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笔趣-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標價閲讀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喂?洛老兄?最近有没有空啊?七点半,龙之乡?没空,没事儿,下次再约。”
“喂?刘易斯?七点半龙之乡,我来做东怎么样?兄弟去世了?没事儿,那下次……”
“朱利安先生,哦?不在?那我等会儿打过来……”
“弗拉基米尔,我,威廉,七点半,龙之……”
嘟!嘟!嘟!
这一次,电话没有说完,就被挂断了。
寂静的坊间里,威廉脸上强行挤出的笑容渐渐僵硬,变形,手里不堪蹂躏的电话吱吱作响,几乎快要被捏爆。
“他妈的——”
威廉脸上的疤痕扭曲着,像是虫子在蠕动那样,在充盈的血色之下,焕发出猩红。
这帮靠不住的狗东西,往日里都是威廉老兄威廉老弟,真到了用到他们的时候,不是爹死了娘家人,就是不在家……还有弗拉基米尔那个靠着自己上位的瘪三,竟然敢挂自己的电话。
“他妈的!他妈的!”
威廉一拳砸在桌子上:“干你妈!”
倘若现在不是多事之秋,他几乎就要冲进那个死毒虫的家里,把枪管塞进他的嘴里,直接扣扳机。
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卖药的在自己面前威风八面了?
可现在,竟然连一个卖药的都敢瞧不起自己了……
我的貓仙大人
风暴突如其来。
所有人都没有做好准备。
不只是名下只有几间工厂和妓院的威廉,就连上面那些大佬们都死了死,残的残。在这突如其来的扫荡风暴里,肝脑涂地,和野狗一样被丢进老鼠养殖场里,变成饲料。
短短两天的功夫,整个低层区就好像被丢进了油锅里一样。
在圣都警卫们不留余地的打击之下,不知道多少往日威风八面的大人物变成了死狗,生意也几乎全面断档。
当新闻里喜报犯罪率大幅度降低,治安情况明显好转的同时,低层区的倾轧和斗争几乎已经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
巡警们在街面上击毙的那些瘪三儿们不过是小打小闹,见不到光的地方早已经丢了不知道多少具尸体在阴沟里。
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给下面这帮见不得光的家伙一个教训,新上任的中层区督查已经发下了警告:既然那几个不长眼的瘪三儿在中层区造成了不下五百万的损失,那么在月底之前,起码要交上去五百个脑袋去挨枪子。
五百个脑袋?
按理说,别说五百,就算是五千个死不足惜的人渣,开车在下层区这种地方转一圈,也能随便凑够了。
——可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佬,究竟谁来出这五百个人呢?
哪怕是看上去混乱无比的低层区,实际上也自有其规则在,没有一寸土地是无主的,更没有一毛黑钱不需要交税。
十几个顶层的帮会和数不清的附庸乃至街头巷尾无处不在的瘪三们构成了这个畸形扭曲到极点的社会主体。而大家在常年的彼此攻杀之下,更是仇恨累累,你死我活的血海深仇屡见不鲜。
如今有了近乎明示的指标之后,顶层的帮会们便开始率先拿那些小型的社团开刀,开始了新一轮的吞并和斗争。
原本状况还不至于如此糟糕,可7号帮那个倒霉大哥的死,就是第一块倒下的骨牌。
一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走火,直接引发了七号帮的激烈内斗,不知道多少个家族成员为了争夺大哥的位置,当天就开始了火拼。
而最终在圣都警卫的铁拳轰杀之下,曾经纵横低层区的7号帮彻底崩盘,四分五裂,变成了第一个倒在风暴之中的顶层帮派,被其他垂涎已久的饿狼们分食殆尽,只剩下一片街头的帮派,坐以待毙。
这就是第一滴血,第一块肉。
这一根导火索的引诱之下,已经尝到肉味儿的恶棍们再按捺不住,往日里堆积如山的矛盾和摩擦,直接引发了新一轮的厮杀。
你死我活。
而就在这一轮渐渐暴虐的风暴里,所有人都自顾不暇。
夹缝中求存的铁拳帮只能瑟瑟发抖……
威廉不是没有向自己的靠山求助过,可往日里还算好说话的那位大人物如今却冷漠异常,并且要求这个月开始,孝敬提高三倍。
三倍?三倍啊,你妈的,都够你这个老王八蛋全家卖屁股一万年了!
