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三國之棄子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朝堂分享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时间一转眼就过了,朝阳初升,一个个身穿华丽官服的大汉官员暗部就按地走进了皇宫大门。自从刘玉登基之后,除去征战在外和例行的放假,每日的早朝都是举行的。
皇帝勤恳,绝对是天下人都愿意看到的事情。
今天的早朝,很多人的精神都不错。
特别像是司马懿等人,他们的脸色更是饱满。不像是一些因为天下太平了,就变得有点酒色过度的模样。最有代表的人物当属吕布。这家伙比起之前可是要瘦了一圈。
不少文武官员心中是鄙视的。不就是家中有一个国色天香的夫人么?不就是之前征战在外没空多陪陪么?至于搞得现在消瘦了一圈么?
这种羡慕嫉妒恨的想法,只能在文武官员心中藏着。
诸葛亮深深地看着司马懿,心中不知如何想法。
而司马懿没有多在意,微微点头向自己的亲家示意。昨晚上的商议就是想要形成突然打击的态势。司马懿非常相信诸葛亮不会将昨晚自己找他的事情给说出去。在司马懿的心中,诸葛亮再怎么对刘玉忠心,终究还是一个人。人啊,就会有私心。诸葛亮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后世子孙想想啊。换做是谁,也没有办法做到世世代代富贵荣华下去啊。
而九品官人法,司马懿认为只要形成制度,那么就可以让世家大族和士人,代代相传下去。
巍峨的皇宫,宽阔的朝政大殿,一日一次的早朝,随着刘玉的到来,终于开启了。
今天的刘玉貌似心情不错,脸上总是带着笑意。
大汉朝现在的规矩已经变了,不是什么有事早奏、无事退朝。而是每个部门都要汇报一下情况,简单的汇报,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
好消息是不少,刘玉自然是开心。
大汉能够不断好转,他这个做皇帝的,也觉得舒心啊。
在所有人汇报完毕之后,司马懿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侍中大夫吴质出班,恭恭敬敬地向刘玉行礼,说道:“陛下,臣有事启奏。”
“哦?侍中大夫有话要说?平时你可是少言寡语啊,今天朕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刘玉话里有话的说道。
好多不知情的人都来了兴趣,一个平时不冒泡的人突然主动冒出来,绝对引起一大堆的注意力。
吴质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劲,昂首朗声道:“启奏陛下,天下各地欣欣向荣,祥瑞并发,此乃我大汉天子之功。臣代天下苍生跪谢陛下隆恩。”
马屁精!不少官员心中骂道。
贾诩这个老狐狸眯着眼睛看着吴质,心想这个吴质平时不苟言笑,如今却拍起了刘玉的马屁,看来接下来的话肯定是所图非小。
刘玉乐了,说道:“吴大人此言过了。若是没有诸位爱卿,凭朕一人之力哪里可以做到。”
“臣等不敢。”曹操率先叩首。
其他人纷纷附和。
吴质铺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陛下,天下虽有盛世重现之兆,可臣细细观之,却发现出现了一些隐患。此事若不解决,社稷难以长治久安。”
“哦?”刘玉早就知道吴质和司马懿等人是一伙的,但他还是装作不知道地问道:“隐患?何不说来?”
吴质沉吟了一声,回答道:“天子之臣,镇守四方。郡县之地,黎民待哺之重,皆落于官吏之肩。如今朝中衮衮诸公,群策群力,为陛下解忧,然地方上的官吏非常不足。各地纷纷查出一些官员趁机贪赃枉法、无恶不作。吏治堪忧!长此以往,恐成风气,危及江山社稷。”
一听这句话,很多人的脸色就变了。
目前主管吏治的是陈宫,朝中的大佬人物。吴质说得这么严重,岂不是在说陈宫无能?
