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再度連線分享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当汹涌澎湃的能量被注入主天线阵列,能源核心中闪耀起刺目的蓝色火花,起航者水晶在激荡中走出悦耳的轻鸣,这些天一直守候在超光速通讯阵列旁边的深海女巫海瑟薇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这漫长而艰辛的加班以及数次猝死果然是值得的,在这颗星球上停滞不前了几十万年之后,她终于再一次用自己引以为傲的知识与智慧驯服了未知领域的东西。
临近黄昏,寒凉的海风正呼呼地吹过通讯平台,也吹过飞船下方蜿蜒曲折的海岸,细碎的海浪拍击着由礁石与钢铁构成的海岸线,传来的波涛声也变得令人心旷神怡起来,海瑟薇与自己带领的深海女巫、深水技师们聚集在平台上,看着那庞大的通信阵列在橘红色的霞光中一点点苏醒过来。
如巨型珊瑚般巍峨的天线系统在海风中缓缓调整着角度,自行校准并捕捉着所有来自星空的呼唤,而低沉的嗡鸣声则不断从附近的增益天线组之间响起,听上去稳定又平缓。
而与此同时,又有肉眼无法看见的能量波动在随着主天线的启动被一并释放出来,那是起航者水晶苏醒时的发出的震颤,这些能量波动以安塔维恩号为中心,向着星球的各处飞快扩散,轻而易举地穿透了数以亿吨的海水以及厚重的岩层地幔,甚至钻入了深蓝网道,钻入了元素世界,并最终传遍整个星球的所有界域。
“……几十万年了,这东西终于全功率运转起来,”海瑟薇微微眯起眼睛,在海风吹拂下仰望着正在逐渐调整角度的主天线,“我都快忘记这家伙苏醒时的动静有多大了。”
深海的主宰者,海妖女王佩提亚此刻也在这激动人心的现场,她听到了大女巫的感叹,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微笑:“我们应该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盟友们——他们已经等很久了。”
“啊,他们或许已经知晓此事了,”海瑟薇感知着空气中动荡的能量,感知着那些在遥远的洛伦大陆旅居的姐妹们传回的灵能歌声,笑着对女王点头说道,“主天线开机时的能量尖峰在刚刚已经抵达洛伦大陆——这颗星球特殊的魔力环境以及网道系统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介质的作用,它会将这道震荡传遍整颗星球,甚至包括所有的元素世界和暗影、幽影界域。啊,这可是一声嘹亮的钟鸣。”
佩提亚女王愣了一下,有点惊讶:“主天线开机时候的能量震荡规模有这么大么?”
“是啊,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这颗星球奇特的能量循环真是令鱼着迷不是么?”海瑟薇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她已经记不起自己上次有如此浓郁的研究兴致是什么时候了,“我之后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深蓝网道是怎么运作的,研究研究它在其他天体上是否也……”
“额,我不是说这个,”佩提亚不得不打断了她深深信赖的学者,“我是说,主天线启动时那么大动静的震荡,直接传到了所有的元素界域是么?”
“啊?是啊,”海瑟薇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毕竟刚才您也看到了……”
“那咱们该跟邻居们说一声来着,”佩提亚一声叹息,“尤其是离安塔维恩号最近的咕噜……”
深海女王这边话音未落,一阵怪异的呼啸声便突然从不远处的海面上骤然响起,紧接着便有巨浪翻滚,狂风大作,前一秒还平静的海面上竟瞬间被撕裂开一道足有数百米长的裂口——由于数十万年前安塔维恩在坠毁时击穿了这一区域所对应的元素穹顶,以至于这里现世界和元素界之间的屏障并不那么分明,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安塔维恩附近的海域便与水元素世界的无垠海发生了重叠,而在这道巨大的重叠裂口中,如小山般的元素君王暴怒着从深海中跨步而出。
水元素世界的统治者,水之巨人格鲁古诺站在海面上,脑袋上破了个直径两米多的大洞,而他愤怒的声音则宛若风暴中的雷鸣:“是谁!是谁突然改变了深蓝脉流的流向!我需要一个……”
巨人的声音戛然而止,格鲁古诺似乎这才猛然间发现了眼前的安塔维恩号,尽管他是一个如小山般的巨人,可是在巍峨的星际巨舰面前,他那数百米高的躯体照样会被笼罩在舰首投下的阴影中,这位水元素君王使劲抬起头,过了好半天他头颅中心的独眼旋涡才终于捕捉到正站在甲板边缘向下看的海妖女王的身影。
“……是你们干的啊?”憋了半天,格鲁古诺的声音才终于再次响起。
佩提亚当场便分析出对方跑出来的时候应该根本不知道这边是安塔维恩号,超光速通讯阵列启动瞬间的震荡干扰了元素世界和现实世界间的平衡,也让这位元素君王晕头转向,这一点看他脑袋上的窟窿就能判断出来,而这让女王心中顿时充满了愧疚——这已经不是海妖们第一次给附近的邻居添麻烦了。
“抱歉啊,咕噜噜,”佩提亚怀着愧疚趴在甲板边缘的护栏上,低头看着站在星舰阴影中的元素君主,“我们刚才启动了飞船上的主天线,但没想到系统激活时的能量脉冲会影响到深蓝网道……你脑袋上那个窟窿没事吧?”
