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 起點-第1606章 市場行爲的本質讀書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朱老爷子的话让陆山民头皮一阵发麻。
一直以来,他之所以坚信能将影子拔出来,并不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
他向来很有自知之明,非常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从未狂妄的认为靠自己就能打败影子。
他之所以坚信,一方面是因为他相信左丘,更重要的本质原因是相信正义,相信国家权力机构早晚会全面介入。
但是听朱老爷子的意思,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
朱老爷子微眯着眼睛看着陆山民,问道:“害怕了”?
陆山民当然害怕,他害怕的不是自己的生死,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死磕到底,他害怕的是他会带着一大帮人去送死,而这一帮人还大多都是他的朋友、亲人。
“害怕”!陆山民没有嘴硬,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朱老爷子欣慰的笑了笑,“害怕就好”。
玩偶屋之家
陆山民疑惑的看着朱老爷子,不知道他所说的‘害怕就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朱老爷子缓缓的说道:“很多人都认为华夏的立国靠的是我们不怕死、不要命的精神,诚然,这种精神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但并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不怕死和送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现在的很多国人都以为当年的抗米援朝是靠人海战术,其实不然,我们有高超的战略战术智慧,迂回包抄、纵深穿插、夜间突袭,还有我们特有的三三制,这些军事智慧才是真正取胜的法宝。虽然我们与联合国军的装备相差很远,但实际上打到最后,我方的伤亡并不比对方多多少,甚至在不少的战斗中,对方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伤亡比我们还大”。
“否则在热、兵、器时代,没有智慧,只靠不怕死的精神,去再多人都是当炮灰”。
七零年,有點甜 七星草
帶着無敵分身闖聊齋
朱老爷子喝了口茶,对陆山民说道:“承认害怕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反而说明你不是一个逞匹夫之勇的人。之前我还担心你被仇恨蒙蔽了心智,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陆山民脸色有些苍白,“朱爷爷,还请指点迷津”。
朱老爷子很满意陆山民的态度,微微笑道:“真是难得啊,我那些孙儿们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爱听我这个老头子唠叨的。包括梓萱在内,那丫头每次听我唠叨的时候,总会睡着。子建那小子虽然偶尔听听,但他只喜欢听我讲斗争,不喜欢听我讲故事,还总喜欢问为什么,每次都惹得我火冒三丈”。
朱老爷子指着墙上的一幅字,问道:“你觉得这副字写得怎么样”?
陆山民看向墙上的字,其实他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墙上挂着‘坐观山海’四个字。
“笔力遒劲、傲骨森森,没有几十年的功夫写不出来”。
陆山民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字里行间毫不掩饰杀伐之气,铁钩银划,如挥舞刑天干戚,写字之人定是军伍出身”。
“好眼力”!朱老爷子毫不吝啬的夸奖道。然后又接着说道:“同样是这几个字,如果让小学生来看,他们连这几个字都认不出来,让不懂书法的人看,他会觉得写得一点也不好。让只懂书法的人看,他们也只能看出笔法气势。但是,在我这个戎马一生,半生征战的人来看,看到的不是什么笔法、意境,而是金戈铁马、战鼓声声,而是一个民族不屈不挠、英勇斗争,而是一个国家历经风霜雪雨浴火重生,甚至我还看到了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通过抗争、通过奋斗,从而欣欣向荣,实现伟大的华夏梦”。
陆山民被朱老爷子的气势所感染,再次转头看向‘坐观山海’字,似乎真看到了他所说的景象。
朱老爷子继续说道:“举这个例子,我是想告诉你,同一个物件、同一件事情,不同层次的人,看到的会不同,甚至有可能大不相同”。
陆山民认真的听着,这个道理他并非不懂,但现在看来他未必真懂。
朱老爷子说道:“每个人都会受到所处环境的限制,很难看到更高层次的真相”。
朱老爷子说着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害怕陆山民和他的孙子们一样反感他的说话方式,带着询问的眼神问道:“会不会觉得有点烦”。
陆山民摇了摇头,“朱爷爷,听了您的话,我受益良多”。
朱老爷子放松的哦了一声,继续缓缓的说道:“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应该充分的认知这件事情,我所说的充分认知不是指收集的资料和数据,而是深沉次的思考它的本质,只有弄清了这件事的本质,才能越过自身狭隘的目光站在更高的层次去看待这件事情。你思考过影子的本质吗”?
