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人到中年討論-第兩千零一十二章 相談甚歡!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房子是挺好的,但是贵呀,我们贷款还有十六年,真要置换,也早着呢,其实我和我老公也想过,将来真的有钱,买个三室一厅的房子,然后把我老公的父母接过来。”吴慧英尴尬一笑,接着道。
“那吴老师你老家的父母呢?”我问道。
“我爸妈很久没联系了,我有一次过年回过老家一次,我爸妈在给我弟弟带孩子,我爸妈说了,农村的房子只有我弟弟的份,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而且嫁出去了,也没收到什么彩礼啥的,虽然回了一次老家,但是说实话,第二天我们就走了。”吴慧英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
听到这话,我微叹口气。
有时候有个弟弟,姐姐嫁出去,是希望收一点彩礼给弟弟结婚的,但是吴慧英和李建林结婚,李建林家里条件差,哪有什么彩礼,这过的可以说,比吴慧英老家父母还苦,加上两个人打算存钱在魔都买房,怎么可能还有钱去支援弟弟结婚。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家里的房子就没有了吴慧英的份,但吴慧英父母退休,再怎样其实也有些退休金的,因为我当初记得吴慧英家里条件还是不错的,起码比一般的家庭要好。
后面的时间,吴慧英带着我们参观了一下子这房子。
两室一厅,有个卫生间,虽然面积只有七十平,但是收拾的非常安静,而且我惊讶地发现,家里没什么快递箱啥的,这一打听我才知道吴慧英夫妻没有网购的习惯,基本上开销也不会太大,毕竟房贷一个月就七千七,这一年就要差不多十万,加上孩子读书,家里日常开销,夫妻两个人的工资堪堪够用,要不是李建林在化工厂里坐了个小领导,工资略微高一点了,那么日子还要艰难。
“你们可以洗手了哈,马上就要开饭了。”李建林笑着将菜端到客厅的餐桌,开口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
中午饭菜也算丰富,八菜一汤,糖醋小排和可乐鸡翅据说都是亮亮爱吃的,这孩子见到有客人在,还舍不得吃,给我们夹。
“陈楠对吧,一起搞点?”李建林说着话,拿出一瓶梦之蓝。
“好咧。”我笑道。
“中午我们一人二两,然后晚上我们一人三两,这瓶酒今天就把它喝了,你看怎么样?”李建林笑道。
“差不多。”我点了点头。
“若云妹妹你会开车吧?”吴慧英看向周若云,笑道。
“嗯,回去我开车,没事的,让我老公陪建林哥喝吧,但是不许喝多,两个人这一瓶就够了。”周若云点了点头,接着道。
很快,李建林就给我倒了二两酒,我细心地发现,他给自己倒的有些少,或许是怕酒不够。
愛的潤養
“哥,你酒量多少?”我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接着道。
“咳咳!”李建林尴尬一笑。
“陈楠,你别和他喝多,你或许不了解东北那边,但是我跟你说,那边女人都有很多酒量厉害的,我老公和我认识的时候,白酒可以喝七八两,然后老是有人找他吃饭,那时候也存不到钱,后来我和他还吵了一家,所以现在有个规矩,就算要喝,也要忍着,除非是有客人来才能难得喝一点。”吴慧英开口道。
“原来哥你酒量这么好,那你这大中午的给自己到这么少,我差点忘了,我车里有两瓶五粮液,上次客户送的。”我笑道。
“五粮液?”李建林双眼一亮。
紅樓
“我去拿。”我忙起身。
“陈楠你干嘛呢,坐好吃饭。”吴慧英忙说道。
“我们一起去。”李建林站起身,一把搭住了我的肩膀。
很快,我们就下了楼,而我也从车里拿出来了两瓶酒。
“哎呦,宝马五系,你可以呀。”李建林咧嘴一笑。
“哥,你是不是憋坏了,今天趁着我来,可以找机会喝点酒。”我笑道。
李建林刚刚那动作,其实我看的出来,他是能喝的,但是怕酒不够,然后家里也有其他一些酒,他又怕上不了台面,但是我其实心里有数。
男人嘛,怎么可能不了解男人的那点心思,这不管怎么说,场面上必须要够面。
“哈哈,你别说出来嘛。”李建林哈哈一笑,忙给我递了根烟。
“你这烟可是软中七十一包的,吴老师看到了不生气?”我说道。
“我说大兄弟,这不你来嘛,我刚刚买菜的时候就买了包好烟,我其实抽这个红塔山。”李建林说着话,从兜里掏出盒红塔山。
“这烟也不错,我什么烟都抽,啥中南海、将军烟啥的,几块钱的十几块钱的烟都行。”我笑道。
“那就找到知音了,想不到兄弟你这么接地气。”李建林忙说道。
“不急,抽好这根烟上去,家里有孩子就不抽了。”我将烟一点。
很快,我和李建林就站在楼道外的树荫下,聊了起来。
“大兄弟,你是混的不错,现在都开上宝马了,哎,哥我没出息,挣不到几个钱,说实话,慧英跟着我,让她受苦了。”李建林说着话,微叹口气。
“你上班怎么去的,这里到星海开发区,应该有一段距离吧?”我问道。
“二轮电瓶车呗,我是想买辆七八万的小车,但是慧英不答应,觉得会多一笔开销,然后我这上班,说实话,平常不下雨啥的还好,这大冬天或者下雨,再轮胎没气,那真的是可悲哀了,不过想想以前老家骑二八大杠还要用脚踏,心里也就平衡了。”李建林说道。
“日子会好的,我看亮亮这孩子不错,以后肯定考得上大学,而且或许还是名校。”我安慰一句。
“这孩子是挺努力,但是陈楠,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教育,现在孩子之间,竞争力太大了,到处的补课和培训班,我们家的孩子早就输在起跑线,这还好慧英小学的内容可以教,但是初中呢,我还真的怕。”李建林忙说道。
“没问题的,我们上楼吧。”我露出微笑。
“行,那待会我和慧英打个申请,中午喝个四两酒,我们多碰杯。”李建林咧嘴一笑。
“你怎么不整个半斤呢?”我笑道。
“真当酒不要钱呀,慧英要说话的。”李建林 笑着摊手。
“哈哈哈哈,哥你太逗了。”我拍了拍李建林的肩膀。