陈宫哪里受得了吴质这样说,就要出言呵斥。但他却敏锐地看到了曹操给他一个眼神。陈宫从这个眼神中看出了一些东西出来,于是摁住了自己那颗暴躁的内心。
其他人见陈宫没有反应,很是惊讶。
反倒是坐在天子座位上的刘玉却是说道:“吴质,你如此说来,可有证据?须知邹邹空谈,朕可不喜。”
一句话,不拿出证据来说事,刘玉就拿吴质说事。
吴质等人谋划多时,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几只小虾米来作示范呢?只见吴质从袖口之中拿出一份奏折,朗声道:“请陛下御览。”
奏折被一个宦官接过来,恭恭敬敬地送到了刘玉的面前。刘玉打开一看,这里面的事情,他早就看过了。锦衣卫可不是吃干饭的,比这份奏折里面还多的官员有问题呢。
“此乃民间百姓因为无法伸冤,故而送到臣这边来,臣心中震惊,今日早朝面呈陛下。”吴质把自己说得很光明正大。
麻批!百姓无法伸冤,送到你吴大人这里。那岂不是说你吴大人在百姓心中是清官,其他人都是有问题的?
要说是清官的话,整个朝堂比你吴大人多了去。首先洛阳令祢衡祢大人就是第一个。
刘玉轻笑道:“没有想到侍中大夫,在百姓心中算是一个清官啊。仲允,你这个锦衣卫统领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连吴大人都收到这样的请愿!?”
“陛下息怒!臣有罪!臣回去后一定好好地整顿。”李贵像模像样地跪下来,恳请刘玉息怒。
好多官员看到李贵这个样子,心中不知道多爽利。
锦衣卫的设立,让很多官员脑袋上都感觉立下一把随时砍下来的刀。有些官员甚至琢磨着要不要趁这个机会站出来,劝谏刘玉把锦衣卫给撤了。
想法很好,但没有一个人去执行。
“陛下息怒。”其他官员都出来附和一声。
“给朕严查!”刘玉下了圣旨,随后对吴质微笑地说道:“还好有爱卿,要不然朕都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臣惶恐。臣以为严查乃是治标不治本,唯恐日后死灰复燃。”吴质紧接着刘玉的话。
“那吴大人有何高见?”刘玉问道。
吴质谦虚地说道:“臣愚钝,并无良策。朝中众正盈朝,衮衮诸公,皆为人杰,想必会有良策。”
说完,吴质就如同没事人一样退了回去。
“丞相,你怎么看?”刘玉看向了曹操。
作为百官之首,曹操深懂刘玉话中含义,于是拱手傲然道:“陛下,这树大有枯枝,天下官员如同发过江之鲫,些许烂鱼臭虾,也无关大雅。只需让李大人多多努力,将胆敢违法乱纪之徒擒拿,震慑宵小,大汉定然安稳。”
这种敷衍之语,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或许没什么。从曹操的口中说出来,绝对不正常。
诸葛亮、庞统、司马懿都惊呆了。
司马懿有点怀疑曹操是不是做到了位极人臣,如今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不求无过了。
曹操给别人就是这么一个感觉。
刘玉有点失望地说道:“孟德啊,这治标不治本啊。”
“臣年老体衰,最近头风又犯了。不能为陛下分忧,臣万死。”曹操有点惭愧地退了回去。
刘玉见曹操这么找了个随便理由就退回去,感觉曹操的演技还是不够啊。
“这吏治乃是朝中之重!”刘玉环视了一周,询问道:“还有哪位爱卿有高见?”
有些官员极力苦思起来,这个问题贸然提出,要想有所对策,也非容易之事。
诸葛亮和庞统对视了一眼,他们已经明白了刘玉为何会这么说了,原来已知道了司马懿等人人谋划了。
司马懿看出问题了,他心中一阵胆寒。看似平常无奇,司马懿却清楚地意识到刘玉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意图。甚至于他们的具体谋划,都被刘玉知晓。
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那么地顺利,刘玉会主动配合吴质,把话题不断地往吏治方面上引导。这是引蛇出洞之策啊!
司马懿意识到问题所在,可他的队友陈群却压根没有意识到,反而有种天助我也的兴奋。
觸手風俗的菲菈
司马懿不停递给陈群使眼色,陈群却认为这是司马懿让他上的信号。
于是乎,陈群慷慨激昂地出班,手中拿出一份之前就拟好的奏章,高声地说道:“陛下,臣有本奏!”
