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星門》-第375章 以身融道(新年快樂!)相伴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大道宇宙。
李皓此刻还在寻找丢掉的两位强者。
红杉木和老乌龟,到现在还没出现呢。
也不知道跑哪角落去了。
不把这俩找出来,也不好干活。
此地星辰密布,这俩应该很快会赶到才对,除非丢的太远,可李皓撕裂天地,一般情况下,距离此地不会太遥远才对。
那这两位圣人,真丢了不成?
游走宇宙星空之中,李皓踏入了黑暗地带,大道宇宙太大,他探索的区域其实不多,很多地方都很黑暗,主要也担心走的太远,再次赶回来,也许很长时间就过去了。。
“龟守护!”
李皓声音震荡在天地之间,宇宙震动。
这两位,乱跑什么。
若是留在当时塞进去的原地,李皓回去,也许也能顺利发现它们,现在回到原地撕裂虚空开启通道,都找不到这俩。
古怪的很!
李皓继续游走虚空,身上爆发出璀璨光辉,如同日月降临,这也是为两位强者点燃前进方向,也不知道这俩到底离自己多远?
黑豹有些百无聊奈,最近和李皓到处跑,好处真没捞到,倒是精疲力尽,可怜兮兮的,一想到待会也许还得帮李皓干杂活,黑豹愈加提不起兴趣来。
此刻,找不到老乌龟它们,它倒是无所谓……丢了就丢了好了,刚好休息一阵。
正想着,李皓拍了拍它:“你鼻子灵,这俩在附近吗?”
“……”
我就知道!
黑豹很是无奈,鼻子抽动了一下,实际上,它早就闻到了一点味道,懒得跑罢了。
心中也寻思着,也许等会,那俩就自己冒出来了。
可这俩到现在还没冒出来……算了,跑一趟吧。
“汪!”
黑豹叫唤一声,在虚空中游荡,李皓迅速跟上,也是暗骂一声,这狗子,不是好东西,早就闻到了味道,还偷懒不干活。
老师也就不在,在的话,早就炖了这家伙!
一人一狗,迅速前行。
穿梭虚空,宇宙中也有一些散落的星辰,都很暗淡,看样子是一些未开辟的道脉。
游走了许久,远处,好像出现了一些光亮。
片刻后,李皓抵达光亮处。
这时候,李皓看到了老乌龟和红杉树。
只是,好像有些不同寻常。
这两位,这一刻好像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一般,甚至有些化为雕像的感觉,伫立虚空,一动不动。
李皓顿时皱眉。
“龟守护?”
他喊了一声,不远处,一龟一树,却是毫无回应。
李皓四处看了看,再次皱眉。
为何如此?
此地,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东西存在。
可这两位,却是伫立不动,身上倒是隐约有些光辉闪烁。
心中微动,李皓也没靠近。
隔空轰击了一下。
轰隆一声!
虚空震荡,一股涟漪扩散开,这两位可是圣人,自己此刻只是一位日月七重,不知道为何,这俩好像禁锢了一般,他可不能随意靠近,免得栽了跟头。
虽然他觉得,自己对大道宇宙相当了解,不应该出现变故。
我的华娱时光 寉声从鸟
然而……若是和虚道宇宙有关呢?
还有,张安的本命星辰他都没找到,谁知道,这天底下,还有没有人暗中修炼新道,也将大道星辰藏匿宇宙之中,一直蛰伏呢?
虚空波动了一阵。
涟漪波动。
片刻后,好像打破了什么东西,一树一龟,瞬间复苏了,红杉树枝条颤动,瞬间扫荡四方,等感受到了李皓的气息,这才一惊。
急忙化为人形,瞬间浮现在李皓跟前,有些疑惑:“侯爷何时来了?”
老乌龟也瞬间浮现,眼中有些疑色。
李皓微微皱眉,四处看了看:“都过去两天了,此地距离星河不远,二位好像被禁锢了一般,未曾回归,我来找你们的,出变故了吗?”
“两天了?”
两位强者都是一怔,红杉木惊讶无比:“我们……刚进来不久……”
什么情况?