“你们这艘‘飞船’……真的在修复?!”格鲁古诺仿佛这时候才感知到了眼前这艘星际巨舰中正汹涌的澎湃能量波动,那是足以令近乎神明的他都感到胆战心惊的浪涌,庞大的力量被约束在这钢铁巨兽的体内,此刻正如心脏一般缓缓搏动。
在过去的几十万年里,他都从未有机会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清晰地感觉到这股恐怖的力量,也正是直到此刻,他才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这群令人极端头大的“邻居”到底曾经是个多么强大的种族,这让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佩提亚,憋了半天才干巴巴地冒出一句:“那……恭喜你们啊。”
“谢谢,但我们也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距离完全修复还早呢,”佩提亚笑着说道,“今天才刚刚成功重启了天线阵列而已——而且就这我们还不小心把你打伤了。”
格鲁古诺想了想,觉得佩提亚的态度还挺诚恳,他估计着这群神经不正常的家伙应该真的不是因为修船太嗨了所以想把他杀了助助兴,心中这便稍微安定了一点,而紧接着他便意识到了另一件事情:“等等,既然你们第一步成功了,那是不是说你们这船迟早真的可以再飞起来?!”
海瑟薇的脑袋也从船舷旁边钻了出来,跟佩提亚的脑袋并排俯视着海面:“啊……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夙愿,现在第一步既然成功了,那之后当然是要想办法让它再飞起来的。”
格鲁古诺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发抖:“那等飞船可以再飞起来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就要走了?”
“应该会离开这颗星球吧……”佩提亚跟海瑟薇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地说道,“我们还有很多后续的远航计划,我们准备去探索更多适宜生存的星球,还打算去寻找同胞的下落,安塔维恩号毕竟是一艘星际飞船,它不应该永远滞留在这里——虽然有一些新生代姐妹可能会选择留在这个‘第二故乡’,但她们现在好像更喜欢洛伦大陆,我尊重她们的选择。”
佩提亚这边只是随口说着,她自己都没太当真,这毕竟还是一件挺长远的事情,哪怕放在海妖的时间观念里面都算不上是“近期会发生”,然而水之君王却好像瞬间受了莫大的鼓舞,佩提亚甚至感觉连海面上空的风向与数百公里外的海流都瞬间发生了变化,她听到那水巨人声若雷鸣:“这可是你说的啊!你们海妖重视承诺,将来你们得认账!”
佩提亚眨了眨眼,想提醒这位巨人刚才自己所讲之事哪怕当真那也起码得到几万年后,然而她这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海面上轰鸣声再起,紧接着那道连通无垠海的巨大裂隙便重新张开,格鲁古诺压根不给她继续解释的机会就扭头跑回了自己的元素世界里。
佩提亚跟海瑟薇面面相觑,过了半天,大女巫才冒出一句:“所以咕噜噜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不知道,但他脑袋都破那么大个洞了,咱们就不跟他计……”
深海女王话刚说到一半,便听到那轰隆隆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紧接着在她和海瑟薇有些呆滞的注视下,刚平静了还没几秒钟的海面重起波涛,水元素君王格鲁古诺再度分海而来。
佩提亚一脸木然:“……咕噜噜,你还想干什么?”