司马懿好悬没给陈群给气死啊,自己都给了眼神让他不要轻举妄动,这货居然没有意识到。
“长文,难道你才思敏捷,对吏治之道有高瞻远瞩、治本固原的对策?”刘玉对于陈群的主动表示满意,这样的配合很好,让刘玉惩罚陈群的时候,免了满门抄斩的念头。
陈群将自己的奏章拿出来,说道:“臣多年来闭门读书,苦心于诗书之中,与几位同道共同论道、呕心沥血。历经多年,对于吏治之道,草拟了一份可以让大汉社稷江山永存的吏治之策。”
宦官接过陈群的奏章,送到刘玉面前。
吴质等人看着奏章送到了刘玉的面前,一个个面露笑意。司马懿不动声色,但额头隐隐冒出的汗水就已经深深地出卖了他。
刘玉妆模作样地看着奏章。
陈群俯首说道:“臣本想将此策上奏陛下,今日正好借吴大人之谏言敬上。”
刘玉合起了奏章,示意宦官接过,说道:“把长文的好对策,念给诸位爱卿听听。”
宦官恭恭敬敬地将奏章一字不漏地念了出来。
满朝文武除了几个没什么文化的武将之外,其他人都听得很入神。听到关键之处,一些官员更是露出了贪婪的目光。他们看得出其中的好处有多大。
宦官念完之后,刘玉的脸色很平淡,轻轻地说道:“诸位爱卿怎么看?”
刘玉的话音刚落,就有人跳出来了。
“陛下,这个九品官人法,的确乃是我大汉江山社稷永存的良策。有如此机制,大汉将有层出不穷的人才,代代有栋梁啊。”中书侍郎濮阳兴站了出来。
舍人高俊也是出来说道:“陛下,臣以为九品官人法可行。”
当然了,吴质是百分百认可这事的。毕竟之前就是说好的。
紧接着,陆陆续续都有官员站出来表示自己支持。
诸葛亮和庞统旁观者清,他们发现了目前已经有二十多位官员认可了这个。
“好家伙,居然联合了这么多官员!”庞统暗自心惊。
当然,诸葛亮和庞统也发现了司马懿似乎按兵不动,仿佛没他什么事情一样。
刘玉和曹操冷眼看着这帮跳出来的官员,他们也发现了司马懿居然一动不动。
“朕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认可。丞相啊,你怎么看?”刘玉询问曹操。
曹操知道现在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于是高声说道:“陛下,这个九品官人法,以臣来看,好是好,不过却不是对大汉江山社稷好,而对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好!想出此策,居心不良!”
听到曹操这么说,众人一惊。曹操这是很直接地否定啊!
“丞相!卑职对大汉对陛下一片赤胆忠心!”陈群作为主要谋划者,他可不会让曹操说下去。“九品官人法,取至朝廷的察举征辟…”
“够了!”曹操冷冷地看着陈群,呵斥道:“九品官人法。设置大小中正,负责官吏升迁。本也没什么问题。然你却在其中说中正之人由德高望重之辈担任。本相问你,何为德高望重?朝廷官员升迁自有法度,层层审查。你却将其简化。官员委任,重中之重,处处小心。你如此处心积虑,难道不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和子孙后代荣华富贵?”
“丞相!”陈群不知道哪里来了勇气,顶撞着曹操,说道:“卑职请问,德高望重之人委以重任,何错之有?如今朝廷官员审查之制繁琐,卑职简化之,可这仅仅是草拟,未成定论,若有疑问,自可修改。丞相一言而断!实在让人寒心!”
曹操惊奇了,这个陈群胆子真不小啊,居然顶撞他?
不是陈群胆子大了。实在是这个九品官人法,的确是陈群的心血来的。只要能够通过,陈群的名声将传遍天下,子孙受用无穷。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陈群顶撞曹操又如何呢?只要能够通过,陈群干啥都行。
“陛下,臣一片忠心!”陈群给刘玉跪下,叩首道:“丞相污蔑臣,臣悲愤欲绝,还请陛下为臣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