倒是老乌龟,忽然道:“两天了吗?真快!若非侯爷唤醒了我们,也许……我们还会逗留更久!我和杉岐看到了一颗有些特殊的星辰……只是看了一眼,就好像陷入了时光之中,不可自拔!”
李皓恍惚了一下,什么和什么?
星辰?
他四处看了看,没看到任何星辰,微微皱眉道:“仔细说说,看到什么了?”
老乌龟想了想道:“之前……就是当日,我们进入此地,大道宇宙封闭,忽然面前出现了一颗星辰,很是明亮,如同恒星!我们还以为是哪位强者的本命星辰,就多看了一眼……结果,再次醒来,侯爷就在身边了。”
此刻,红杉木也是有些后怕:“两天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觉得还在看那颗星辰,瞬间而已,一个转头的功夫,怎么就两天了?”
若非李皓找来……它们岂不是一直在看?
一直禁锢在这?
而李皓,也是茫然,有些凝重:“你们是说,哪怕刚刚,你们其实还在看这颗星辰,只是一瞬间而已,我就出现了,对吗?”
“是的。”
“那颗星辰……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老乌龟想了想,脑海中隐约浮现出那颗星辰的样子,又有些惊悸,许久才道:“没什么特殊的,就是……有些明亮,有些虚幻,仿佛不存在于这个天地一般,流动的一样……”
红杉木补充道:“要我说,就是光阴似箭,白驹过隙,那种朦胧感,只是看一眼,便有些一眼千年的感觉。”
我有百億屬性點 同歌
李皓有些凝重:“是人为修炼出来的吗?”
此话一出,两位都是一愣。
你看我,我看你,老乌龟摇了摇头:“不清楚!不好判断,在我们的观念中,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对了,我……我倒是觉得,那颗星辰,一半在虚幻之中,一半在现实当中,半虚半实,有些古怪……”
李皓心中念头万千。
白驹过隙,半虚半实。
星辰……明亮……
看一眼,两位圣人就陷入了禁锢之中,仿佛被封印了一般,若非李皓就在附近,也许,千万年都不会清醒。
可能吗?
新道修炼者的本命星辰?
还是说……大道宇宙中,本就存在的天然星辰?
怎么会忽然看到一颗特殊星辰呢?
李皓想不明白。
“虚实相间……虚实宇宙……难道……是两方大道宇宙的交界之地,也就是力覆海口中的宇宙中心?”
“可是……移动的?”
李皓心中一震!
若是自己推测的那样,这宇宙中心,居然是移动的,而非固定的地点?
而且……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什么情况?
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若是真如此……虚实宇宙,很难打通彼此,李道恒就算在对面,也很难过来,同样的,自己好像也很难过去。
两位圣人看一眼都迷失了,自己难道会更好一些?
“此事……不要对任何人透露!”
李皓沉声道:“一眼两天过去了,我不来呼唤你们,别不是一眼万年,就是不知道,这禁锢之下,生命是否会流逝,还是直接永恒了?”
两位圣人也有些后怕了。
此刻,老乌龟也是见多识广,沉声道:“这……可能涉及到了一些时光的理念!时光,是天地最难琢磨的东西,任凭你风华绝代,哪怕成了世界之主……理论上来说,可以活无数岁月,可终究还是会死的!”
“所以,再强大的强者,终究会死,也许可以活五百万年,一千万年……甚至活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可时光流逝之下,还是会冲刷他们的寿元,最终,一点点老死……”
它有些惊悸:“可是……这新生大道宇宙,会涉及这种能力规则存在吗?”
“宇宙之中,时光混乱,时空很复杂……你在混沌中走一步,也许过去了一秒,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昔年,人王就差点在混沌中迷失,战胜天帝和世界种子之后,就差一点迷失在了混沌之中,再次转头……已是数年过去了。”
就如刚刚它们一样,只是感觉看了一眼而已……结果,两天就没了。
这还是运气好,没深陷其中。
运气不好,没人唤醒,也许下一次清醒,就是数年甚至数十年乃至于更长时间了。
李皓不断挑眉。
看向四方,自己并未看到这颗星辰,虚幻相间,一眼万年,难不成,还真存在时光之道?
可能吗?
