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討論-第一百六十二章 危言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听到商见曜的问题,蒋白棉都有点愣住。
她迟疑着说道:
“应该不至于吧……”
她越说声音越低,因为她对“新世界”的情况几乎没什么了解,既无从确定那里的强者们是否彼此认识,又不知道“博士”有没有把自家小组的情况遍传相熟之人。
修仙狂徒 王小蠻
短暂的停顿后,蒋白棉“嗯”了一声道:
“就算博士知道了我们在乌北,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
“先不提那名‘刺客’恰好在附近这种依赖运气的事情,就算真的这么巧,‘博士’应该也没法彻底地回归,他的身体还在第八研究院,和乌北隔了十万八千里,除非能瞬移,要不然我不认为他来得及。”
“旧调小组”天亮之后就会接受检查,离开乌北。
“但我们对‘新世界’强者的了解仅限于吴蒙说的那些。”诚实的商见曜据理力争。
蒋白棉点了点头:
“小心无大错,你先确认一下我们是否已经陷入梦境。”
她对“博士”的认知是:“噩梦”的爪牙,掌握着一系列的梦境领域能力。
而她因为没提前准备,未设置辅助芯片的状态,无从监控自身是否已进入沉眠。
商见曜顿时兴奋:
“好!”
本就被轰到了靠窗位置的他转过身去,望向灯火不那么通明的外面。
他的身影随之浮现于玻璃上。
看着“黑暗”中的自己,商见曜沉声说道:
“昨天这个时候我在做梦;
“今天和昨天没有本质的区别和太大的改变;
“所以……”
他的目光突然恍惚,眼睛慢慢失去了焦距,整个人仿佛进入了梦游状态。
看来我们还没被梦境影响……蒋白棉舒了口气,一跃而起,落到了窗户旁边。
抓住这个机会,她呼出一巴掌,抽“醒”了商见曜。
商见曜猛然回神,左右看了一眼道:
“‘博士’应该是还没有赶到……”
如果小红在这里,一定会说不要有这么强的被迫害妄想症……蒋白棉腹诽了一句,轻轻颔首道:
“我设置下辅助芯片的指令。
“然后,等到天亮,把这件事情通报给‘救世军’。
“我想他们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一位‘新世界’的强者降临于乌北,而且,他们和第八研究院的关系可一点都不和睦。”
也就是说,基本排除“博士”和“救世军”高层认识,暗中达成一定默契的可能。
这样的情况下,有“救世军”这么一个大势力可以倚仗,蒋白棉肯定不愿意放过。
她经常说,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好。”阴毒懦弱但胆小谨慎的商见曜很满意这个处置方案。
他和蒋白棉迅速收拾好物品,负上战术背包,走出房间,来到客厅。
此时,格纳瓦一边充着电,一边望着窗外的黑暗和路灯,似乎正在沉思。
“老格,你在想什么?”商见曜好奇问道。
他仿佛已经忘记“博士”有可能来袭的事情。
此商见曜不同于彼商见曜。
格纳瓦转过金属铸就的脖子道:
“我在想,人都是有私心的,我的私心又是什么呢……”
“想明白了吗?想不明白就让大白现场给你编一个。”商见曜关切问道。
喂,怎么说话的?蒋白棉对自己的形象遭受污蔑表示了不平。
当然,她是用眼神而非话语阐述这种不平的。
格纳瓦“叹”了口气,风声于金属口腔内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我的私心应该是追寻人类的定义,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为此,我一直都克制自己,不返回‘机械天堂’,把我的妻子和女儿救出来。
“现在,她们相关的记忆可能已经被完全格式化了……”
“哎……”商见曜跟着叹了口气,“你就当她们遭遇了‘末人’领域的觉醒者,等救回来了,再重新培养感情。”
“没有了过去的那些记忆,甚至连性格、配件都彻底改变,她们还是我的妻子和女儿吗……”格纳瓦又一次陷入沉思。
这种哲学问题,商见曜一时无法回答,只能郑重许诺道:
“等我们弄清楚了‘无心病’的源头和‘新世界’毁灭的原因,就陪你回‘机械天堂’,把你的妻子和女儿救出来!
