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大清隱龍討論-5282 焦頭爛額的奕訢閲讀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奕䜣谋夺这一国实在是太艰难了,从少年时代开始一路披荆斩棘为的就是夺嫡,可是最后还是败给了咸丰。
但是他没有气馁,一直都在蛰伏,在朝中积蓄着自己的力量!
如果这历史按照肖乐天真实的历史去运转的话,没有肖乐天这个变数出现,那么慈禧一旦熬死了慈安,她就会成为大清国的实权皇太后。
乌山云雨 小说
那个疯女人没有见识,但是却是天生的政坛高手,搞内斗,搞朝堂平衡简直就是无师自通的天才。
在慈禧的压制下,奕䜣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适合自己的局面出来,慈禧后来根本就不让奕䜣摸一丁点兵权。
葉嫵色 小說
剩下的时间就是一点点的熬,嫂子跟小叔子相互熬时间,最后还是奕䜣先熬不过去了!
但是如今这个平行世界里,奕䜣可没有了这个最大对手的制约,由于肖乐天的意外出现,打破了满清朝堂的平衡。
西行漫记,工业特区,肖乐天的私军,还有他和海外的外交突破,让大清国门早开了好几十年!
乱风吹入,让慈禧动了杀机,自从她毁掉慈安密旨,然后兵围景山的那一刻开始,这慈禧就走上一个错误的道路了。
慈禧过早的暴露了自己的实力,而且也错误的低估了肖乐天的本事!
这慈禧说白了就是把这辈子积攒的能量给错误的浪费在了肖乐天身上,被肖乐天的铁拳砸了一个七零八落!
这下慈禧蔫吧了,也就没法压制奕䜣的力量了!
肖乐天又带走了同治帝出国游学,这就逼迫满清必须要推出一个男人当暂时的领头羊!您说选谁?当然是鬼子六了!
也就是在同治帝离开大清国的那一刻开始,奕䜣开始全面组建西山营这个强军,也就是他势力大爆发的开始了。
有人脉又有了兵权,鬼子六终于可以动一动了!但是这谋逆之路也是何等艰难啊!
人们很难想想封建王朝,尤其是清末时分,这个落后的帝国内部对传统的依赖有多强大!
中华几千年对皇权的崇拜,到了清末已经发展到了极致,同治帝占着一个大义名分,就能压的鬼子六死死的。
京师大乱,载淳坐在景山之巅,就能一夜平叛!
流放圈禁了你鬼子六,也没人敢放一个屁!
最后奕䜣只能用最后一招了,靠天灾和民变来谋夺江山,这是最下等的方法了,因为天灾出现就是攻击皇权的最后一招了。
有天灾就可以骂你皇帝无德,是昏君!
但是天灾这种事情真的是要看老天爷赏饭吃,如果没有天灾呢?恐怕鬼子六只能继续蛰伏,等待同治帝的工业化完成,然后永远也翻不过身来!
我有一座天地當鋪 大亨
可见这奕䜣的谋逆其实带着六分的侥幸啊!剩下四分才是他的谋划!
封建王朝,你要想从内部破开一个口子改天换日,那是何等的艰难,何等的艰难啊!
“哎……肖乐天聪明啊……知道这中原的铁盖子太厚了,实在是从内部打不破,所以才要从外面来敲!”
“从外面来敲啊!高明……高明……”
奕䜣坐在养心殿的龙椅上,头顶上就是为君难的牌匾,儿子载图就在旁边伺候,奕䜣低头双手揉着太阳穴,喃喃自语其实也是给儿子听。
“一生的梦想就是坐在这龙椅上,可是坐上去是什么感觉?呵呵……如坐针毡!”
“载图……你要不要来试试坐一坐?”
载图吓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阿玛!儿臣不敢……儿臣不敢!”
“瞧你那个胆子,您还真当朕是试探你?明说了吧,这龙椅到底能坐多久我心里都没有底儿啊!”
“别看我入了紫禁城,这四九城都归了我管辖……但是我真的坐稳了天下吗?没有!”
“载淳那个兔崽子就在清河工业区呢,朕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投鼠忌器啊!那清河工业区里多少华族的工人,你真敢屠绝了?”
“而且朕得到了密报,珲春的骑兵已经过了长城,先锋恐怕已经和载淳的人接头了……这小兔崽子,只要看见势头不好肯定是要逃的!”
“再看看这天下吧!九大督抚的位子,朕能控制的眼下也就四个,其他五个都要争取……这还是咱们大清国的天下吗?”

“汉人已经抢走了一半了,咱们现在就是顶着一个虚名啊!傻孩子,这江山不好坐啊!”
“哎……朕只盼望你们兄弟能团结一心,如果过不了这个难关,咱们谁都活不下去!”
载图噗通一声头撞在金砖上“皇阿玛啊!儿臣从无二心,一切都听皇阿玛的指挥,就算要儿臣这条命去,也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儿臣身份低贱,也没有和二弟争什么的意思……只求将来我额娘能葬在皇陵之中,我这当儿子的也就心满意足了……呜呜呜!”
说完载图就开始伏地大哭,鬼子六敲打完了之后绕过案头亲手搀扶起来“没出息,哭什么啊!只要江山坐稳了,天下都是你们兄弟的,有的是荣华富贵啊……”
就在鬼子六劝解载图的时候,外面传来腾腾腾的脚步声,载澄搓着手黑着脸冲了进来“这群王八羔子!操……一个都甭想活!”
冷宫开局签到葵花宝典 小说
“嗯……怎么了?朕让你办差去,你怎么还骂上闲街了?”
载澄给奕䜣磕头行礼,不等父亲开口就站了起来,从龙案上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三杯“阿玛!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下午儿臣去咱们王府清点老宅去……全空了,全都抄了一个干干净净,所有东西都没有了,所有人都被发卖了!”
“就剩下马房那个半瘸的老奴才还留在家里看门房,看见我了跪在地上抱着我的大腿就哭啊!”
“载淳好狠毒的心肠,咱们家当初除了送到西陵的那几十口子之外,剩下城内和城外庄子里,1889口全都被载淳给卖了!”
“死的死,卖的卖,男的送到关外去给披甲人为奴,女人多少都被卖到窑子里面去了!”
“我操……狗日的,我今天一下午都在差人搜幸存的,皇阿玛最得意的那几个烹茶、弹琴的大丫鬟,我得给找回来啊……”
“咱家养的40多最好的厨娘,每人都有十几道压轴的绝活菜,这都得给皇阿玛找回来啊!”
“报仇啊!咱们得报仇啊!”
鬼子六就感觉心口一紧,好像就有一口心血充不上来一样!自古抄家都是这样的,他一辈子见多了。
但是轮到自己头上那种痛苦跟看着是完全不一样的。
人都是感情动物,哪怕小猫小狗养时间长了也有感情,更别说大活人了,很多太监、宫女、伺候人的专业奴才,都是千金难换来的。
别的不说,奕䜣搜罗的那些绝色厨娘,不光能暖床还都有厨艺绝活,很多菜色在市面上都已经绝了,那不是花钱就能吃的到的。
这群人伺候这奕䜣,可以说完全是摸透了奕䜣的脾气,让劳累一天的奕䜣回恭王府后,能够享受无微不至的照顾。
这群人都磨合好了,再想找一模一样的一批去,哪里能够?还哪里有时间啊!
“报仇!必须要报仇……”奕䜣扭头看着后宫,眼睛里放出阴冷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