生死无常,岁月无情,天地间,真要说复杂,就是这些了,生死和时光,逆转生死,追逐时光的脚步……
谁若是能和时光流逝的速度抗衡,岂不是说,可以彻底不死不灭了?
我比时光更永恒!
你看我一眼,便是万年。
多可怕啊!
李皓稍有走神,很快道:“不去想,不去管!毕竟是大道宇宙,存在一些我们不了解的东西,现如今,我们还没这个实力去探索这些。”
摇了摇头,李皓决定不去想这个。
当然,此事记在心中了。
他看向两位圣人,开口道:“二位早日出去吧,如今天地外无法容纳圣人,我送你们去古城之中!大道宇宙不是久留之地。”
两位强者,也没再说。
只是,心中都有些忌惮。
原以为大道宇宙,稀疏平常,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李皓一直行走在这,它们觉得自己是圣人,更是毫无威胁,哪曾想,差点就栽了跟头。
李皓带着两位,迅速离开了此地。
一直回到了星河区域,看到了熟悉的星河,两位才安心了一些。
有些后怕。
李皓什么也没说,迅速开启宇宙通道,等待了一阵,一座古城浮现在面前,正是战天城,九师长就在城中,看到两位圣人回归,也安心了许多。
差点担心这两位回不来了!
还好!
两位圣人,迅速入城。
九师长也开口对李皓说道:“四大主城,之前都吸纳了不少天地能量,如今城内能量还算浓郁……”
“让猎魔武卫军入驻一城!”
李皓开口:“剩下的三大主城,让林红玉安排,谁适合入驻,谁入驻!”
九师长点点头。
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林红玉……”
“我要闭关了,天下之事,若是需要交流,问她便是。”
“这……”
九师长还没来得及多说,李皓直接封闭了大道宇宙,消失了。
九师长有些无奈。
红杉木倒是有些疑惑,忍不住道:“九师长……刚刚说红玉……怎么了?”
九师长瞥了它一眼,他其实不是太喜欢这些家伙。
淡淡道:“没什么,李皓之前对外公开,不日迎娶林红玉,就这事。”
红杉木呆滞了一下。
心中扑通扑通直跳。
真的假的?
毫无预兆啊!
怎么忽然有这样的变故出现?
它有些口干舌燥,林红玉,那可是它一直扶持的对象,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九师长……莫非是开玩笑?”
九师长懒得再说,他虽然也很疑惑,但是事已至此,严格来说,只是李皓的私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见红杉木一副不敢置信,又潜藏欣喜若狂的样子,淡淡道:“杉岐道友,陷的太深,以后若是输了……可就毫无退路了!”
对你而言,可未必是好事。
红杉木忽然笑了:“九师长觉得,走到了这一步,还需要退路吗?”
李道宗,小瞧自己了!
都到这个地步了,退路是什么?
九师长没再说什么,也许吧。
对红杉木而言,孤注一掷,也许才是正道。
战天城,瞬间消失在原地。
李皓费尽心思,将战天城挪移到了大道宇宙,前不久又给挪移了出来,现在大道宇宙能开启了,李皓又不让战天城进入大道宇宙了。
有些奇怪。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如今的李皓,自己的想法很多,已经不再是那个初次进入战天城,还需要他们来点拨提拔的小透明了。
哪怕只是日月七重的李皓……其实给人的威胁力,一点不弱于圣人。
当日攻打无边城的时候,李皓还未必有现在强大呢。
……
大道宇宙中。
李皓站立在星河之上,看向远处,微微皱眉。
虚幻星辰。
宇宙的中心点吗?
刚刚两位圣人在,他没多说什么,此刻,只有他和黑豹了,李皓轻声道:“黑豹,你说,宇宙的尽头是什么?大道的尽头是什么?天地之道,什么大道最强?世界之主强大,还是大道之主更强?”
黑豹无声。
我只是一条狗,一条一直跟着你,没啥见识的狗,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来问我?
我怎么可能知道呢!