一想到那巨大的金额,威廉脸上的伤疤就再次充血涨红,怒不可遏。可他敢说个不字么?如果交不上孝敬的话……
一想到那可能的后果,他左手就隐隐传来了一阵阵幻痛。
同样的痛楚,在八年前,他得罪了‘红手先生’的时候,就已经铭刻在他的身上,每当他感觉到恐惧的时,被铁钳将手指一根根剪断的痛楚就会从钢铁义肢上泛起。
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听说周围几个街区,那些七号帮的残党们想要联合起来,先拿自己开刀的时候,熟悉的痛楚就已经再次出现,让他坐立难安。
可当他试图向曾经的大佬、盟友们求助的时候,结果已经让他心里最后一点热气儿都彻底凉透了。
“大哥,大哥。”
电话再度响起,里面的小弟惊慌失措的报告:“场子里来了好几个陌生的面孔,怀里鼓鼓囊囊的,像是想要搞事情。”
威廉先是大怒,本能的想要抽调人手让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好看,可想起自己四面楚歌的境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呆坐在原地,就连电话什么时候挂掉都不知道。
但很快,电话重新响起。
“混账东西,连这点小事情都处理不好么!”威廉怒吼:“怎么做还用我教你们吗!”
可电话里并没有熟悉的声音,甚至号码都不是来自于他的下属。
而是一个陌生的数字。
嘲弄的笑声从里面响起。
“威廉先生,看起来你的日子过的不怎么样啊。”
没有听过的声音如此低沉,带着上层区特有的优雅语调,以及,俯瞰尘埃的冷漠气息:“看来,你已经知道自己死定了吧?”
什么装神弄鬼东西!
威廉想要骂人,可莫名的心惊肉跳,甚至忘记了回应。
一时间,僵硬在原地。
只是粗重的喘息。
“别着急生气,威廉先生,我并不喜欢专门浪费时间去欣赏落水狗的狼狈样子。”电话里的声音说:“如果想活的话,就请老老实实的听着。
我被傲慢JK縮小然後剝奪了一切
因为除了我,没人能救得了你。”
“你……”
威廉咬着牙,脸上的疤痕一跳一跳:“你想说什么。”
“看来,你已经收到七号帮那几个社团联合起来的消息了……现在的状况,想必你已经明白,你不吃他们,他们就吃你。”
那个冷漠的声音说:“为什么不做个真正的男人呢?”
“你什么意思?!”
威廉压抑着烦躁和惊慌,强自镇定。
他当然明白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
他想让自己先下手为强。
可自己难道就不想么?问题是,只靠着自己手下那一帮只会拉皮条和揍彪子的垃圾,又能成什么事情!
“别怕,我有礼物送给你。”
电话里的声音笑起来:“一份很珍贵,很珍贵的礼物,一旦错过,就会抱憾终身的那种……”
紧接着,他就说了一个地址。
距离威廉他们并不远,只隔着两条街,一个卖身奴工们混居的公寓,一个房间号码。
“活命的机会,我给你了,威廉,只看你有没有胆子去拿。”
电话里的那个声音说:“祝你好运。”
四张机 小说
“你究竟是什么人?!”威廉质问。
电话里的声音笑起来:“唔,就当我是圣诞老人怎么样?”
“你想让我给你当枪使?”
威廉的冷笑,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打断了,那个嘲弄的声音反问:“你觉得你有的选么?”
紧接着,电话挂断了。
死寂里,威廉的神情渐渐变化,到最后,彻底阴沉,两只眼睛一片通红。
就算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可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就想要让自己当他的工具?做他妈的美梦!
别让自己把这些藏头露尾的家伙找出来……
想到这里,混乱中的威廉终于镇定下来。
为今之计,必须要先撑过这一波,七号帮那群落水狗未必能吃得下自己,只要自己肯割肉的话,未必不能……
想到这里,他抬头扬声呼喊:“萨内蒂!萨内蒂你死到哪里去了!”
当等不到会计回应自己之后,他就拿起电话,播出号码:“萨内蒂,立刻来见我。”
可回答他的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
終將成為你 官方漫畫精選集
隐约能够听见街头一片嘈杂混乱的声响。
“不好了,老板。”小弟惊恐的回答:“刚刚,萨内蒂先生被一辆泥头车给撞死了!”
一声嗡鸣,忽然从威廉的耳边响起。
他的眼前一黑。
泥头车……
整个街区,除了将所有建筑垃圾业务全部吃掉的七号帮之外,哪里还有一辆泥头车是别人家的?
“混账东西!!!”
威廉再忍不住怒吼,砸碎了电话:“你们欺人太甚!!!!”
就像是发狂的野兽一样,他将办公室里一切完整的东西都彻底砸成了粉碎,回过神来之后,只剩下一片狼藉。
可他的视线,却忍不住落在唯一完整的桌面上。
那一张记载着某个地址的便签纸条上……
就仿佛受到了魔鬼的诱惑一样。
死寂之中,他吞了口吐沫。
再也移不开眼睛。
.
.