“到时候,不管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尝试着解决。”
人世间,并非所有问题都有答案,或者说解决的办法……蒋白棉咕哝了一句,但没有插嘴。
这时,格纳瓦才发现他们起的有点早:
“怎么了,又发现了什么异常?”
“没事。”商见曜一脸的无所谓,“就是想到‘博士’可能来袭。”
即使是智能人,格纳瓦也差点被这句话的逻辑搞懵。
“‘博士’可能来袭不是小事啊。”格纳瓦正本清源,“你们怎么会突然联想到他?”
诚实的商见曜赶紧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格纳瓦经过仔细的分析,发出了略带合成感的嗓音:
“虽然这个可能性比较低,但确实需要做一定的预防。”
三人之间的交流惊醒了白晨和龙悦红,他们相继出门,弄清楚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这样,“旧调小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到天空完全亮起。
丁苓也按照事先的约定,过来敲响了他们的房门。
发现蒋白棉等人都一脸严肃,这位经验足够丰富的“救世军”边境哨所队长微微皱起了眉头:
“昨晚有人来打扰你们?”
在解决掉214房间那位住客后,她不觉得“灰土大酒店”内部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薛十月小队如此表情。
蒋白棉早就斟酌好语言:
“是这样的,我们昨晚不是说过,在触碰到那枚胸章时,遭受诡异黑影的入侵,幸好有机器人格纳瓦在,释放高压电流,阻止了这件事情吗?”
“对,这有什么问题?”丁苓相当疑惑。
这是昨晚就交代清楚,得到确认的事情。
蒋白棉左右看了一眼,清了清喉咙道:
“我们怀疑那个黑影源于‘新世界’。”
“新世界”……丁苓眉头一跳。
蒋白棉继续说道,一脸无辜:
“我们之前遭第八研究院的人追杀时,被他们一位‘新世界’的强者盯上了。
“昨晚睡到半夜,我们忽然想到:那可能源于‘新世界’的黑影要是认识盯上我们的强者,知道我们的特征,那岂不是意味着那位强者随时可能赶过来,回归现实,亲自出手?”
被一位“新世界”的强者盯上……随时赶过来,回归现实,亲自出手……丁苓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麻木,另外一方面又难以遏制地抽动了脸庞肌肉。
这几位都是些什么人啊,动不动就和“新世界”扯上关系!
要知道,陪这个小队来乌北前,她甚至都不清楚“新世界”还代表觉醒者的一个层次,只以为那是人类苦苦追寻的,象征美好希望和光明未来的另一个世界,不再有“无心病”、饥荒、寒冷、畸变、污染的世界。
等“旧调小组”通过她把情报共享给“救世军”,她才得到相应的权限,了解了这方面的信息。
结果,这才几天,她竟然就真的遇上了与“新世界”相关的事情,而且这和核弹头失窃案存在一定的关联!
薛十月他们来我们“救世军”前应该就被“新世界”的强者盯上了,可他们一直表现得都很正常,半点焦虑都没有……丁苓一时不知该夸“旧调小组”心真大,还是见多识广,债多了不愁。
见这位边境哨所队长沉默不语,蒋白棉又补充道:
“一位‘新世界’的强者如果在乌北回归现实,我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所以,提前向你们报备一下。”
丁苓终于回过神来,略显匆忙地说道:
“好,我马上向黄委员汇报。”
她没有耽搁,略作示意就转过身去,离开了房间。
…………
不到十五分钟,“旧调小组”几名成员就被引到了酒店一楼某个房间。
落入凡間的天使
房间内只有黄委员一个人。
他依旧穿着黑色的“救世军”制服,没配肩章。
看到蒋白棉等人,他不怒自威道:
“你们啊,就会给我‘惊喜’!
“‘新世界’的人真要彻底回归,亲自出手,你们不会有任何获胜的可能,乌北大部分民众说不定都要给你们陪葬。”
“为什么这么说?”商见曜有问就提。
黄委员沉默了一下:
“那是你们没见过‘新世界’回归者的恐怖。”
他顿了顿又道:
“‘新世界’的人可以主动向周围传播‘无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