而且,我还是单身狗,更凄惨,之前你说将白马让给我的,结果混沌之意炸裂,白马也没了,很凄凉的好不好。
李皓好像也没指望它回答。
许久,自言自语道:“大道太过复杂,如今,我也只是了解一些皮毛罢了,可惜……很可惜,再也无人和我论道,大家各有心思,郑宇、映红月这些人,也只会追逐利益,而非真正的和我论道!老师活着的时候,觉得我已超越他,无需再让老师点拨,老师走后……我才觉得,孤独!”
妖孽王爷的面具王妃
他手指那星河,轻声道:“星河依旧在,而今,却是只有你我,能在此地停留了!银月之地,只是一方小世界,却是留下了无数问题……要尽快解决掉银月的问题了!虽说时光未必一致,可不管是新武赢了,还是红月世界赢了,也许……银月会面临其中一方!”
他看向黑豹,轻声道:“若是红月赢了新武,那就再战红月便是!若是新武赢了红月……你说,我该何去何从?银月源于新武,战天城这些古老强者,都来源于新武,我银月武师,难道拱手让出新世界吗?新武人王霸道无双,在他眼皮子底下,割据一方吗?是你,你能答应吗?”
他想的很长远,甚至已经想到了未来。
黑豹,并未想的如此长远。
李皓轻声道:“我本无野心,可是……我也不想让银月寄人篱下,十万年岁月,也许,对方只是过去了数年,可银月,的确和新武切断了很多联系,我无意和新武作对,可是……若是新武要攻下银月,那该如何?”
“银月源于新武,剑尊执掌,新武无意见,我来执掌,人王无意见吗?银月和新武,也许可以彼此攻伐,纵然我无此意,人王也无此意……可双方天地关系,也许注定会起冲突!”
“你道我为何要梳理大道宇宙?我要研究这混沌,这宇宙,这大道,这天地……为日后做准备,其实,我无吞噬银月之心,我想,若是新武胜了,我银月人,愿意随我离开的,我便在混沌之地,再开世界!”
“世界,不是唯一!银月能通过新武一些能量,自我壮大到如今……人人都想吞噬世界之意,而我……想种下世界的种子,区区一方世界,人人争夺,失了道心……不该如此的!”
黑豹一脸古怪。
这……会不会太遥远了?
李皓其实不是对它说的,而是对自己说的,他在对自己说,若是新武赢了,彼此遭遇,对方要夺回银月……那我就让给他们。
因为,这本来就是新武诞生出来的。
可我,也需要一块地盘,带着那些愿意跟我走的人,一起离开。
若是新武败了……红月大世界袭来,李皓倒是愿意奋力一战,胜也好,败也好,我无惧!
心中思绪万千,岂是外人可以理解?
妾舞鳳華:邪帝霸寵冷妃 月色
李道恒也好,郑宇也好,他们要夺的只是小世界……而我,并非此意。
可惜……我纵然说出去,又有几人会信呢?
李皓自嘲一笑。
空有雄心壮志,而今,不还是受制于人吗?
“干活了!”
李皓笑道:“我对大道,已经很久没有新的领悟了,希望这一次,能有一些新的感悟!”
星河颤动。
无数星辰动荡。
李皓开始重新梳理星河,万星璀璨,这一次,李皓却是没有只是简单的搬运,而是剥离了一些星辰之力,一点点地剥离,很微弱的一些。
将无数星辰的大道之力,都抽丝剥茧,剥离了一点点。
他自身,也在吞吐大道之力,汇聚到了此地。
他要制造一条真正的河流,将星辰置于其中,宛如长河,星辰为点缀,长河才是根基,再隐藏长河……纵然强敌发现,闯入大道宇宙,我也能有一战之力。
这一日起,李皓开启了自己的修炼生涯。
无数星辰之力,涌入体内。
一枚枚神文,再次浮现。
只是这一次,又略有不同。
星河区域,又做了一些独特的划分,一个无属性道脉,形成了一个窍穴,360条无属性道脉,组成了一把剑。
是的,星河,不再环绕宇宙,而是……化为一把剑!
剑尖,却是直通宇宙的尽头,无边无际!