陆山民眉头微微皱了皱,“他们是一群打着正义的旗帜,实际上心狠手辣的狂妄之徒,本质上与那些恃强凌弱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朱老爷子摇了摇头,“你说的仍然是表象”。
陆山民怔怔的看着朱老爷子。
朱老爷子思索了片刻说道:“站在市场经济的层面来说,影子有一个根本的属性,那就是市场属性”。
陆山民有些茫然的看着朱老爷子,“还请朱爷爷明示”。
朱老爷子淡淡道:“简单的说,它是市场的产物。凡是市场的产物必定符合市场的规律,而所谓市场规律,直白点就是资本间的兼并、扩张,再直白点就是大鱼吃小鱼,你懂我的意思吗”?
说着,朱老爷子竖起指头往上指了指,“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陆山民低头沉思,片刻之后猛的抬头看着朱老爷子,“您的意思是说,市场行为市场处理,国家不会轻易干预”。
“但是,朱爷爷,他们背地里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些事情不但不是市场行为,反而是违背自由市场的规律,甚至是在破会规则”。
朱老爷子笑了笑,“你很聪明,但看问题还停留在自己固有的那一套认知中,而且还是狭隘的认知”。
朱老爷子继续说道:“再跟你举个例子,我家不远处有两家面馆,我有时候会去他们那里吃面,一家面馆的老板经常在我面前说另一家面馆的坏话,说那家的牛肉不新鲜,说自家的红烧牛肉是祖传秘方,然后另一家面馆的老板也会说这家面馆的坏话,说对方做面的面粉是南方来的劣质面粉,还说自家的面汤是秘制汤底,天京独此一家”。
陆山民听得有些云里雾里,这种现象很普遍,现实中比比皆是,以前在民生西路的午夜烧烤店的时候,林大海就经常吹嘘自己的烧烤是祖传秘方,东海独一份,还经常诋毁金融高专校门口那家,说人家烤烧烤用的都是隔夜菜,两家因此大吵过几次,有一次还差点打起来。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來一塊錢陽光
朱老爷子问道:“你来说说,他们是不是市场行为”?
“严格来说不是,本质上他们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诚信原则”。
朱老爷子笑了笑,“那我再问你,那为什么没有相关部门去处理他们”?
陆山民本想说面馆太小,与大企业大资本不一样,但仔细一想,哪家大企业没有这样的行为,为了一个合同、为了一个项目,明争暗斗、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不同的是大企业大资本伪装得很好,更难让人看出来而已。
朱老爷子继续说道:“你刚才说不是,那我来告诉你,他们就是,尽管他们违背契约精神、诚信原则,他们就是市场行为”。
陆山民不可思议的看着朱老爷子,虽然他没有出口反驳,但是他心里是不同意的,如果朱老爷子说的是对的,那就意味着他在金融高专、在天京财经里面学的那些东西全都是错的,这严重冲击了他的三观。
朱老爷子自然看出了陆山民的想法,说道:“那我再问你一句,我们华夏现在走的是不是市场经济的路子”?
陆山民点了点头,“这毋庸置疑”。
朱老爷子又问道:“那如果那两家面馆的行为不是市场行为,那请问我们华夏走的还是不是市场经济的路子”?
陆山民眉头紧皱,他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悖论,如果不承认面馆老板的行为就等于不承认华夏市场经济,但是如果承认面馆老板的行为是市场经济,那他们明明就违背了市场经济的原则,他突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怎么都转不出来。
爛柯棋緣
朱老爷子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是不是觉得走进死胡同了”。
陆山民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进入死胡同了。
朱老爷子缓缓道:“如果在一件事情上走进了死胡同,那绝不是胡同本身的问题,而是你对这件事的认知从根上就错了”。
说着,朱老爷子眯着眼睛看着陆山民,“你对市场经济的认知就错了”。
陆山民微微张了张嘴,几乎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明白朱老爷子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市场经济本身就是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朱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这代年轻人啊,被西方世界自由市场经济的鸡汤毒害得不清”。
朱老爷子神情突然变得严肃,“狗屁的自由市场,狗屁的契约精神,当年也好,如今也好,西方国家何时有过真正的契约精神、有过真正的自由贸易。他们强行制定规则,在规则制约不了的时候,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不要脸的制裁这个制裁那个,卡你的脖子、抓你的人,蛮横无理的打压你的企业,竭尽所能的污蔑你、抹黑你”。
朱老爷子眯着眼睛看着陆山民,“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市场行为,国家也好,资本也好,弱肉强食、森林法则才是市场行为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