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第一九五章 葬仙分享

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
小說推薦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开局呼风唤雨引来求仙者
短暂的沉默,
齐川甲对面的女子了抬手将一缕秀发捋到了耳后。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耳边响起了一首歌曲,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总结终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在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
很动听的旋律,就是有些伤感。
两人对坐无言,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齐川甲挠了十二次头发,仿佛他很久没洗头了,头里都长虱子了。
“陪我走走吧?”女子微微一笑,仿佛有什么亮了起来。
秋日下的曲城,凉风习习,两个人沿着护城河慢慢的走着,
“我听说前些日子你遇到了“凚风”,如果不是一位“人仙”刚好路过,你和马连成就会有生命危险?”
“别听他们瞎说,当时我手里还有仙器“火龙桩”,能够自保的!”
“你初入“洞明”境,是无法完全掌握那件仙器的。”言语之间是对齐川甲的关心,还有一丝丝的责备。
“我这不好好的吗。”齐川甲笑了笑。
两个人走着,聊着,女子说的话多一些,齐川甲的话很少,与平时的侃侃而谈完全不同。
当天夜里,女子就离开了曲城,
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好似只为了看看齐川甲,和他说几句话。
“老大,陆师姐就这么做了,晚上不留下来过夜吗,酒店房间我都给你们订好了?”
齐川甲扭头看了一旁的安能,思索了一会,突然拿起一个电话找到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哎呀,冲啊,你怕什么吗,你一个近程攻击的肉盾躲在远程攻击的射手后面,你要干什么,看戏吗?拜托,打游戏不要那么苟好不好?喂,什么事,我这忙着呢!”
“京城总局最近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特别事情?有啊,前两天局里组织了一个大规模的相亲见面会,解决局里大龄男女青年的婚姻问题。”
齐川甲听后脸一下子拉胯了下来。
“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哎,又挂了,一帮菜鸟!你刚才说什么?特殊事情是吧?让我想想啊。”
“啊,想起来,局里好像布置了一项特殊任务,要组织一批人去滇南。”
“滇南?去那里做什么,都有哪些人?”
“带队的是季无双,参加行动的人都是各个部门的精英,啊对了,陆清芸也去,好像是去一个叫“葬仙谷”的地方。”
“哪?!”齐川甲的脸色大变,身上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好似即将发怒的狮子,吓了一旁的安能一跳。
“对,是“葬仙谷”,这个名字我印象挺深刻的。”
挂了电话之后,齐川甲立即给陆清芸打电话,结果提示电话关机。
“不行,我得马上去京城一趟。”齐川甲罕见的露出着急神色。
当夜他就去了京城,到了京城之后他才知道陆清芸居然直奔滇南而去。好在是电话打通了。
“喂。”
“是我,你们要去“葬仙谷”?”
“你怎么知道的?”电话那头的陆清芸听后又有些惊讶。
貓之茗
“别管我怎么知道,那个地方太危险了,你不能去!”
“知道关心我了?放心,我们这一次准备很充分,出发之前老师也特意占卜过了,此行有惊无险。”
“你知道那个地方有多危险的,“葬仙”、“葬仙”那可是“埋葬神仙”的地方!十五年前,三个“归真”境的修士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
“川甲,我们这么多人呢,再说这是总局安排的特别任务。”
见劝不动,齐川甲思索良久之后,索性直接跟局里请假,也跟着去了滇南。
“还嘴硬说不合适,明明心里有人家!”安能乐呵呵的笑着。
秋日似乎很短暂,走的飞快。
“神芝山”的后山中雷光闪耀,一道接一道,不远处,土狗在疯狂的闪躲着,它的身上贴了好几张“金甲咒”。
时不时的有雷光落在土狗的身上,都被“金甲咒”的符箓所抵消,贴在它身上的符箓一张接一张的破碎、化为飞灰。
“快点,快点,再快点!来福你太慢了!”
王乾一边施展雷法,一边不停的喊着,那边的土狗是疲于应付,连吼两嗓子的空隙都没有了。
远处黄油看着王乾施法,自己老大已经快的都出现残影了,小脸上满是惊讶、惶恐。
王乾这一操练就是一上午,饶是土狗此时已经经过了几次的易筋洗髓,早已经脱胎换骨,是“灵兽”了,也累的够呛。
吃饭晚的时候王乾接连蒸了两锅“胭脂米”,土狗吃了之后开始对王乾抱怨起来。
“来福,这几次下山,我见识道了山下的修士,他们其中不乏一些高手,如果我不再山上,这守山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你得能顶起来,你能吗?”
“木问题!”土狗吼了一嗓子之后道。
“你听听,连舌头都捋不直。”
“来福,我要求不高,你能跟我过百招不败,就算合格了。”
土狗听后愣了一会,然后直接往地上一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活了!”
“又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了是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继续。”
嗷呜,山上响起了野兽的嚎叫声,听上去似乎愤怒而又无奈。
夜里,小屋之中响起了诵经声,一直到了深夜方才停下。
第二天,王乾继续操练土狗,他是在锻炼土狗,同样是在锻炼自己,现在他的雷法.天雷破已经掌握的十分娴熟,心动则雷发。
“来福,不要光躲闪,也要进攻。”王乾停下来雷法的攻击。
土狗听了王乾的话愣了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来啊,我不坏手,只防御。”
听了王乾说这番话,土狗的眼睛都亮了。
“骗人是狗!”
“你这话说的,你又不是人,再说以你的智商,我有骗你的必要吗?”王乾听后笑着道。
“我来了!”土狗犹豫了片刻之后吼了一嗓子,然后朝着王乾就冲了过来,在距离他不到三米多的地方突然停住,转身跳开,然后一脸警惕的望着王乾。
“有砸!”
“那念有诈!我这没诈,你尽管来,我不还手。”
白紙一箱 小說
土狗反复了几次才敢动手,用爪子试探着轻飘飘的攻击王乾,只不过被一道道的“金甲咒”挡住。
王乾抬手凌空画符,瞬间就是一道符箓,
土狗被“金甲咒”的金光挡住,弹出去,然后又冲过来。
它不单单是从正面,还从侧面,从后面,从四面八方不同角度发动攻击,速度极快,带起一阵阵风。
王乾就是一招凌空画符,半空之中金光一片片的,甚是好看。
土狗现在推个几百斤的石头那就跟玩死了的,这一爪子下不说能拍死一头牛,也差不多了,但是遇到了“金甲咒”就是无可奈何。
它的速度越来越快,身影四处都是,显然是有些上头了。
王乾以静制动,以逸待劳,来来回回就是那一道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