,异象突生。
血色山谷中,一道紫色神光绽放,而后冲天而去荡破万里云层。
林云和黎飞白同时睁开眼,山谷中也是一片骚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黎飞白悠悠笑道:“好戏要开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