环形星河其实很好,不过,李皓做了一些改变,以360道脉为主,形成了剑形的环形长河。
如此一来,循环还在。
可星河,却是化为一把剑。
剑的边缘,便是星辰区域。
而中央,却是有一片空白区域。
这空白区域,是为李皓自己准备的,也是为了未来联通宇宙双面做准备的。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无数大道之力,环绕天地之间,随着剑形长河不断成型,整个宇宙,好像又有了一些变化,微微颤动,比起之前的圆形长河,好像更加稳固!
因为,这360道脉,本就是一把剑!
当360条道脉区域,再次被规划,成型的一刹那,宇宙好像剧烈颤动了一下,这一刻,好像产生了一种共振之力,震荡宇宙!
宇宙深处,忽然有一股大道之力,席卷而来。
覆盖了整个星河!
李皓脸上闪过一抹喜色!
果然,契合,才是真正的成功。
之前,只是强行捏造,并非真的契合这大道宇宙,只是……李皓喃喃一声:“天意是剑,天道是剑,道脉是剑,一切都是剑!”
“剑尊……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吗?”
他喃喃自语,天意不说,道脉不说,而今,连大道长河,组成了一把剑,居然都能得到大道宇宙的认可,大道宇宙,当年还没出现呢。
剑尊离开的时候,还没大道宇宙呢。
为何……连大道宇宙,都认可,星河,是一把剑,更合适大道!
“为什么呢?”
是剑尊的影响,还是其他原因?
剑尊,据说在新武人王时代,只是第三层次的帝尊,第一层次是世界之主人王他们,第二层次是至尊、地皇、天狗、血帝尊他们,第三层次,才是剑尊这些人。
“剑尊……第三层次的强者,能影响十万年后的大道宇宙吗?”
这一刻,李皓忽然觉得,剑尊……有些不一般。
这位自家先祖……也许是吧。
真的只是第三层次的帝尊吗?
万道归一……据说,走出了新路,甚至不需要去吞噬银月的存在,一个银月,引起了无数强者觊觎,甚至人王主动送他,他都不要的强者。
这样的强者……真的是所谓的一剑雄吗?
此时此刻,李皓忽然来了兴趣,喃喃道:“也许……剑尊不吞噬银月,只是觉得,他不需要如此!都说李家擅攻,不善久战,可这是新武前期的剑尊!剑尊曾经去过另外的宇宙,主动被对方的世界之主送出来……他甚至连自己的佩剑,都没带走,出征的时候,孑然一身……”
对剑客而言,连自己的剑,都没带走,这其实,很特殊。
要不不需要了,要不……觉得剑,反而限制了自己。
大道宇宙,微微颤动。
这一刻,四面八方,又有许多星辰被吸引而来,剑形星河,吸引了更大了,一股微弱的颤动,仿佛宇宙的心脏一般,正在颤动。
好像吸引了无数星辰投奔而来。
就在李皓恍惚的瞬间,陡然脸色一变。
远处,一颗星辰,光亮无比,半虚半实,好像也被吸引了,正在突破界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划过天地,朝这边飞来。
龟守护它们看到的那颗星辰吗?
李皓心中剧震!
不敢去看。
他怕自己陷入其中,一眼万年,那就麻烦了!
那星辰,瞬间飞来,一瞬间,落入星河之剑上!
俯瞰天地一般,好像活物,有些好奇一般,扫过天地,扫过大剑,这一刻,所有星辰,好像都瞬间凝滞住了,一动不动。
所有被吸引来的星辰,也好像都停下了动作。
而李皓,遮蔽了双眼。
身边的黑豹,却是仰头看天,呆呆地看着,和之前的两位圣人一眼,一动不动。
李皓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他还清醒着!
可这一刻,脑海中,有些残破的“道”字神文,闪烁着光辉,仿佛不是因为李皓闭眼不看,才没被影响,而是因为,这枚道文,保护了李皓,让李皓没有陷入寂静之中。
李皓心中微动。
这宇宙主动凝聚的“道”文,上次差点彻底破碎,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作用!
既然如此……我……能否观察一下这颗突然飞来的星辰呢?
李皓很担心……很怕!
可是,来都来了,不看一眼,其实也不甘心,也许,这颗星辰,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宇宙中心,求道者,看到了大道,却是叶公好龙,担心危险……还求道做什么?
我有“道”文,这是全天下难求的机缘,我……岂能放弃呢?
