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兩千二十六章 時代變了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太子诏令已下,数千东宫六率、禁卫军簇拥着太子向西缓缓前行,直奔灞桥方向。春明门上,程处弼统御麾下兵卒打起十二分精神,一边随时准备予以接应太子,一边防备自家老爹昏了头前来攻城……
与此同时,高侃则指挥右屯卫缓缓前压,虎视眈眈的盯着左武卫,对方但凡露出一丝夺取春明门的意图,便径自发动突袭。
……
程咬金立于营前,下令各部不得妄动,心中焦急等待山东世家的命令。虽然他已经不止一次表达不会明刀明枪与东宫对阵之意,可谁知道那帮子黄土埋到脖颈子的老朽会否昏了头,意欲以大军压制春明门进而逼迫太子向其开放更多利益?
万一山东诸家当真利令智昏,自己又当如何抉择?
如果置若罔闻,必引发山东世家极大不满,从此一拍两散、分道扬镳,自己之前所做的种种,皆成无用之功,世人定视他“首鼠两端”“人品低劣”,予以唾弃,到时候山东世家疏远他、东宫不会接纳他,可谓众叛亲离。
可若听命行事,便是公然与帝国正朔为敌,等到太子妥协之后登基,岂不视他程咬金为乱臣贼子,亟待杀之而后快?
即便他程咬金兵权在握又有山东世家庇护,太子一时间奈何他不得,可自己死后程氏一门又该怎么办?
来自皇帝的清算从来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眼瞅着太子仪仗在禁卫簇拥之下向着灞桥方向愈行愈远,心中焦急如焚之时,亲兵来报,张行成求见……
程咬金返身回到大帐,让人将张行成带到眼前,后者脚步匆匆、风尘仆仆,一见面便道:“各家商议之决定,请卢国公暂且按兵不动,若李勣狼子野心发兵攻打长安,则抢在太子回城之前攻占春明门,决断太子退路,逼其答允各家的条件,而后放其归城,助其死守长安,击溃东征大军;若李勣临阵归附东宫,则吾等便即撤军,向太子宣誓效忠,拥戴其即皇帝位!”
“啥?!”
程咬金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那些老家伙是傻了还是疯了?李勣麾下数十万精锐,若其攻打长安,即便部队未必全部听他号令,也足以将长安一举攻克,吾等那时死守长安与其对阵,岂非自取灭亡?”
真以为人家李勣麾下数十万帝国精锐如同关陇那些乌合之众?若此刻李勣不管不顾效仿当年宇文化及只为了过一回皇帝瘾,不在于随后而至的天下反噬,完全可以杀入长安改朝换代,谁也阻止不了!
不仅他左武卫不行,加上房俊的右屯卫一样也不行!
张行成却不以为然,淡然道:“各家家主再是糊涂,又岂能不知以卵击石、螳臂当车的道理?卢国公且放宽心,不会与李勣生死相搏的。”
程咬金这才点点头,明白这是山东世家背地里与李勣已经达成了某种交易……
但他立马又摇头:“攻占春明门、截断太子退路也做不到啊!城上数千东宫六率死守,城下尚有右屯卫从旁协助,真以为老子三头六臂不成?打不动,打不动!”
张行成奇道:“东宫六率久经战阵,早已精疲力竭,直至此刻仍未获得休整补充,尚能余下几分战力?右屯卫固然强悍,但春明门也只万余人驻守,以左武卫全军之力雷霆一击,定能将其一举击溃。”
“娘咧……”
程咬金硬生生给气笑了,斜睨着张行成,反问道:“说来说去,这山东世家未来百年大计,全指望着老子一个人打生打死去拼上一把?其余任何支援都没有?”
张行成有些窘迫,也知道山东世家的做法不地道,拱手歉然道:“卢国公当知各家之不易,隋末以来,山东各地混战,各家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入唐之后又遭受关陇打压,愈发雪上加霜,如今虽欲与卢国公更多支援,奈何实力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请卢国公放心,今日你所受之损失,他日功成之后,诸家会十倍予以补偿,决不食言!”
程咬金冷笑道:“就画个大饼,便让老子率领麾下儿郎以命相搏、赴汤蹈火呗?”
张行成苦笑,耐心道:“时局如此,只要卢国公拼尽全力,山东各家自会予以丰厚回报。”
程咬金摇头叹气,道:“非是吾不肯拼命,可拼命难道就有用?右屯卫固然只有半支,然而正是这半支部队便打得左屯卫与皇族联军六七万人屁滚尿流,两两军主帅都给生擒活捉,你们居然认为老子可以顺利将其击溃攻占春明门?你们也太瞧得起老子了,但老子做不到啊。记住,不是老子不做,而是做不到!即便九死一生,老子亦会搏上一回,但十死无生,傻子不会做!”