低层区,9号区,一辆横冲直撞的泥头车像是喝醉一样,在追逐的警笛声中冲破了围栏,直接掉进了恶臭的河流之中。
就这样,在诸多人的围观之中,无声的沉没,最终,消失在浊流里。
而就在下游,几百米之外的混乱贫民窟里,一个井盖被缓缓的顶开,一个臭气熏天的身影狼狈的爬上来,在诸多惊愕的视线中剧烈的呕吐。
最终,踉踉跄跄的起身,随便找了个水龙头把自己脑袋冲干净之后,露出了一张略显稚嫩的面孔,现在满是恼怒。
很快,滴滴的声音就从他怀中响起,塑料袋密封的电话在震动。
“喂?工作进度如何?”另一头的圣诞老人好奇的发问。
“还能怎么样?”
原照恼怒:“又是偷车,又是送货,又是撞人……你这个家伙,就不能安排一点阳间的活儿给我吗!
下次有这种事情你自己干!我不干了!”
“哦,看来一切顺利哦……”槐诗愉快的吹了声口哨:“这不是为了你将来拿驾照提前练手了嘛。”
“练手,我练个屁——”
提起这个原照就气儿不打一处来,天底下哪里有拿泥头车创人去练手的?别将来科目三才刚上路就把教练给送走了……
“你该不会指望收罗那群家伙当手下,培植势力吧?”原照皱眉问。
“唔?谁说的?”
槐诗摇头,淡定的回答:“就算是养狗,也不是什么狗都要养的。何必专门挑一帮最下三流的皮条客呢?”
“那你还送那么多东西干嘛?”原照不解。
“唔,这个道理一时半会儿很难跟你这样的小猫咪讲明白啊。”
槐诗有点苦恼的挠头,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你看,有句老话说得好——命运给出的每一分礼物,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那既然如此,这个价格为什么不能我来标呢?”
“……随你怎么扯,你最好别翻车。”原照听的眼角狂跳,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哦,那早点回来哦,回来的路上把单子里的东西买了,我急用。”
槐诗不咸不淡的扯了两句之后,挂掉了电话。
再度拿起了望远镜。
在堆满垃圾的天台顶上,他向着远处眺望,隔着脏兮兮的窗户,能够看到威廉带着一大帮下属闯入公寓里的简陋房间,踹开了门,然后便看到原照丢在那里的箱子。
当短暂的犹豫之后,立刻就要下属走上前去,将箱子打开。可等他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之后,双腿一软,几乎跌坐在地上。
只有威廉,低头看着里面装满了的武器,子弹,还有一枚枚连网格都没有的手榴弹。
笑容渐渐狰狞。
“多拿点,别着急,慢慢来。”
槐诗放下望远镜,吹了声口哨。
看来礼物已经收到了,孩子很喜欢,敏感肌也能用。
下次应该还会再来买……吧?
无所谓了。
他拿起电话,再度播出了一个号码。
很快,便被接通了。
“诸位考虑的怎么样了啊?”
超級仙氣 格子裡的陽光
槐诗语重心长的长叹一声:“我们七号区出来的人,如今群龙无首,像是这种风雨飘摇之际,如果再不联合起来的话,恐怕会危在旦夕啊。”
在电话里,几个人似乎说了什么,很快便有一个谄媚的声音响起:“多谢您的提议和帮助,我们已经决定联合起来,共渡难关,只是不知道洛伦佐先生那里……”
“啊,放心,狱中的洛伦佐阁下已经洗清嫌疑,有了我们公司的协助,不日就将重出江湖,重整乾坤。”
槐诗笑了起来:“只是,我刚刚收到消息,威廉先生似乎不打算接受谈判的样子,暗地里有一些小动作啊——还请各位小心提防。”
“请放心!有了您提供的武器和装备,今晚我们一定让他好看!”
达成联合的七号帮残存头目们有了来自昔日大佬的保证,还有天上掉下来的武器支持,纷纷拍胸表示早就看威廉这种垃圾货色不顺眼了!
要是不识好歹,正好拿他为洛伦佐先生祭旗!
“很好,我期待各位的好消息。”
槐诗笑眯眯的称赞两句之后,挂断了电话。
至于牢里的洛伦佐……鬼知道是死是活,反正过了今晚之后就不重要了。
在远方天穹上泛起薄暮光彩的时候,槐诗再度拨通了电话。
乐园动力集团的客户服务部。
“听说你们在找那个圣诞老人?”
槐诗说,“正巧,我有线索……”
很快,电话挂断了。
槐诗想了想,拨通了今天最后一个电话。
“喂?是万能工业么?我这里有个消息,不知道你们是否感兴趣……”
电话挂断之后,就落下高楼,翻滚着落入阴沟里,消失不见。
槐诗坐在天台的边缘,眺望远方在夕阳下一片辉煌的城市。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吗?
他不知道。
但今晚,一定会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