这一刻,李皓睁开了双眼。
他看到了!
那是一颗璀璨的星辰,却是虚实相间,如同心脏一样,好像在呼吸,一举一动,都好像牵连着整个宇宙,仿佛很喜欢这把剑,它在星河之剑上,盘旋了一阵。
时光在它面前,好像停滞了下来。
整个宇宙,瞬间安静的让人窒息。
连星河,都不再颤动。
一股特殊的波动,溢散于天地之间,李皓身体动不了,连思维好像都缓慢了许多,只是呆呆地看着这颗星辰,这一刻,他朝那虚幻的一面看去。
忽然愣住了!
那虚幻的一面,仿佛也存在了无数星辰,就在这颗星辰的背面,却是……无法企及的感觉。
“大道之心!”
李皓心中有了明悟,这……就是大道宇宙的中心,它的背面,就是虚道宇宙,就是月神他们所在的大道宇宙。
在那,他仿佛看到了一颗颗璀璨的星辰。
他仿佛看到了一轮明月!
他仿佛看到了……另外一把剑!
那好像是一位剑客,在那,凝聚了属于他的精神之剑,属于他的本命星辰。
“李道恒……”
李皓心中想着,忽然闭目,默默感受着一切,默默汲取一些微弱无比的特殊大道之力,去感知,去体会,这股特殊的波动。
道的波动!
脑海中,记忆仿佛都有些混乱,错乱,仿佛间,好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那是一个孩童……又仿佛看到了苍老的自己,在未来等待着自己。
时光啊!
李皓心中呢喃,时光,真的可以逆转吗?
虚空中,那颗星辰,盘旋了一会,仿佛又失去了兴趣,仿佛这星河之剑,也只是让它起了一点点兴趣,逗留了瞬间,星辰闪烁,消失在了原地。
世界,恢复了原样。
星辰,继续挪动。
而黑豹,却是呆呆地看着,仿佛进入了沉眠期。
“黑豹!”
李皓一声轻喝,黑豹忽然惊醒,看了一眼李皓,有些疑惑,喊我干嘛?
仿佛,对它而言,刚刚只是一瞬间罢了!
李皓却是心中微动,刚刚……过去了多久?
他感觉只是一会……可也许……不止一会呢?
一瞬间,李皓消失。
再次浮现在银月天地。
侧耳倾听……瞬间听到了无数人声,脸色微变,喃喃道:“我感觉只有十几秒,却是过去了七天……不可思议!”
他保持清醒的!
结果,居然还是过去了七天,这太可怕了。
那颗星辰,太不一般了。
他再次进入大道宇宙,看向黑豹,轻声道:“你刚刚呆滞瞬间……七天过去了!”
这一刻,黑豹真的呆滞了。
开玩笑吧?
毫无感觉!
李皓也是震动,再看一眼星河之剑,忽然眼神闪烁了一下,“星河,稳固了很多!不可思议……我只是简单挪移成了一把剑,却是不太稳固,那玩意出现一瞬间,好像帮我稳固了这方星河之剑!”
这一刻,李皓忽然有些激动,仿佛有了新的追求一般。
“黑豹,你说,若是这星辰,成为我星河的核心……那……是否代表,我能掌控时光?”
黑豹摇头,不懂。
它只知道,自己居然一瞬间停留,就过去了七天,忽然觉得,好可怕!
李皓却是笑了起来,这一刻,身上忽然溢散出一股淡淡的波动,一股很微弱的波动,通过“道”字神文,溢散而出。
黑豹有些呆滞,朝李皓看来,下一刻,陷入了恍惚之中。
这一次,不需要李皓去喊,大概过了七八秒,黑豹清醒了,看着李皓,有些疑惑。
李皓眼神闪烁。
“你……刚刚有什么感觉吗?”
黑豹摇头,有些疑惑他的问题,我只是看你一眼,能有什么感觉?
李皓却是心脏扑通跳动。
居然没感觉!
黑豹只是日月中期,看了自己一眼,居然被凝固了七八秒,这……不可思议!