“你们立字据。”
佩提亚:“……”
……
发生在深蓝网道中的能量呼啸同时被多方监控到,不光是位于塔拉什平原上的深蓝之井要塞和位于先祖之峰内的观测者密室,甚至就连遥远的塔尔隆德大陆都读取到了那一瞬间扫过整颗星球的能量震荡,而这能量震荡背后的原因令联盟高层们欢欣鼓舞——在等待了如此之久后,海妖们终于完成了那艰难复杂的修复工程。
安塔维恩号上的超光速通讯阵列恢复了,完完全全的恢复。
高文很快便把提尔招呼到了自己的书房,大概是受到了海妖族群集体意识中的兴奋情绪影响,这个一天能睡十八个点的咸鱼精竟然罕见地维持着清醒,从她口中,高文直接确定了安塔维恩那边的情况,也确定了超光速通讯阵列已经在启动之后第一时间完成系统调试和天线重定向,目前正处于随时可以使用的状态。
“海瑟薇大女巫那边说了,主天线目前的运行情况就跟刚出厂时一样良好,整机满额负载不超过百分之五十,待机负载不超过百分之五,理论上咱们跟诺依人想聊多久就聊多久,甚至二十四小时连着星际长途不离线都行,除非他们那边的设备先扛不住,”提尔跟高文汇报情况的时候一脸骄傲,就仿佛那天线阵列是她修好的似的,“毕竟两颗星球之间只有区区四光年……”
“是,这已经不是当初随便说几句话就要把天线修一个星期的时候了,”高文愉快地笑着说道,“我已经让索林控制中心那边给系统做准备,解星者们和索林地区的伺服脑们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确实花了挺长时间,”提尔也有点感慨,紧接着又有些好奇,“诺依人那边情况还好吧?这么长时间咱们没法回应他们的联络,哪怕之前说明了情况,他们应该也开始担心了。”
“诺依人在过去这段时间里给这边发来了堆积如山的资料和问候,”高文叹了口气,“不过最近这些天已经不再有新的资料发来,想必是用于沟通的预设资料已经发送的差不多了,现在他们就每天上午发个‘在吗’,半夜的时候发个代表友好的图标。”
“他们那边负责管理通讯的人这段时间压力应该很大,”提尔唏嘘不已地说道,“那我就先去转发终端那边待命等信号接通了。”
高文点了点头,随后目送着提尔一拱一拱地离开了书房,他则轻轻呼了口气,向后靠在高高的靠背椅上,目光似无焦点地落在远处,仿佛陷入沉思,又仿佛是在单纯地放空头脑。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书桌边缘的魔网终端以及附近与之相连的打印装置突然发出了机械运转的嗡嗡声和吱嘎声,这些自行启动的设备让高文从神游天外的状态中瞬间惊醒,他立刻扭头看向魔网终端上空,看到贝尔提拉的面孔正浮现在空气中。
“高文兄长,解星者以及辅助翻译系统已经准备就绪,超光速通讯阵列的信号呼叫刚刚得到回应,我们可以与诺依人对话了,”全息投影中的贝尔提拉一脸严肃(她的木质面容一向这么严肃),“请您来发出第一声回应。”
高文迅速整顿好了心绪与表情,他看了一眼打印装置正缓缓吐出的宽纸带,纸带上记录着最近的星间通讯消息记录,诺依人自四光年外发来的问候映入他眼中——
“在吗?在吗?”
“在吗?”
“在吗……”
醫律
高文定了定神,一脸严肃地在魔网终端中输入了对诺依人的回应:
“在。”
随后,通讯频道暂时陷入了寂静,高文耐心地等待着四光年之外的回应,而他并没有等待太久。
功率强大的天线阵列接收到了星空彼岸的信号,高文桌面上的打印终端吱吱嘎嘎开始运行,诺依人发来的消息开始连续不断地出现在纸带上:“太好了,能再次听到你们的声音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你们的超光速通讯阵列已经升级完毕了是么?请问修复过程还顺利么?之后的通讯是否可以随时进行?这段时间我们这里一切都好,诺依人正在为一年后的考验积极做着准备,你们那里情况怎样?”
回应中带着某种极其明显的喜悦和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