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起點-311 山本一木再斬首(求月票)鑒賞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是的,将军,听说过。”山本应道。
从 姑 获 鸟 开始
筱冢义男道:“关于这支多次抢劫我帝国银行,且次次取得胜利的神秘抢劫团伙,方才我与北川君也讨论过,北川君认为,这样一支行动有素、战斗力不俗、配合默契的抢劫团伙表现出来的素质绝不像土匪,反倒像是军人,这一点,你怎么看?”
山本回应道:“将军,这一点我与总参谋长阁下的看法完全一致。”
“哦?说说。”
“嗨!”山本道:“不瞒将军,这支数次抢劫帝国银行的作案团伙,表现出来的能力实在令人心惊。
如果是一两次成功,或许可以说是运气,可连续七八次的抢劫全部取得胜利,甚至是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就有些可怕了,这是绝对实力的体现。
而到目前为止,帝国各方面情报部门几乎全部发动,却依旧不能确定这支抢劫队伍的真实身份,更能说明这支队伍在实施抢劫行动中的隐蔽与迅速。
由这七八次的抢劫事件可以判断,这些抢劫事件,绝对出自同一支作案团伙之手。
连续作案七八次,而没有出现过任何一次的疏漏。
就在我们帝国部队的眼皮子底下,顺利完成抢劫与撤退行动。
这样的能力,纵观帝国整个华北方面军,也只有我手下训练的特工队能够做到。”
此话一出,筱冢义男和北川步实无不暗自心惊。
眼前山本一木的骄傲,两人是再清楚不过的。
山本竟然对抢劫银行的这支团伙,做出了如此评断?
“山本君,你的意思是,这支抢劫帝国银行的团伙,甚至能够与你的特工队相提并论?这怎么可能?”
也难怪北川步实提出质疑。
浣水月 小說
作为日军驻山西第一军麾下的特种作战部队。
筱冢义男更是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义男的爱将,再加上毕业于德国慕尼黑特种兵学院。
几乎倾斜了第一军资源打造出来的山本特工队之精锐,绝非常人能够想象。
这也是山本的性格里总是带着一股子傲慢的缘由。
晨鍋鍋 小說
这样一支千锤百炼出来的绝对王牌,不止是山本,在筱冢义男和北川步实看来,至少也能够在华北这样一处落后的战场上,横行无阻、摧枯拉朽才对。
眼下突然冒出来一支抢劫团伙,山本居然表示,能够与他的特工队相提并论?
往日的骄傲,此刻在山本一木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多少,山本长舒了口气,说道:“将军,是我小看对手了,在华北这片战场上,现在看来,劲敌远不止中央军一个,八路军同样棘手。
无论是不久之前大规模破袭作战,八路军表现出来的实力。
还是眼下这支类似于我特工队的小股敌军作战部队,都大大的超出了咱们的判断。”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反省特工队的斩首行动,为何会失败而归。”
“我也一直在研究八路军部队里出现的那支神秘的类似于我们特工队的队伍。”
“从偷袭战俘营、袭击矿场开始,到明堡机场被炸毁,再到眼前帝国银行被频频抢劫。”
“分析其中过程这支小股敌军的表现,不难发现,这是一支性质类似的队伍,我甚至有理由判断,他们就是同一支队伍。”
筱冢义男蹙眉道:“你的意思是,眼前抢劫帝国银行的,也是八路军的那支小股作战部队,也就是不久前炸毁明堡机场的那支部队?”
“很有可能。”山本道,“组建并训练出这样一支特种作战小队,绝非易事。
即便是帝国第一军部队,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一支特工队,更何况八路军落后的资源状况,他们绝不可能打造出更多的特种作战小队。
所以这些事情如果都是八路军干的,那么最有可能就是这支队伍。”
“另外,按照八路军的装备和资源情况,当他们拥有这样一支小股作战部队时,无论是偷袭战俘营,偷袭明堡机场,还是眼前偷袭帝国银行和一些商铺,都像是八路军的作风。”
“八路军缺少装备,缺少弹药,缺少金钱和物资,在不能进行作战缴获的情况下,派出这样一支小股部队进入我们的占领区抢劫,这是很合理的动机。”
“类似我们特工队所进行的斩首行动,以太原城的防御,八路军自然做不到,所以他们也只能选择这样一些小的目标。”
非常合理的分析。
筱冢义男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山本君,现在看来,你是把八路军的这支小股作战部队,当作了对手?”
山本道:“只是一支善于隐藏的狡猾对手罢了。我更担心的是,八路军的这支小股作战部队,虽然威胁不到太原城的指挥部,可其他县城的指挥部就未必了。
偷袭小县城的指挥部,与偷袭占领区的帝国银行,难度并不会大上多少。
不彻底消除这道威胁,我们的前线指挥部怕是会寝食难安。”
筱冢义男问道:“你想怎么做?”
山本道:“将军,猎手被猎物戏弄了,最好的雪耻办法,就是杀死这头猎物。”
“但现在,还有比消灭对手,更让对手痛苦的事情。”
“哦?”
“将军,眼下八路军的这支小股作战部队频频出击,八路军各方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在了银行抢劫事件之上。”
“这正是特工队再一次进行斩首行动的最佳时机。”
“以八路军落后的军事教育,怎么会懂得特种作战的精髓?我们特工队会用实际斩首行动的成功,一举端掉八路军总部指挥机关,好好的给八路军的这支小股作战部队上一课,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作战。”
筱冢义男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不止如此,这次的斩首行动,特工队将一雪前耻,并证明特种作战之革新战法,有足够大的潜力与价值,在帝国部队进行全军的推广。”
“为此,这次你部实施对八路军总部机关的斩首行动,第一军方面,将会派主力部队从外围掩护并支援。”
“另外,不久前,我与岗村宁次司令,曾研究过一种针对占领区八路军的新式战法,铁滚扫荡战术,所过区域,无论是八路军还是八路军根据地周边的村民,村庄,将被全部摧毁。”

“铁滚扫荡法,最少拉出三道防线,防止八路军突破包围圈,以铁桶式滚动,不留任何的缺口,逐步向前推进,一步步压缩八路军的生存空间。最终目的:将八路军部队逼退到黄河沿岸,迫使八路军部队背水作战,前有追兵,后无退路,届时八路军要么投降,要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这铁滚扫荡战术,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支帝国部队用于实践过。”
“司令官的意思是,第一军先做出尝试,如果成功,则可以推广到全军。”
“所以,这次特工队的斩首行动,司令部会作出部署,以铁滚扫荡战术配合行动,并从华北方面军抽调出一支观摩军官团,同去前线,以观摩并学习这种铁滚扫荡法的应用,顺带着见证特工队斩首行动的胜利!”
“双方相互掩护配合,以铁滚战术配合特工队斩首行动,以斩首行动配合铁滚战术。一旦斩首成功,八路军总指挥部必将陷入瘫痪,届时,铁滚战术可以趁机消灭八路军主力。”
“山本君,希望这次你不要让帝国失望!”
我打造的鐵器有光
“嗨!”山本一木沉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