他好像触摸到了整个大道宇宙的核心层了。
李皓深吸一口气,露出笑容,“有意思了,道字神文,非同寻常!星河之剑,也非同寻常,还有那星辰,宇宙之心,大道之心……太有意思了!”
李皓雀跃无比!
这一刻,他露出笑容,外界,过去10多天了,之前他也耗费了数天时间,如今,距离林红玉他们发动的时间,不远了。
李皓深吸一口气:“干活!又有星辰加入其中了!将这把星河之剑,凝聚的更强大!另外……我……可能要做一点改变了,黑豹,看好了我,免得我死在这了!”
黑豹有些疑惑,你又要干嘛?
就在这一刻,李皓躯体,疯狂增长,千米,万米,十万米……
不可思议地膨胀了起来!
下一刻,体内,浮现出360条道脉。
大部分道脉,都没开启。
只是少部分道脉,开启了一些。
而这一刻,李皓再次深吸一口气,席卷天地,好像刮起了飓风,李皓声如洪钟:“我要……以身入河!”
黑豹还没看明白,忽然,巨大无比的李皓,一个跨步,走到了星河之上,这一刻,他缓缓躺倒,体内,360条道脉,对应了整个星河360个区域。
一条道脉,对应一个区域,不管开启没开启,都是如此。
一些开启的道脉,和区域内的本命星辰融合到了一起。
李皓缓缓融入其中,喃喃道:“我要融入这条长河之中,以我血液流动为长河之基!道既是我,我既是道……”
“汪汪汪!”
这时候,黑豹大急!
此刻,随着李皓融入,他的肉身好像都在消融,让黑豹紧张无比,这又玩什么?
这就玩大了!
以身融道!
而李皓声音再起:“黑豹,我要再搏!做一个彻头彻尾的赌徒!万道聚我体,我身化天地,大道由我执掌,万物为我而生!”
“不如此……我李皓,如何能超越前人?”
“黑豹……我能赢,对吗?”
“汪!”
黑豹咆哮,吼了几声,带着一些担忧和紧张。
这一刻,一条条巨龙浮现在星河长剑之上,迅速和一个个区域融合,巨龙咆哮,有些还没开启的道脉,有些撑不住,开始龟裂!
道脉没开启,哪有那么容易融合天地。
而李皓,点燃了一条条道脉上的窍穴,化为一个个光点,吞吐天地!
“道”字神文,忽然浮现。
下一刻,神文消失,再次出现,已经在李皓额头上方,一瞬间,化为了一个红点,烙印在了李皓额头之上,这一刻的李皓,多了几分妖冶邪魅之意。
尽管如此,还是一条条道脉,有被撑爆的迹象。
这一刻,李皓体内,溢散出一股淡淡的特殊波动,大道之力瞬间平复了下来,渐渐地,开始适应李皓的身体。
宇宙中,这一刻,只看到一尊滔天巨人,躺在黑暗空间之中。
而身边,只有一条渺小到了极致的小狗。
……
外界,各种事情,做的如火如荼。
可就在这一瞬间,天地忽然黑暗一片。
纯粹的黑暗!
无数人忽然惶恐,刚刚还是白天,只是一瞬间,天黑了!
为何?
好像有人将天地给吞噬了一般!
就在这一瞬间,无数天幕浮现,林红玉声音响彻天地:“侯爷正在驱逐天地杂质,净化天地环境,需要片刻时间,诸方勿乱!”
不可思议!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些震动,这……能让整个世界瞬间黑暗?
侯爷,到了这地步了吗?
太强大了吧!
下一刻,便化为了振奋,兴奋,激动。
侯爷,好像越来越强大了!
而林红玉众人,却是有些凝重,不少人看向林红玉,林红玉面不改色:“稍安勿躁,需要片刻时间,不是什么净化天地,是侯爷正在捕捉月神本尊,银月被覆盖了……等一会就好了。”
真的假的?
尽管有些不可思议,可此刻,他们也不知道为何忽然天黑了。
好在,天黑持续的时间不长。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天地又恢复了光明。
……
而这一刻,飓风城中,郑宇不断皱眉。
天黑了!
整个银月世界,忽然天黑了一分钟,为何会这样?
从未有过的变化!