说到后来,声色转厉。
张行成面色阴沉,很是难看。
她不认为左武卫拼死一战尚不能击溃半支右屯卫与东宫六率抢占春明门,自然当作程咬金不肯全力以赴之托词。但眼下程咬金对山东世家极为重要,翻脸是肯定不行的,甚至连喝叱都不敢,只能强忍怒气,沉声道:“卢国公认为该当如何?”
程咬金负手在帐踱了几步,想了想,道:“攻击右屯卫是肯定不行的,这支房二一手打造的部队战力太强,从上到下皆是骄兵悍将,谁敢轻言必胜?这还是在其火器匮乏的情况下,若其火器充足,单只是几十门火炮便可让天下任何一支军队在与其对阵之时折戟沉沙!当下局势,一动不如一静,应该等着李勣那边对太子予以回应,吾等再相机行事。”
这是最稳妥的做法,既能够掌握军队表达自己力挺山东世家的态度,又不至于与东宫、房俊、李勣这三方军队反目成仇,可以确保他此后可以拥有足够的转圜余地。
但对于山东世家来说,肯定是不满意的……
张行成提醒道:“无论如何,英国公如今依旧是山东世家于朝中之旗帜,一旦局势稳定,英国公的地位、势力愈发增涨,卢国公你再想谋求更多,着实不易。”
价值体现于稀缺程度,山东世家当下的目的是借力于程咬金来给李勣施加压力,使其不敢彻底违背山东世家之意志进而自成一派,彻底将山东世家分裂。可若是等到大局已定,无论李勣是与东宫言和亦或是暴起冲击长安城,程咬金又岂能左右胜负?
你既然不能决定胜负,对于山东世家来说又有什么价值可言?
没有了价值,山东世家又凭什么耗费资源来支持你,使得攫取丰厚之回报?
孰料程咬金不为所动,摇头道:“吾喜好财帛美女,更喜欢高官厚禄,但若以眼下拥有的一切去换取,又有何意义?”
现在他需要考虑的不是如何才能攫取更大利益,而是怎样才能稳如泰山,不至于在即将剧变发生的时候,用麾下将士的生命去给山东世家赚取筹码,使之与李勣的谈判获得先机。
权势滔天固然诱人,可前提是得保护住麾下左武卫的战力,若没了左武卫,他程咬金是个屁啊?只怕山东世家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局势纷乱,有兵才是草头王……
张行成无奈,只得任由程咬金自作主张。
爛柯棋緣 小說
事实上,他也对山东诸家家主“火中取黍”的决策有所非议,大抵当真是离开中枢太久,于地方上称王称霸、行横无忌而滋养出桀骜不驯的心理,毫不将天下英雄放入眼内。此番关陇反叛、关中大乱,便视如当年“玄武门之变”时帝国权力结构发生巨大变动,山东世家可以凭借数十年休养生聚之底蕴一举入朝,攫取最大利益,重现当年关陇之故事,自此执掌朝政大权,甚至可以左右皇帝意志,从而将当年编撰《氏族志》之时所遭受的屈辱全部洗尽,使得山东世家重归天下第一等门阀之序列……
但怎么可能?
张行成也想向那些垂垂老朽却依旧掌握着山东世家命脉的老家伙们大喊一句:时代变了啊!
如今李二陛下虽然驾崩于京畿之外,势必由此引发皇位之争夺,进而使得中枢权力出现变动,山东、江南门阀趁势入朝,取代关陇之地位,但也仅此而已。
无论太子亦或别的储君上位,都不会允许再度出现权力垄断之势发生,山东、江南两地门阀相互掣肘,关陇参预作为钳制,这才是各方都能认可的权利构架。尤为重要的是,如今帝国军方山头并立,既有李勣这样的贞观勋臣、中流砥柱,也有房俊那样的少年勋贵、后起之秀,更有李孝恭、李道宗这样的皇族名将,即便李勣也不能力压各方势力一统军权,绝无可能重现当年关陇军队强势碾压军中各方之局面。
冰火魔廚 唐家三少
而关陇之所以有今时今日之倾颓、破败,正因为其掌握的军队在贞观之后便迅速退化,仅仅十余年时间便腐朽不堪,难以支撑其政治层面的权倾天下……
军政两方都难以出现一家独大、大权在握的情况,任何一方若觊觎大权独揽、唯我独尊,必将遭受其余各方之围攻,非但不能成事,甚至稍有不慎便会有倾覆之祸,沦为围殴蚕食之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