刚刚还是白天,一眨眼,天黑了。
“该死……为何……有些失控的感觉!”
他喃喃一声,身旁,新道郑宇,此刻也轻声道:“失控还是轻的,我不知是李皓还是李道恒做的,但是,能做到这一步,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麻烦了!他们,也许在大道宇宙中,做些什么……”
郑宇皱眉:“你能深入大道宇宙吗?”
“不能!还没找到切入点,只是能感知一二。”
郑宇沉默不语。
一切,都仿佛变了。
许久,开口道:“另外一尊分身也消失了,大概率被映红月吞噬掉了!此刻的他,也许进入合道二重甚至三重了,再过一些天,圣人可出……你猜,他会不会有些改变?”
“不好说。”
郑宇没说话,这一切,其实只是自言自语罢了。
自己和自己对话。
映红月……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分身陷入镇星城,他知道,回不来了,早有准备,若是李皓他们下杀手,动静会很大,若是映红月……哪怕他没能力击杀圣道分身,分身也会成全他的。
刚刚的瞬间变故,让他愈加不安起来。
半帝之力,这一刻,仿佛显得有些鸡肋。
我若非半帝,也许还能走出去……可我是半帝,出去的只能是分身,反而给我制造了更大的危机感!
看了一眼城中那些还没什么感知的强者们,他忽然低哼一声:“新武后期的一些家伙,轻易就背叛的家伙,果然……都是一群废物!这些人……都算不上新武人,只是承受了一些新武余荫的家伙,否则……新武圣人,岂会如此轻易成批量地被杀!”
有些无奈,可也没办法。
被困多年,这些人,都是后期强行堆积上去的,是不如那些真正的新武圣人的,他也没办法。
“我若是本尊走出去……你说,封印到底会不会碎?”
新道郑宇,一言不发。
我不知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可你,敢赌这一次吗?
……
而这一刻,大道宇宙中,李皓彻底消失了。
整个大道宇宙,只有一把剑存在,巨大无比的星河长剑!
“汪汪汪!”
狗叫声,不断响起。
李皓,你在哪?
为何……没动静了!
“汪汪”叫声,不断响起,响彻天地,越发凄厉起来。
连你也消失了吗?
就在黑豹茫然无助,不知所措的时候,远处,那把大剑之上,忽然浮现出一道虚影,李皓缓缓从星河中走出,瞬间化成了一道人影。
大道之力汇聚,眨眼间,汇聚成了一个李皓。
只是,比起之前,好像又有些不同了。
李皓笑了,回头看了一眼:“奠基完成了!我身为道,黑豹,这次若是能成功,我就发达了!开他个百条道脉玩玩!”
黑豹翻起了白眼,吓死狗了!
你就不能靠谱点?
总是一次次冒险,很让狗担心的。
李皓笑容愈加灿烂,这一次之后,谁还会真的了解我呢?
也许,只有看到这一切的黑豹了吧。
我……藏起了真身!
星河不毁,我就未必会死,郑宇,李道恒,接下来,咱们好好斗!
虚空裂开,一条讯息传出。
……
片刻后,林红玉心中微动,迅速开口:“准备祈福!所有人,坐镇各方,听我号令行事!四大古城,速去飓风城附近,镇压镇星城,以防城中不朽出城!”
四大古城,很快也得到了号令。
若非侯爷夫人的身份……大家可以不理会,可既然是了,几位圣人,也没多说什么,按照指令行事。
这一刻,天幕再次亮起。
林红玉声音响彻天地,带着一些悲戚之意,“为了祭奠战死英灵,一日后,皓星大陆,将为战死英烈祈福!明日皓星无事,祈福诚心者,有极大希望,获得英灵之力加持,一日跨境,登顶山海日月!续英烈之未完之壮志,皓星修者,必将永恒铭记!”
此话一出,天地震动。
祈福,大家也愿意,可是……还能获得天大的好处?
真的吗?
好像,也不是没可能,天星都督府,好像从未欺骗过大家!
而这一刻,林红玉传讯给了一些人。
不管真的假的……明日,必有山海日月诞生。
此刻,她也抬头看天,有些忐忑,能否成功呢?
PS:本月结束,今年结束,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